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霞洒落,一道红芒横划天际,洒落下一片圣洁的光辉,荡开那云霞,一位老者降落于地。

  “这位少爷,我家小主不懂事,望请见谅”男子身后的老者站立王阎面前,恭敬无比,缓缓地对着那魂游天外的王阎说道。

  “不放,斩草要除根的”王阎猛的一个激灵,转身着蔑视男子,王阎知道,杀了这么多的人如果再放过这几人,存粹是给自己找麻烦,不能放,绝对不能放。

  “嗡”的一声,王阎身后的老者猛然间出手,携着狂澜之势,伴着霞光,眸光凌冽的袭向王阎。

  老者非常自负,实力超绝,看向王阎的眼中就像是看死人般,他有自信,距离如此之近必然能擒住王阎,携着王阎必然能逃离此地。

  老者看不见的是,就在自己出手的那一刻,王阎眼中含笑,嘴角轻扬,仿佛早就料到老者会如此,背负着双手,悠然自闲,没有丝毫的担心。

  “轰”

  老者轰击被阻,瞬间被弹飞出去,掉落不远处,溅起一阵尘埃,一阵金光包裹着王阎,老者的攻击只是在上面溅起了一阵涟漪而已,对王阎毫无任何的作用。

  看着面前那光膜之中不断微笑的王阎,老者不由怒从心来,看着王阎嘲笑的面容,不由身上微颤,想再次扑上来,再来一击。

  远处的男子眼中不由一阵绝望,就连修为最高的高老都这样不堪一击,就连偷袭都这样,男子不由瘫坐于地,眼中直愣愣的看着王阎。

  {最\^新章.p节U上%酷vP匠网

  人群之中的墨飞不由为男子感到一丝悲意,毕竟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了,没有丝毫的意外。

  男子现在心中悔恨不已,不只是当初没有听老者的话,还有的就是,那一个该死的奴仆,平日之中太过放肆了,才会在如今导致这样的局面,一个必死的下场。

  “混蛋,给我死”老者猛的前扑,带着慷慨赴死的气势,全身燃烧般散着惊人的气势,猛的再次向王阎冲去。

  “混账”文叔猛的挥手,一道波动向老者冲去,就见老者向被巨石撞击般,倒飞而出,鲜血不断自嘴中涌出,再次躺倒在地上。

  “这位少爷,我错了,传承我不要了,我滚,我不会说出你们的”男子脸上猛的一变,想奴仆般奔到王阎的身边,跪在王阎的面前不断的祈求。

  王阎一怔,这还是刚才那个一脸狂傲的男子吗,摇头祈尾,不断哀求,丝毫没有一开始的那种纨绔之气,有的只是那种哀求之意,像条狗般。

  “少······少······爷”老者嘴中吐血,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看着那地上不断哀求的男子,老者心中不由一闷。

  众人看着不由好笑,心中又有一丝心酸,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啊,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丝毫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放过我,放过我,我是余氏家族的嫡子,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男子不断哀嚎,以求王阎能放过他。

  众人心中一阵惊讶,虽说之前已然认出他的地位不凡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的地位如此之高。

  余氏家族可是一位数百年的老家族了,对整个地方都有很大的统治力,这不得不由众人动容。

  “抱歉,什么余氏家族,我没有听说过”王阎抬手猛的落下,红的白的到处飞溅,一名无头尸体在众人愕然地注视下缓缓倒地。

  “完了,这回完了,余氏家族啊,这回整个地方都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这回该怎么办啊”一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不断走动着,思考着对策。

  “小友,速逃吧,这里没有容身之处了”一名老者对着王阎好意说到,至少没有像那些人一样,只顾为自己考虑。

  王阎点头,就在自己下杀手的瞬间,他想到了很多,他现在面临太一剑宗的追杀,在整个大陆之上只有改头换面,小心翼翼,可是王阎不后悔,一个传承不过几百年的家族有什么资格让自己住手。

  在旁的老者看到王阎不为所动,心中不由暗暗叹息。

  “小友,以你的天资,将来注定成为一名强者,不过人心难测,有些事需小心谨慎啊”老者缓缓说道,眼中不断扫视着那不断来回走动,坐立不安的众人。

  这是一名睿智的老者,精明无比,看透了世间的险恶,对于人心看的无比透彻。

  王阎默然,他当然知道老者说的意思,他知道老者是好意,隐晦的提出人心难测。

  “多谢前辈好意”王阎知道老者的意思,对于这样的老者王阎心中还是很佩服的,至少没有落井下石。

  “兄弟,跟我一块吧,我保证你的安全”墨飞从人群之中冒出,恬着脸对着王阎说道,令王阎鄙视不已。

  王阎斜睨,很是不屑,墨飞打的什么主意他都知道,不就是看到自己身边的护卫了吗,还恬不知耻的凑上脸来,说让自己跟他一块。

  王阎紧盯不动,直看的墨飞身上发毛,别过头去,脸上尴尬不已。

  远处躺地吐血的老者看着王阎,眼中阴霾无比,猛的一跃而起,狂啸一声猛的冲向王阎。

  众人狂退,原地只留下王阎、于伯、文叔,还有那个一脸嘲笑之意的墨飞。

  “文叔,等会儿”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文叔,王阎不由说道,眼中带着神采,看着那不断奔来的老者,王阎不由轻笑。

  “混账”看着不断嘲笑自己,示意自己侍卫让开,老者的怒火更甚,眼中更加疯狂,身上金光暴涌。

  文叔,于伯脸上带着一丝担忧,虽说这种事情不是一两次了,可是还是令两者心中惊惧不已。

  墨飞和众人心中不由猛的一个咯噔,毕竟一个只有武将境的小孩直面一个武皇境的高手,虽说受了伤,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不是找死吗?。

  王阎猛的一喝,身上暴涌出火焰,炙热骇人,凝结在体表,恍如火神般。

  老者金光涌动,发丝不断舞动,一双带着寒光的双眸直射王阎,令文叔,于伯心中为王阎担惊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