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去那浑身的血污,浑身舒爽,再无血腥之味,穿上那衣衫,身上那蛮荒之意缓缓消失,翩翩君子的形象再次回归。

  走出屋门,一股香气扑来,正是食物的香味,那香味不由令王阎眼前一亮,闻着味就向那方向走去。

  “小兄弟,走吧,我们去见城主”谢世看着闻着香味行进的王阎问道。

  闭眼不语眼中越加闪亮,那香气真浓,嘴中唾液不由的增加,脚步加快。

  谢世眼中无奈,只有跟上,看着那一脸陶醉的王阎不由苦笑摇头,紧随而至。

  “咕嘟嘟”一个店铺之中,大锅之中,缕缕香味自那缝隙之间不断冒出,一名老者躺在摇椅之上悠闲的看着手中的书。

  “老人家,你这是弄的什么好吃的?”王阎不由咽了口唾沫,口水不停的下流,对着那悠哉的老者问道。

  老者放下手中的书,对着站在店铺之外的两人扭头看到,不理会王阎两人,而谢世却是苦笑的看着那名老人,心中不断暗道“倒霉,倒霉”。

  见老者不回答,王阎手中却是不慢,掀开锅盖,那油光四溢,几只不知名生灵的精华尽皆在其中,紧接着一股清香扑来,令王阎不由闭上眼深吸那缕清香。

  “祖宗啊,小祖宗,你怎么,怎么能这样,这,这回完蛋了”谢世看到了王阎的动作,眼角微抽,心中不断哀嚎,看到老人放下手中的书,脚步蹒跚的向两人走来不由令谢世脚步微颤。

  “好吃吗”老人嘴角微微上翘,对着王阎笑道。

  “恩恩”嘴中满是食物的王阎狠狠的点头,就是王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要知道自己身体之中可是一个几十年的灵魂啊,可是却连一个食物的诱惑都不能抵抗吗。

  “完蛋了,这回真的完蛋了”谢世知道,这位老人是整个狂战城之中修为最深不可测的一位,最可怕的是他做的食物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能吃,要不然······,想起来那些,谢世心中就一阵微颤。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就在谢世目瞪口呆的眼中,老者对着王阎笑呵呵的说道。

  “恩恩”不理会老者,对着那口大锅继续奋战,而老者则笑呵呵的看着狼吞虎咽的王阎,谢世则目瞪口呆的看着两者。

  喝完最后一口汤,王阎擦擦嘴,嘴中扁扁嘴,回味着那美味,说实在的,这是王阎来到这个世上吃的最好的一顿饭,而且身上的细胞之中都在那缓缓吸收着食物的能量。

  身体强度缓缓地增加,身体之上泛着慕名的光泽,身上气势猛的一冲,体内之中猛的发出变化,王阎闭眼查视的身体。

  老者脸上露出赞许之色,谢世脸上却是不敢相信,毕竟吃了一顿发而已,就这样突破了?。

  一抹精光闪现,却是王阎的眼睛,那灵动的眼神漆黑泛光,一股喜悦涌上心头,王阎知道这是自己突破了,面向老者脸上露出感激之意。

  “突破了吧,舒服吗?”老者脸上的笑意更浓,对着王阎询问道。

  “嗯嗯,舒服”王阎点头回答的不假思索,毕竟身上的舒爽感是真实的,对老人的还是比较感激的。

  “爽就行,可是你吃的可是我经过长时间的调制,浪费我多少的心血啊,你说怎么办?”老者脸上的笑意更浓,对着王阎询问道。

  ‘完了,完了,我说刚才这老头会这样,原来是在这等着呢’谢世眼中怜悯的看着王阎。

  “我有灵石,够不够”手陶进怀里,从空间戒指中掏出灵石对着老者说道。

  老者眼中精光一闪,眼中眯着,令王阎心中一紧,眼中闪烁,王阎仿佛感觉身上的空间戒指仿佛被王阎知道了。

  “小兄弟,你还有灵石,而且还是上品灵石”谢世眼中羡慕的看着王阎手中的灵石,不过心中还是奇怪的,毕竟一开始见到王阎的时候他身上可是没有任何东西的。

  “小子,收起你的灵石吧,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老者对着王阎随手摆到,毕竟修为到他这种高深的境界,灵石就是废物了。

  “这·····”老者的话令王阎一阵无语,毕竟这是他身上唯一可以拿来抵债的了,虽说戒指之中还有一些灵药,可是之前拿出灵石再拿出灵药难免引人怀疑。

  h酷“匠T-网永L久?免r费看小说D{

  “小子,你就在这给我帮忙几天吧”眯着眼看着王阎,笑着对着王阎说道,谢世听到老者的话心理一颤看向王阎的眼中充满了同情。

  “于伯,这位小兄弟是城主点名要的”谢世一脸难为之色对着老者说道。

  “嗯?”老者眯着的眼扫向谢世,一股威压猛的袭至,令谢世动弹不得,通脸涨红,眼中对着王阎使着眼色,适宜王阎赶紧说话。

  “那个,于伯,这是谢大哥的职责,我在这帮忙就行了,不要为难他”王阎对着老者缓缓说道,幸好那压力没有压在王阎的身上,看那就连武王境的高手就那样吃力,要是王阎恐怕早就压爬下了。

  “滚”眼中精光一闪,谢世猛的弹飞出去,远落于地,口吐鲜血,直起身对着老者拜了几拜随即转身离去。

  眯着眼看着王阎,嘴角的笑意更浓,眼中的精光对着王阎不断扫视着,王阎感觉身上的秘密尽皆显示出来,在老者的面前却浑身赤裸般,令王阎心中一阵恐慌。

  “小子,你煅体的功法不错”背着手转身走去,嘴中说着令王阎心悸的一句话。

  王阎紧随,走进店铺之中,那浓浓的香气更甚,毛孔之中缓缓吸收着那空中的香气,仿佛空中的灵气般一股股吸入体内,老者的看向王阎的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

  就在王阎进去的时候,王阎被于伯招进店铺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有的暗叹,有的幸灾乐祸,反正都不看好王阎现在的处境。

  “你不用过来了,我已经知道情况了”就在谢世往城主府去的路上,一股神念传来,令谢世焦急的步伐一下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城主府之中一名中年男子也在发愁,一想起两个月前那股恐怖的威压,令他就一阵心寒,一听说王阎在那片山林之中呆了两个月,男子几乎就确定了王阎跟那一股恐怖的威压有关,毕竟能在那片林中生活两个月,就是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更别提只有一个只有武士境修为的小鬼了。

  “千万别出事啊”男子也在暗恼,想起那名老者心中也是一阵无奈,只有祈祷老者能顾全大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