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猛的震动,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遍布、交错,那林间巨大的岩浆湖之中,火光滔天,岩浆之中猛的炸裂,岩浆如河,四处飞溅而出,一座火光环绕,鲜红如血的宫殿立于那岩浆之中。

  岩浆涌动,股股热浪扑面而来,空气变得炙热干燥起来,烦闷的气息笼罩其间。

  王阎悬浮于空,当然不是王阎靠自己的修为,是文叔和于伯两人靠着修为提笼着王阎站立在空中,空中不止王阎三人,还有很多悬浮于空,凝视着那鲜红宫殿。

  一道赤光扑向冲来,指向王阎三人,文叔猛的前冲,一拳轰向那赤光,地上那众人也都看着那道赤光。

  响彻云霄的交错声响起,文叔被轰飞,那赤光恍如磐石般不见动摇,固不可破,还是直冲云霄而来。

  紧接着那血红宫殿不断冲出道道赤芒,直射四周,令众人来不及反应。

  赤芒交地,一道赤红色的光膜将众人笼罩其间,如倒扣的碗般,笼罩在那。

  “死还是生,交与此地,你们谁能得到吾的传承,就会得到吾一生全部的累积”一声浩瀚的声音传来,在血红光膜之间不断回响,那威严而带着恐怖的威压的声音令众人心中颤栗。

  轰~~。

  “可恶,放我出去”那光膜牢不可破,那全力的一击却毫无撼动,令众人心中猛的一沉。

  手摸光膜,恍如橡胶般伸缩自如,可是一旦碰到巨力或真力波动却会坚硬无比,憾不可测,这令王阎心中奇怪无比。

  “少爷,我们走吧”地上那深邃幽深的裂缝缓缓愈合,一切回归原状,不过那炙热的气息和那瞬减的人数却在警告着众人这是事实。

  争前往后的往那岩浆中央的血红宫殿冲去,眼中带着狂热之意,王阎看着不由苦笑摇头,‘至于吗?’。

  王阎心中不由暗骂‘我就是好奇来看看而已,好了,现在被困了’看着那在众人攻击下憾不可动的血红的光膜不由苦笑。

  看着那周围依旧淡然的一些人,王阎眯着眼心中不断盘算着,那不断涌动冒着热泡的岩浆如同河流般不断回荡。

  “额”那岩浆之中猛的窜出那身长千丈的怪物,岩浆飞溅而出,黑鳞鳞的,直扑那岩浆周围的人,那恐怖的怪物令王阎心中不由一悸。

  龙头蛇身,背生双翼,一双凌冽的眼神,嘴中两颗尖牙直抵下颚,森森泛光,那嘴角的胡须无风而动,身后双翼蒲扇而动,一身鳞甲熠熠发光,恐怖的威压袭向众人。

  “那是什么”。

  “太恐怖了”。

  “腾蛇,上古强族之一”于伯微眯着双眼,嘴中缓缓说道,眼中带着一抹精光,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

  王阎脸上依旧带着一抹震惊,能在岩浆之中生存的生物这对王阎来说这是不敢想象的,紧握的双手还在不断微微颤抖。

  “腾蛇吗?不是已经死绝了吗?”凝视着那直冲云霄的庞大的身躯,王阎不由疑惑,按照他脑中的记忆来说,腾蛇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濒临灭绝,更是经历了一个黑暗纪元已经灭绝了。

  “嗯?”那双巨大明亮的眼神紧盯着王阎,显然王阎的话对于它来说影响还是很大的。

  王阎毫不犹豫的看着那双巨瞳,一时间寂静无声,喉咙涌动之音不断响起,巨瞳紧紧盯着王阎,仿佛要将王阎印在脑中。

  身体猛的沉入岩浆之中,那滚烫的岩浆飞溅,一股岩浆波浪不断回荡,留下依旧震惊的众人立于原地。

  “好恐怖”一人喃喃自语,看着那地上划过的那巨大的沟壑岩浆滚滚涌出,地上那被碾成肉饼还在不断冒烟的死尸令人颤栗不已。

  传说上古时期,高手遍地,腾蛇族却还在那万族林立间占据第四族,实力是不可估算的。

  众人站立在岩浆之前,看着那不断冒泡的岩浆,不断皱眉,那恐怖的腾蛇不只是传说而已,虽说传说之中已经灭绝了,可是眼前的一幕却告诉着他们这只是臆测而已。

  “怎么过?”这不是在王阎脑海中响起,这是所有人在岩浆之前皱眉所想的。

  环视四周,众人还是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此地被禁飞,所有人不能腾空,只能步行前行。

  j酷匠L网唯一◎正》版s,其++他IT都是盗版

  “文叔,砍树”王阎手指那岩浆边那血红色的树,对着文叔说道。

  扎根岩浆之中,血艳欲滴的树叶,诡异无比,就在王阎说完的瞬间岩浆四周的周围众人都反映了过来,纷纷跑到树旁准备抢树。

  “滚”总共不过几颗树而已,根本不够分,纷纷自相残杀了起来,血花纷纷绽开,交战四起。

  就在众人不知道的岩浆之下,一双巨瞳看着那岩面之上的残杀,眼中露出讥笑,看着身边的一个个巨卵眼中的疼爱之意溢于言表。

  “这是我的,滚”尸骸遍布,短短数十米的距离简直就是人间炼狱般,一个个杀红眼的向那几颗树跑去。

  文叔单手持树,缓步向王阎走来,灭杀那不断阻碍之人,不到片刻那树的归属就已经确定了下来了。

  “少爷,我会来了”手持巨树站立在王阎面前,近距离观看,巨树仿佛有生命般,其间流动着鲜红的血液,骇人无比。

  “这是血吗?”王阎喃喃道,闻着那不断滴下的鲜红色的汁液,一股香味传来,令王阎皱眉。

  “好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还是留下点吧”手持瓶子接着那不断滴落的汁液,同时抹了一点在嘴中,甘甜无比,精神瞬间精神了起来。

  就算那抢下巨树的人还是不得不防,那不断逼抢的人前赴后继,聪明的人直接砍下进入岩浆之中。

  在做好的小船之中,王阎盘坐于中,文叔、于伯站立身旁,警示着四周的情况,看着那岸边不断不断哀嚎跪立原地心中平静无比就在进入那岩浆的时候,王阎不由一愣“空间阵法”怪不得那之前进入之人如此缓慢的进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