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赴后继的腾蛇不断扑来,阻挡着王阎的进路,那小船后,紧跟着几艘小船,显然他们已经知道聚在一起活下去的几率还是大一点的。

  身处腾蛇群中,王阎脸上的热血还未褪去,手中持剑不断在那船上横划,血花不断飞溅,条条腾蛇不断跌落岩浆之中。

  不但有人折戟于此,就连那传说之中的上古四族之一的腾蛇都横尸于此,那岩浆之色更加浓郁,喷涌的股股热气带着刺鼻的血腥味。

  一剑快比一剑,那坚硬无比的鳞甲在王阎手中上古之剑下仿佛豆腐般,虽不至于一剑收割一条生命,可是手中那快速飞舞的剑仿佛连虚空都刺开般。

  那白皙的身上热气蒸腾,真力早已耗尽,现在靠的就是那存粹的肉身之力在抵抗着,王阎不想自己像花棚中的花草般,不经风雨,所以现在都竭尽全力。

  “吱~~吱~~”。

  一阵急促的叫声回荡,那不断围困的腾蛇缓缓后退,成包围状将众人围在中央,条条腾蛇恍如铁链般,紧紧锁在一起。

  每一条腾蛇都张开大口,灼热的气息扑来,岩浆在一个个嘴中凝聚,这样的一幕令所有人眼中微缩。

  “岩柱”王阎不敢硬抗,抵抗一个岩柱都令王阎身上灼伤,更别说那合起来那么多的了。

  道道岩柱向中央轰来,恍如灭世般的景象袭来,令王阎眼中微眯,眼中凌厉的战意涌动,手中更是攥紧了手中的剑。

  全身真力猛的灌入手中的剑上,就在王阎所不知道的剑身之中,那断裂的符文缓缓凝聚,那冲入剑中的真力缓缓凝聚着。

  一道冲天的剑光闪现,令站在王阎的身旁的文叔、于伯眼中都不由露出一抹震撼,要知道他们的修为可是武神境的巅峰啊。

  剑光猛劈而下,直劈向那王阎眼前的那一道岩柱,直接轰散,剑光不减,直劈向那腾蛇。

  “噗”。

  血肉交错之音响起,那腾蛇自头颅处被竖劈,身体呈两半般向两边倒去,跌落到岩浆之中。

  “好强”所有人看着那被剑辟出的缓缓愈合的岩浆沟壑和那两半的腾蛇,眼中升起一些庆幸之感,幸好当初没有招惹王阎三人。

  王阎手持剑垂立在船头,身上酸痛无比,身体已然力竭,对着身后的文叔、于伯点头示意。

  两者手中一挥,轰向而来的岩柱被打散,船头之前阻路的腾蛇被横切,身体两半般掉落而下,不像王阎那么的用力,只是轻划而已,摧枯拉朽,可是就是这样却比王阎那全力一击的攻击大的多,这就是境界上的差异。

  一只手臂搭在王阎身上,圣洁光辉将王阎笼罩其间,缓缓恢复着王阎身上的疲倦,前方再无阻碍,小舟轻荡,向那血红宫殿而去。

  “总算熬过来了”。

  “太可怕了,手中的剑根本砍不破腾蛇身上的鳞片”一想起那骇人恐怖的双瞳,手中因巨力砍动而发颤的剑,身上不由一抖。

  “说的对,太硬了”。

  ······。

  看向王阎三人的眼中带着一丝感激,不过之中不少夹杂着一些杀意,因为他们知道,要是让王阎三人进入宫殿之中,那得到传承的极有可能是王阎三人,到时他们还是会被困于此。

  “嗯?”文叔猛的扭头,岩浆之下一个巨大的黑影不断绕着船游转,不止文叔自己,修为稍高的人都紧盯着那岩浆之下的黑影。

  众人心中骇人,近距离的之下那恐怖的威压直扑众人而来,众人纷纷拿出各自的看家底,准备殊死一搏,毕竟刚才那些腾蛇跟现在的比起来就像蚂蚁和大象的区别般,心中实在是没底。

  更1新E最!快、6上I酷匠d网

  王阎手中一抹,那如碗状,泛着幽光的符器出现在王阎手中,这样的一幕令正在为王阎恢复伤势的于伯心中震惊不已。

  “空间戒指”于伯虽说没有见过空间戒指,但是也是知道空间戒指的特性的,这不是令于伯震惊的原因,最大的原因是面前的少爷怎么会有,要知道整个赤炎大陆据说只有上百枚而已木讷的结果王阎递过来的符器,交到文叔的手中,众人严阵以待,小船静止,空气凝结般,只有那岩浆之中的不断游转的腾蛇。

  “可恶”只余数十丈的距离了,众人心中不甘,就连那之前身处岩浆之中的男子也上船,躲避着那岩浆之中的突然一击。

  “禁言,不想死的都给我闭嘴”文叔眼中凌冽,扫视着所有人,他心中感到了压力,这只腾蛇身上不光有那恐怖的修为,还有那自上古流传而来的恐怖血脉之力。

  所有人心中悸动,几乎窒息般,要知道原本那威压够恐怖了,只是想多说几句释放压力,可是却被文叔喝止,在加上文叔那恐怖的威压,所有人都感到了那窒息之感。

  赤霞澎湃,一簇火光自岩浆之中冒出,不用多说,谁都知道这是那庞大腾蛇搞得鬼了,那火猛的袭向一艘船,把人包裹其间,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化为飞灰。

  最令所有人感到心惊的是,那能抵挡岩浆侵蚀灼热的小船,却在那火焰之中渐渐燃烧殆尽,滔天赤炎摄人,火光闪耀。

  那火焰直扑王阎这艘船而来,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隐约间可以看见那空间的裂缝,能灼烧空间的火焰,可见其威力了。

  文叔抬手就想灭了那簇火,可是却被王阎阻止了,不明其意的看着王阎。

  “相信我”一手抓向那火焰,肌肤之上只是灼红而已,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情况,心中不由安心一些。

  手中猛的一握,那簇火焰爆裂,化为一簇簇小的,王阎嘴中猛的一吸,吞食那火焰,身上却没有什么灼热感,只有那体内不断传来的饥饿感促使着王阎的不断吞食。

  所有人惊呆了,那恐怖的一幕还印在眼前,久久不散,令人惊骇万分。

  “天啊,怪物啊”能灼烧成灰的火焰却被这样吞下,这样的景象确实够骇人的身上毛孔之中不断有火焰冒出,王阎却感不到任何的热度,一手猛的张开,一簇火焰自掌心冒出,挥之若如。

  岩浆之下的那巨大腾蛇缓缓沉下,不再起一点波澜,众人心中久久不能平静的心中终于落地,向着那巨大宫殿驶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