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酷(:匠网唯gM一(正版,其h@他都C“是Oz盗版

  又一次舒展着身上的筋骨,抬头看着阳光,可以说这是自出来以后最舒服的几天了,简直令王阎乐不思蜀了,不过心中还是知道轻重的,追求得是什么,王阎是知道的。

  “哼”皱着鼻子,一张俏脸扔下手上的饭,不屑一顾的转身外走,令王阎苦笑不已,这不知已经是第几次了,王阎知道这是正常的,毕竟是谁都会受不了的。

  “少爷,小女自小就被宠坏了,您千万别介意”带着惴惴不安,对着王阎赶紧打圆道,毕竟这可事关整个狂战城的生存,由不得他不谨小事微一点“该走了”王阎没有回答他的话,嘴中突兀说出这一句话,毕竟真的该走了,修为巩固完毕,舒缓了身心,他的目标还没有完成,该救之人还没救不能困在这里。

  王阎这猛的一句话令男子发愣,他知道自己将远去,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么突然,想起自己的女儿,心中就一阵疼痛,不过为了自己全家的身家性命,还是毅然跟随“文叔,你去叫一下于伯顺便交代交代城中的事物,毕竟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王阎自然看出了男子心中的不舍,可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安全和大局考虑,自己还是强忍着对着文叔说到。

  “呜呜,爹爹,能不能不走”文叔的女儿抱着文叔哭道,那张俏脸之上泪珠遍布,身体轻颤,手中不断抹泪,令人不由动容个三分。

  男子心中也在发颤,毕竟这是毫无办法的方法了,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看着怀中不断哭闹的女儿,心中也是万分的不舍。

  正座狂战城之中也传了开来,对于城主要走的消息,大家都以为是一个不知是谁散发的假消息罢了,大家都只是一笑而过罢了,并没有真的相信。

  可是当消息再一次传开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感觉这不是玩笑,可是众人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城主,您为什么要走,为什么”。

  “城主,我们有没有做错什么?”。

  “城主,留下来吧”。

  ······。

  城门口,就在王阎吩咐的第二日后,整个狂战城的人都围在城门口对着男子竭力挽留,让王阎看着心中感动不已,而老者于伯却没有一人问候,有的只有的厌恶,从两者的境遇可以看出两者的差距。

  “大家”就在男子说话的一瞬间,寂静无语,等候着男子的回答,毕竟上百年的时间之中大家都没有出过城,大家早已没有争强好胜的雄心壮志,只想安逸的生活下去。

  “要是记得我的好的话,就帮我照顾照顾我的女儿”那翩翩君子的文叔的这时猛的一鞠躬,对着他们拜托道。

  不再感伤,转身跟在王阎身后,向那密林走去,风和日丽却带着忧伤之意,这样却抵挡不住王阎的兴奋,一代强者之路在此起航。

  那狂战城的痕迹缓缓消失,再次踏上路的王阎雄心壮志,再无一丝沉重,再无一丝包裹,那双熠熠发光的双眼,透漏的只有那雄心壮志。

  “对了,文叔,狂战城怎么在这密林间啊”这个问题王阎早就想问了,毕竟在这密林间一座城池坐落于此实在是太可疑了。

  “我们都是一群突破无望的散修,又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只有找到这么一个的地方终老”语气之中的落寞还是能听出来,虽说嘴中说着不在乎,可是踏上修炼之路上的人有谁能真正的不在乎呢。

  王阎明白,不再在这里说下去,眺望远方,缓步走去。

  一路之上,凶兽不断,可惜没有那修为恐怖高深的生灵,也许他们知道这是为何,再也不敢招惹王阎。

  “逃,快逃,留下来都要死,快逃,替我照顾我家人”那血雾弥漫之中,群兽围困之下,一名男子对着身后众人不断咆哮。

  他们修为不足武王境,不足与踏空而行,只有挥动手中的利器,冲向四面八方,分散逃跑,不然他们都要被围困致死。

  一阵剧烈的波动自那血雾弥漫之中传来,令王阎眼中闪过一抹震惊,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名留下阻挡的男子这是拼死一搏了,有可能是最后一击了,而那于伯文叔站立王阎身前看着下方的一幕。

  “少主”文叔对着王阎轻声道,王阎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想干嘛,,随即点点头,适宜自己同意了。

  不见文叔动,只手空捏,那地上的生灵凭空爆碎,血雾更浓,一道隔离层就此出现,文叔那身上恐怖的威压令那群生灵不敢乱动。

  一指轻划,通天的金光割裂一切,空间仿佛整齐被切断般,那围困的生灵仿佛被整个切断般,片刻后,那鲜血才喷溅而出。

  不能说是文叔太强了,实在是那围困的生灵太弱了,风轻云淡间,被虐杀殆尽不见一丝波澜,空中那弥漫的腥气被于伯单手一捏,幻化成血珠掉落在地上,腥气被单手摁压。

  身着青铜之色衣物的男子出现在王阎三人面前,战甲破碎,衣物被撕裂,身上那外露的血肉间,白骨已经外露,上面还粘连这些许肉丝。

  坚毅但布满沧桑的脸上对着王阎三人带着感激之意,那致命的伤仿佛没有什么妨碍般,依旧行动自如,鲜血滴溅,令王阎佩服不已。

  几个时辰后,人群缓缓聚拢了起来,相顾无言,满脸悲苦,这片山林太可怕了,就这么短短的时间之中,人数锐减一半,而却还是在男子拿命换来的。

  众人眼角抹泪,已不用在等,在这片山林之中孤身一人,还过了这么久想必已经死了,没有什么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看着寂静无语的等人,王阎默然,毕竟这是不可避免的,想必他们已经知道了这片山林的恐怖了,这些人却还闯进来想必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王阎不好在说什么了。

  “你们为什么会进这里”王阎询问,可是并没有一人理会,这令身后的文叔于伯心中暗恼,抬步就想向前询问。

  王阎制止他们,询问无果只好作罢,毕竟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嘛,自己不好强迫,这令身后的两人眉头微皱,这样的心态在大陆之上可是不行的,可是身为侍卫却不好多说什么。

  王阎准备离去了,毕竟这只是一些意外情况罢了,在这等了那么长的时间已经够麻烦的了。

  “这位少爷,我们能跟你们一块”王阎身后被王阎等人所救的那名男子面带为难的看着王阎,这样的一幕不禁令王阎眉头微皱,毕竟已经救他们了,还这样的得寸进尺。

  眼中微眯,看向那众人不语,眼中已有厉色,毕竟他们太不知好歹了,就连文叔,于伯都冷眼看着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