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影穿过,直轰后方,一道闷哼声响起,不知何时,身后又出现一个身影,两者相互一击,身形不断的后退。

  虚空被踏裂,空间裂缝四溢,那余波令那周围的星球爆炸,随即化为灰烬,消散于虚空之中。

  那两巨人嘴中不断蠕动,众人皆听不见,不过看那情形,两者显然在怒斥着对方,脸上的怒色愈加浓重,显然两者都已忍耐不住。

  两者再次交战,脚踏星河,存粹的肉身之力,肉与肉的碰撞,那交战的余波泯灭着一个个星河,虽无声音可还是令众人心惊不已。

  混沌之气弥漫在那星河之间,两者肉身破裂,鲜血滴落,虚空之中一个个血珠恍如星河般散发着诡异的光芒,漂浮在那星河之间。

  心中的热血没有熄灭,反而愈加汹涌,看着那一拳毁星,脚踏星河的壮观战斗,王阎感到自己很渺小,真的很渺小。

  “好恐怖”众人膛目结舌,嘴中只有吐出那几字来显示心中的震惊,那两者鲜血淋漓,直立与那虚空之中的两个巨人,虽无生机却还伫立不倒,令人心中震惊不已。

  “这就是上古的战斗吗?”。

  “我们太弱了,就像蝼蚁般”。

  “哎~~”。

  “失意什么,他们不知修炼了多少岁月,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将来要比他们更强”。

  一名男子发出惊天怒吼,眼中狂热无比,正是那觊觎血红宫殿不断被弹飞的男子,本以为还在那岩浆之中躺着呢,谁知他却在其间。

  他的话让人凛然,在那众人沉重的心中提起一丝希望,王阎不语,不过眼中那紧盯着那虚空中的尸体还是能看出王阎心中的想法的。

  身上那束缚之力猛的消散,符文消散,带着金光回归那漩涡之中,带着众人快速的前行。

  “喂,阎王,我叫墨飞,记住了,我可是要成为强者的人”王阎不语,视之若无,紧盯着前路,不理那脑中缺筋的家伙。

  墨飞神色不变,脸上带着兴奋,嘴中砸砸而语,令王阎烦躁不已。

  一路之上,大大小小的战斗王阎不知见了多少,有遮天巨兽,有真龙翻腾,有柔情似水,也有死战不退,一个个震撼人心。

  “好强啊,阎王,我一定会赶上的,要不要跟我一块啊”王阎眼角微跳,脸上的青筋暴涨,紧握着双拳,竭力地抑制着心中那不断涌出的怒意。

  “好啊,想成为强者,成为我的追随者吧”王阎微眯着双眼,嘴角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对着那不断唠叨的墨飞说道。

  “呃”墨飞像被扼住喉咙般,嘴中微张,想说什么,脸上肌肉微跳的愣在原地。

  众人眼角含笑,有的甚至松开了捂耳的手,他们心中暗乐,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那张嘴实在是太吵了,令众人受不了了,现如今看到男子吃瘪,一个个暗奋不已。

  就连身后的于伯、文叔嘴中都梳了一口气,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这么能说的人,要不是现在在通道之中,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受不了,一掌拍死那丫的。

  “到了”人群之中,一人惊呼,太久了,不知过了多久了,跨越了多少的星域,仿佛回归远古般,他们终于到了。

  “终于到了”王阎都快受不了那中孤寂的感觉了,虽说那恐怖的战斗震撼人心,可是那孤寂无边的通道还是令众人心中暗惊不已。

  金色光芒在弥漫,璀璨夺目,散着金色波纹,太过绚烂了。

  那是门,一扇门,伫立于虚空之中,仿佛不存于世般,波纹滔天,波纹每振动间,那虚空便被吞噬一点。

  众人看的愈加清晰,心中愈加荒谬,这可不是上古的印记,那虚空都能被吞噬的东西,就凭他们的小身板怎么过,一个个面色难看。

  那涟漪猛的散出万道金色光辉,神璨夺目,犹如一轮太阳般,横亘于虚空之中,盛烈到极致,令人无法直视。

  “踏进去吧,你们想要的传承就在那里面”浩瀚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耳旁,丝毫不顾那一张张难看到极致的脸庞。

  “妈的,这是送死啊,进去还有命吗”。

  “早知道我就不进来了,跟着进来干嘛啊”。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找什么遗迹”。

  ······。

  王阎和文叔、于伯面面相觑,太过骇人和诡异了,要知道就连空间都能被划开吞噬更何况人呢。

  众人竭力抵抗着那牵引之力,踌躇不前,站立原地。

  “不,不要,我不要进去,求求你放过我吧”一名男子不断的求饶,甚至跪下,只求那老者能放他一马。

  “里面可是有传承的,你进去能得到传承成为强者的”老者满脸冷漠,不为那言语所动,手中法力涌动,直接封印那男子。

  “你不得好死,我化成鬼都不会放过你的”男子双目赤红,仿佛能滴血般,对着那老者不断咒骂道。

  “你就当为大家做一下贡献吧,这里就你的修为最低,你要是不死的话,得到传承的机会还会大一点的”老者手提男子一幅大义凛然道,至于王阎他已经无视了,虽说王阎是修为最低的,不到武王境,可是看王阎身后的两者就知道王阎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

  老者对着那散着涟漪的光波扔去,众人紧紧的盯着那男子,仔细的观察着那散着金光,光芒耀眼的波纹,其间不断回荡着男子的咒骂之声。

  “啊,不要啊,救救我吧”望着那愈来愈近的光波,男子闭上双眼,嘴中不断大叫求救。

  王阎心中尽管不忍,可是还是忍住了,这是一个机会,至少不用自己冒险,只要不惹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男子像鱼落水般,在那光波之上溅起一阵涟漪,直撞进那光波之间,再无男子的咒骂,求救之音。

  i?酷D_匠=@网T唯一B正%版R@,(其#…他,q都Pa是盗,版6

  众人面面相觑,只看到那溅起的波纹,庆幸的是并没有想象之中那湮灭吞噬的情况出现在众人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