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朴素,带着清香肉香,王阎身上的那包裹的血肉之气缓缓消失,准确来说是被王阎吸收了,身上原本紧绷的肌肉缓缓松弛了下来,可是那浑身力量的感觉却在告诉王阎他的实力提升了。

  “小子,从今天起,你就在这干活,没有睡觉的地方,这就是你将来一段时间之内生活的日子了”不理会那满脸喜悦的王阎,对着王阎说道。

  不理会王阎,回到躺椅那,悠闲的读着手上的古籍,不理会王阎,不过老人心中也在观察着王阎,对着王阎刚才的表现也在暗惊,不过响起两个月前那股威压,看向王阎的眼中就像是看着麻烦。

  “小子,把藤圆果放进去”对着那不断忙活的王阎说道。

  王阎忙活了半天,可是连火都没有升起来,反而弄的灰头土脸,拿出那木头,王阎眼角不由微抽,居然是湿的,扭头看向那悠闲躺在摇椅上看书的老头,王阎牙就痒痒。

  “小子,不要烤干,只有原汁原味的木材才能烧出好吃的食物”看到王阎想烤干那木头,老者不由出口对着王阎训斥道。

  “灵力辅佐,真力交错”看着那浓烟滚滚就是不见火,老者不由对着王阎教导道。

  老人的话不由令王阎眼前一亮,仿佛脑中捕捉到了什么,可是是什么呢,王阎思考片刻总是捕捉不到那一丝踪迹,只有动手验证心中那一丝的想法。

  左手引空气之中的灵力右手调动体内的真力,两者相互交错,股股热浪迎面扑向王阎,那点点火星无疑说明王阎的做法对了。

  “不错”老者眼中露出赞许之意,看着王阎缓缓说道。

  擦着满脸的黑灰,眼中鄙视之意更浓,心中不断暗骂“你要早说我不就不用这样了”王阎还是忍住了,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天色渐暗,一股清香扑来,那浓郁的血气仿佛粘稠般,不断散发着光芒,王阎暗叹,那灵气四溢,通体皆有光泽的的食物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想吃吗?”一个和蔼但在王阎耳中却宛如恶魔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不想吃”眼神轻瞥,仿佛不屑一顾般,不过看那喉咙不断的蠕动的模样就知道王阎现在的心情了。

  Jf更新‘w最&快z…上酷☆$匠#网m

  之间于伯手上不见一丝波动,只是手上轻轻的一握,那散发着不断光泽的血肉不断凝视,转眼间锅中不见一滴汤汁,只有那悬浮于空的一个肉红色的小球。

  王阎嘴巴不受控制,张着大嘴,眼瞅着那血肉色的小球进入嘴中,那股控制之力陡然消失。

  入口即化,还没有等王阎呕吐,就化为一股暖流,回转在身体之中。

  “小子,舒服吧,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叫更舒服了”老人阴森森的对着一脸舒爽的王阎笑道。

  话音刚落,那暖流陡然间化为容熔岩般,一股股炙热自身体之中涌出,地上那青石缓缓融化,留下一个双腿盘膝的动作印记。

  开始王阎还觉得奇怪,地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印记呢,原来是死之前那恐怖的高温,这样的一幕同样也在王阎身上上演了。

  “小子,你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怕我了吧,不光是因为我修为高,最重要的是他们都说我食人,可是谁知道那都是误传的,那些人渴望力量我给他们,可是,他们连得到力量的资格都没有”老者对着那眼光依旧明亮的王阎说道。

  王阎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一开口,那股暖流会化为火焰脱口而出,只有用那噬人的眼神看着老人。

  “小子,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要不是我的修为高你那古怪的煅体之法我还真不一定能看出来”老者看向王阎眼中就像看着一个瑰宝一般。

  “好好享受吧”老者对着王阎笑着,眼中有期望也有一些黯淡。

  城主府中那名男子手上猛的一抖,令周围之人有些奇怪的看着男子,而身后一名看似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看向男子的眼中带着担忧之色。

  “我没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都回去准备吧”男子对着众人说道,不过看着男子眼中的那一丝慌乱就知道他的内心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平静的。

  “爹爹,你真的没事吗?”女孩对着男子缓缓说道,显然她内心之中还是不相信的男子之前的话的。

  “小蝶,我没事,你先回去吧,爹爹有事要出去一下”溺爱的捏着女孩子的鼻子对着女孩子说道。

  “好吧,早点回来”带着一些不满,皱着那两抹柳叶眉,嘟着小嘴,不过心中的还是还是比较明白的。

  女孩一走,男子脸上立刻充满了愁容,望着那王阎所在的方向,眼中带着一些担忧,身体悬空快速的向王阎所在的方向飞去。

  “于老头,滚出来”身体凌空,双手之中一道道复杂的符文封锁着这一片天地,周围缓缓虚无,混沌一片,可是在外界看来,这里还是和原本一样,不见一丝波澜。

  “小封,干嘛这么着急呢?”老者还是和平常一样,静静躺在摇椅之上不紧不慢的样子。

  “你告诉我你干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就那一道威压就不是我们可以抵挡的,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怎么办?”看到老者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不由大声咆哮了起来。

  “我只是给他实力,外带试验我多年来想到的想法而已”殊不知他的话更令男子火大,一想起多年前那些死去的天才,男子就一阵肉疼,眼中冒火的看着老者。

  “小子,挺住啊”浑身赤红,道道热流在体表之上都能看出,脸上的青筋暴涨,身体之上血肉缓缓已经外展,鲜红色的肉带着鲜血缓缓流出。

  男子眼中的担忧愈加重,看着那身上快成为血茧的鲜血,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就连老者神经都开始紧绷了起来,双手紧攥,看向王阎的眼中带着紧张的之意。

  “压,给我压”王阎心中猛喊,身上那剧烈的疼痛也比不上体内的刮骨之痛,原本以为身体已经够坚硬了,可是就一个肉丸就令自己这样。

  意识缓缓消失,舒服,温暖,再没有那剧烈的疼痛,就在外界之中,王阎身上那崩裂的血肉块块掉落,鲜血不断喷溅而出,一道光芒自王阎体中冲出,直冲天际,两者身体连反应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光芒划破虚空。

  “完了”两人对视眼中同时出现了这么一个词,一阵绝望出现在男子身上,看向王阎的眼中带着一些悲意。

  黑暗无际,没有一丝光亮,一个温暖的怀抱将王阎抱在怀里,温暖,安心,睁开眼看着那个拥抱的人,眼角两行泪珠不由洒落。

  “妈妈,我想你”那张脸庞正是前世之中早逝的母亲,前世之中那温馨,安全,回忆全部涌上心头,对着那道身影诉说着十来年的不易,多年的孤独,多年的积攒的话。

  鲜血由一开始的喷溅到现在的缓缓地滴落,身体之中那缓缓运行的轮回经也在缓缓停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