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王霸天斜睨两人,脑中思考着两人的死法,看着两人也像是一脸死人样。

  两人心中咯噔一下,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下场了,面如死灰般,瘫坐于地,在那两者面前,他们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乖孙,告诉我,你想他们怎么死?”王天对着王阎询问道,这个问题令王阎的双眼微眯,细细打量着两者。

  “爷爷,他们什么修为?”思量片刻,对着王天缓缓问道,这时王阎想把两人收入囊中,毕竟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了,自保之力还是太低了。

  “武神境巅峰,两个废物而已,你想要他们?”王天看着两者,眼中不由鄙视到,毕竟在隐士王家之中,武神只是一个地位比较高点的侍卫罢了。

  就在王阎说完,两者眼中露出一丝生机,可是就在王老爷子说完,随即黯淡下来,低着头,身上那迟暮之意缓缓散发。

  “你不是不叫我在家族里面带人吗”王阎一句话就把王老爷子的话顶了回去,令王老爷子的胡子一跳一跳的。

  看着那如同小孩的两人,王霸天含笑看着那一老一少斗气的两人,也就是王阎,要是王霸天敢这样早就被踢飞了,不带一丝留情。

  “我们有用,有用,可以打杂的”可怜这两位在大陆之上也算有名气的两人现在却像乞丐般祈求,可是他们心中却没有什么不满,毕竟这样还是有点生路的。

  王阎摸着下巴,心中却是转开了,毕竟这两个人的修为可不低,抵挡一些麻烦还是可以的。

  “我收下你们了,好了,你们先出去,顺带把你们布下的符阵撤了”就在王阎说完之后,两者一阵风般消失,那恍如宇宙之中的符阵缓缓消失。

  “爷爷,你知道魂铃花吗?”王阎脸上带着凝重,期望,种种言情尽显言表。

  “你怎么会知道魂铃花?”提起魂铃花,王老爷子的脸上皱眉凝视着看着王阎,对着王阎凝重道,毕竟这是一种令人胆寒的东西。

  “记住,永远不要去找魂铃花”王霸天对着王阎严厉道,脸上再也露不出刚才那笑容,仿佛王阎提到了一个不该提到的东西,令这两位大陆之上可以算顶尖的高手都这样凝重。

  这样反常的一幕令王阎不知所措,从两者的反应来看,魂铃花这两位都知道,可是最令王阎不解的是,为什么会这样反常,传说之中魂铃花可以起死回生的,虽然有诸多的限制,可也不至于两者这样吧。

  “好了,我们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王老爷子对着王阎说到,脸上不见一丝笑容,反而愈加凝重,不见任何动作,一步踏入虚空之中,空间就像水波般溅起一阵涟漪。

  王霸天则是手中撕裂空间,从这点上可以看出两者修为差的不是一两点,不过这种手撕空间的大能也不是那么容易见的。

  转身往外走去,脚步一踏,地上青石之上蛛网遍布,一开始有符阵抵抗,王阎并没有发现身上的变化,可是那符阵消失,加持消失,这样的一幕就出现了。

  王阎的肉身足够强大,原本修炼轮回经小成,身体就恍如钢铁般,可抗普通的符文加持的武器,可以说坚硬无比了。

  就是那一颗肉球的事情,王阎身体的血气已经饱满了,身体之中那运转轮回经吸收的速度跟不上,可以说王阎之前是被撑的。

  身体被冲的破烂,恍如破碎的玻璃般,身体之中那鲜血耗尽,差点殒命,可是就是这样,王阎被那丹药救活之后,身体自然而然有进行了一次换血,而且这次更加彻底,可以说脱胎换骨一点都不为过。

  身上噼里啪啦作响,舒展着身体,缓缓适应着那猛增的力量,毕竟一个人要是陡然增加这么多的力量不说走路,就是挥手都会增加很大的难度。

  当王阎再次睁开眼时,缓缓握着手,感受着那身体之中不断流动的力量,随即松开,眼中带着慕名的光芒,显然王阎已经找到了目标,这点力量显然不足。

  王阎身上一点疤都没有留下,就连一开始留的疤痕都消失不见,肉身晶莹如玉,显然这是轮回经煅体修炼有成的效果,这是真力凝聚在全身的细胞之中的一种表现。

  肌体晶莹如玉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毕竟据王阎所知就是他爷爷都没有做到肌体晶莹如玉,身体之上那愈加强盛的气息无不意味着一个全新的王阎诞生了。

  走出店铺,两位强者在此等候不敢有一丝怠慢,虽然他们已经感觉到那绝世大凶般的存在已经走了,可是两者却不敢有一丝的轻举妄动,毕竟身家性命都在王阎的小手之中攥着呢。

  “小主,你现在有什么事吩咐吗?”两者谄媚,令王阎身上颤起一层鸡皮疙瘩,眉角轻皱,看的两者手中微颤,虽然他们不怕死,可是家人都在这里,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导致全城之人的死去。

  ——————————————————————————————————————————————。

  换上整洁的衣衫,透过那窗栏,一名妙龄少女趴在窗上,一双明亮的眼睛,毫无杂质,黑色的头发迎风飞舞,身后跟着一个小侍女,眨着眼睛面带好奇的看着王阎。

  面带微笑,对着女孩子微微点头,心中的阻碍全都消失无空,脸上不见那一丝忧愁,有的只是斗志,轻松。

  “对不起,小主,令女打扰你了”狂战城城主也就是现在王阎的侍卫,一边拉着那跟王阎差不多大的女子一边对着王阎抱歉道。

  “父亲,你······”女子眼睛瞪大,一会看着王阎一会看着自己的父亲,脑中不敢置信看着两人。

  自小父亲在自己的心中就是高大威严的,对于没有母亲的自己而言,父亲就是自己的天,可是就是自己的天就这样破了,眼中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小姐,小姐”身后的侍女对着那不断跑远的妙龄女子不断追赶而上,嘴中不断呼喊,就连男子都不敢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鸦雀无言。

  “小主,我······”看着那女子远去的方向,张着嘴对着王阎结语道。

  “去吧,对了,以后就别叫我小主了,就叫我少爷吧”男子身影快速的向女子方向追去。

  “不要失去才懂得珍惜啊”一句不符合的言语从王阎的口中说出,看着远去的两者,眼中陷入沉思,不过片刻之后,眼中一片清明,嘴角含笑摇头。

  “少爷,饭准备好了,你现在要用餐吗?”自身后出现黑暗处一个老者出现,正是那个店铺的老者,自被王阎收到馈下之后就负责王阎的饮食。

  “走吧”面带微笑,一丝都看不出之前王阎快被他整死时候的那种仇恨之色,走在那林园式的庄园,一片竹林出现在王阎面前,林间鲜花不断散发奇香,竹香四溢,诱人香气自竹间那石座上散发。

  ,'酷Q-匠8网正&F版F首^发$!

  竹叶飞飘,花瓣飞舞,清风轻抚,阵阵清香扑来,恍如世外仙境般,身着白衣的王阎恍如谪仙般坐在林间喝酒吃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