王阎手中猛的前冲,一拳轰出,携着炙热火光,直奔老者而去,灼尽这一片山林,方圆数丈成为一片火海。

  老者自那火海之中一破而出,一道金光直射王阎额骨,想至王阎于死地,看的众人心惊不已。

  王阎猛的一转身,躲避过那致命的一击,一掌猛的印在老者的身上,一个焦黑的掌印出现,缕缕肉焦味出现。

  老者不语,伫立原地,眼中冒着凶光,看着王阎,身上的金光更甚。

  “混蛋,居然燃烧精气”修为高的文叔,于伯就看出来老者的动作了,这是两败俱伤的做法,毕竟没有多少的人愿意这样做,这令两人震惊不已。

  凝结成液体的火焰在王阎体表流转,眸光流转着莫名的光晕,一丝金光带着一丝威压在王阎眼中深处流出,肌体之中留着莫名的光晕。

  后退的众人心中震惊不已,这不是他们可以踏足的战斗,看着那不断轰击,来回翻滚的两者,就连那余波都能碎石。令那修为低下的人都不堪忍受。

  惨烈杀气惊天,其间肉体撞击之音不断响起,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内心。

  众人鸦雀无声,没有人妄动,文叔、于伯身上散着恐怖的气息,时刻提防着害怕王阎出现什么意外。

  “轰~~”

  有一声肉体交撞的声音传来,两者再次分离,喘着粗气,只是着对方。

  两者再次交撞在一块,一个受伤的武皇,一个实力强劲的武将,两者不断交互相打,整个山谷横木遍地,碎石不断飞溅。

  文叔,于伯,还有很多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毕竟这样的世界上,跨越境界的战斗不是没有发生过,可是跨越这么大的境界的还没有人能做到的。

  一串血珠掉落,血红无比,滴溅在地,两者再次分离,一人喘着粗气,一人手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

  捂着的腹部流血的人正是老者,这是的两者披肩散发,眼中不断闪着寒光,杀意在这山谷之中不断回荡着。

  “不错,真不错,真是一个绝世的奇才,不过今天却要毁在我的手里面了”老者手捂着不断落血的腹部,唇齿之间带着血丝,看着王阎不断缓缓说道。

  再次狂奔而至,没有杀气外溢,有的那满身的死气,身上再无那金光,有的只有那弥漫的灰气。

  老者直扑王阎身上,紧紧的锁着王阎,立于虚空之中,身上散着金光,笼罩着两者,如太阳般,照映每一个人的脸。

  “死吧,跟我一块死吧,拉上一个绝世奇才,不亏,哈哈哈哈”老者疯狂的大笑,那光芒更甚,映耀当空。

  “完了,这回完了,这位少年完蛋了”一开始那位好心提醒王阎的那名老者看着天空之中被围困的王阎焦急的叫道。

  在众人之中也只有文叔和于伯的心情还是可以得吧,在那怪异的空间之中,生命气息没有办法探查,所以担惊不已,不过在外界之中,可以轻易地探查到王阎的气息是那么旺盛,所以不用担心。

  “想拉我一起死,你还不行”王阎对着就在咫尺之近的老者嘲笑道。

  “你先在逃不掉,跟我一块死吧”老者很疯狂,眼中带着死志,根本不为王阎所动。

  “你杀不了我”王阎很镇定,一个强弩之末的人而已,不是自己不自量力,王阎还是有些自信的。

  “来吧”老者极尽升华,身上金光涌动,身体膨胀,老者身上那一道道充斥着金色能量的裂痕遍布全身,骇人无比。

  王阎身上凝结到极致的火焰,固在身上,护着身上的重要地位,轮回经运转到极致,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小子,你再准备也没有什么用了”看着不断巩固自身的王阎,老者那裂痕遍布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目光。

  “轰~~”

  IV酷aO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T:是r(盗版

  耀眼的光芒携着摧毁一切的波浪席卷着这个山谷之中,那波动令众人站立不住,道道裂痕遍布地上,空间之中隐约可以看见那小而黑的裂缝。

  “少主,少主”文叔,于伯虽然早已出手,可是在那自爆之下,他们想阻止,可是还没有控制住,那老者猛的爆裂,再也没有控制而住。

  王阎的气息猛的消失,令两者慌了神,虽说他们也没有多少把握王阎能抵挡住老者的自爆,可是看王阎一脸的自信,两人还是选择相信王阎,可是现在无论他们怎么探查,还是没有发现王阎的气息。

  耀眼的光芒散尽,光辉映射,如同太阳般的余晖洒落,其间一个黑点在光芒之中缓缓掉落,紧扣在地上。

  一个如碗样,大约五六丈,漆黑的碗身泛着一层幽光,遍布碗身上的符文不断流转,倒扣在地上,正是王阎从家里面偷出来的一个符器。

  那符器缓缓缩小,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自那符器之中走出,收回那符器,嘴角挂着苦笑。

  “自大,我还是太自大了,武皇境的自爆不是自己能抵挡的”王阎响起那爆炸,心中不由一阵后怕,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要不是关键时刻那符器护住自己,这时已经死了。

  “少主,你没事吧?”文叔,于伯看着步履蹒跚的王阎,两者赶紧上前搀扶,语气关切的询问道。

  “我没事”语气轻缓,对着两者缓缓说道,令两者安心。

  “少爷,要不要?”文叔看着那林中站立的众人,对着王阎询问道,这一幕令所有人呼吸仿佛停顿般,直愣愣的看着王阎。

  “不用了,希望他们不会说出去”王阎看着一个个露出祈求之意的众人,王阎还没有能心狠到这种地步。

  “都走吧,希望今日之事没有人说出去,否者······”王阎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的意思谁都能听懂,毕竟今日之事说出去对众人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招致杀身之祸。

  “告辞”

  “这位少爷,我是耿家嫡子,有什么小事可以上耿家找我,我一定力所能及”

  “这位少爷,我是······”

  待所有人走尽,在这碎石横木之间,只余下王阎,于伯,文叔三人,还有一个不愿离去的墨飞站立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