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原本只要躲避就可以免受那些生灵的袭击,可是现在,王阎已然不需躲避了,因为那些生灵不断的向王阎围困而来,由一开始的时候一两只到现在的数十只,王阎不知轰杀多少了。

  地面摇动,巨石翻滚,一条巨蛇紧跟在王阎的身后,相距不足五十来米,若是寻常之人早就被巨蛇撵上,可是王阎不同,那肉身之力不知强了多少,在那密林间不断穿梭。

  “咔嚓咔嚓”。

  树木断裂之声,碎石碾碎之音不断传来,两者之间的差距不断缩小,山林之间一条蛇道出现,两者身后不知多少树木斜折,巨蛇速度惊人,眼看就快追上了。

  巨蛇眼睛血红,紧盯着王阎,噗的一声,那巨口喷出一口毒雾,虽然两者之间足有五十米,可是那道黑芒却来势汹汹,快速冲至。

  “滋滋”之音响起,王阎身旁的树木快速的消融,化为黄水,骇人之极。

  王阎冷汗直流,要不是之前身后汗毛倒立,快速的躲开了那一击,要不是那躲开的一下,可以想象,眼下王阎已经变成了一地的尸水了。

  巨蛇一闪而过,巨尾横扫,如同铁鞭般,将这一片山林扫断,乱叶纷落,就见王阎被砸飞出去,撞上一个巨石,躺在地上。

  要不是王阎轮回经煅体小成,力气惊人,也是堪堪抵挡住着横来的一击,纵然身上没有受伤,可还是横飞了出去,血气翻涌。

  一道寒芒出现在王阎面前,王阎猛的扭头躲开这必杀的一击,不过脸上还是被划出一道血口,瞬间乌黑,黑血直冒不止。

  王阎知道这是中毒的症状,不过那毒太猛了,瞬间遍布王阎全身,脸色乌黑之中带着青色,王阎心中寒意更甚,死亡之意再次来临,阴暗,诙谐之意再次来临。

  一张血盆大口出现在王阎的面前,全身麻痹乌黑的王阎整个被一吞而下,毫无一丝反抗之力,那巨蛇舒适蠕动着身体往密林深处游去。

  身体没一丝力气,脑中一片黑暗,全身动弹不得,王阎能做的只有全力运转那身体之中的真力,缓缓逼出那剧毒。

  幸好之前身体之中那细胞不断被强化,抵抗之力还是有的,一步步的消除着身体之中那强烈的腐蚀之感。

  身体散发荧光,如玉般,条条经脉显现,青绿色的真力不断的运转,血肉之中不断消融着那剧毒,还有的被排除体外,一番地覆天翻的变化就在体内产生。

  王阎昏厥,可体外那荧光不减反增,依旧缓缓排除这那剧毒,漆黑乌青的肤色缓缓恢复,身体之上那沾满粘液的剧毒缓缓脱落。

  身长百丈,鳞片足有成人巴掌大小,活活的一个庞然大物,悠闲的在山林之间不断游走,那巨大的坑道显示着那巨蛇是何等的可怕,就体重而言就这样的重大。

  就在王阎被吞下的那一刻,原本向王阎奔来的生灵戛然而止,缓缓回归各自的领地,仿佛像是听到了什么命令般。

  眼前漆黑一片,而王阎的思维还是停留在那被吞的那一刻,此刻回忆起来,感到身体周围那软软的触感才确认这是那巨蛇的肚中。

  双手凝聚,手上灵力凝聚成刃,猛的刺向那四周蠕动的血肉,鲜血飞喷,溅落王阎的脸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巨蛇的身体不断的蠕动,翻滚,撞击那密林之中那高大的树木。

  伴随着王阎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那巨蛇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方圆千丈的密林树木横断,地上那山石之间一道道缝隙遍布,如同蛛网般交错,一块块四分五裂,一条巨蛇在其间不断翻滚。

  “咔嚓”。

  鳞甲掀起之音响起,之间那巨蛇之间,一片鳞甲掀起,一个浑身血污,鲜血不断滴落的人形冒出,这正是王阎,而那巨蛇则气息时断时续的瘫软于地,在没有一开始的疯狂了。

  王阎熟练的割下那鳞甲,可是那黑色泛着幽光的鳞片是如此的坚硬,就连王阎手上那用真力化刃的兵器都不能划穿,在那鳞片之上只留下一道如同发丝粗细的刀痕,最后还是那柄上古之剑才切开那巨蛇浑身的鳞甲。

  生火,烤肉,这样熟练地出现在王阎身上,嘴上不断啃食着那巨蛇的血肉,那树枝之上还在炙烤着不少的巨蛇肉,泛着火光,一个浑身莽荒之气的少年如同巨兽般不断吞噬着巨蛇。

  脸上的血污已然擦拭干净,可是身上的还是浑身血污遍布,黏糊糊的感觉令王阎浑身不舒服,可是自从王阎知道那水中的东西更加强大之时,王阎就对水边敬而远之,远远躲开。

  篝火缓缓熄灭,袅袅青烟升起,一个巨蛇之骨在那密林之间呈现,正是那昨晚上被王阎吃掉的那只,累累白骨之上再无一丝血肉,可见王阎吃的多么干净。

  身上那血污已经凝聚,浑身血黑色的茧疤粘黏在王阎的身上,用手一撮,露出那如同白玉般的肌肤,其间还流转着莫名的光泽,谛仙般的气质出现在王阎的身上。

  这里的大不是可以王阎的想象,已近两个月了,王阎走的路上,那两旁还是那葱绿的密林,如若不是那不见踪迹的生灵在暗处袭来那致命的一击,那这里可以说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了。

  王阎每日都在进行修炼,精神饱满,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身上的实力在不断的提升,这令王阎心中充满了喜悦感,可是那心中的巨石还是压在王阎的身上。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域,何况王阎还没有听说过南沙有这么大没有人烟的密林,要知道南沙之中,密林可是每一宗门必争之处。可是这里毫无人烟,只有那凶悍到无可匹敌的生灵。

  大大小小的战役不知进行多少了,身上伤疤横竖遍布,多半是一些恐怖的生灵的爪印,一身的衣衫已然破裂不堪,只靠那巨蛇的鳞甲充当衣物披在身上,身上的奶油之气消失不见,出现在身上的是凶悍嗜血的气息。

  “彭~~”一声血肉相交之音传来,一只巨兽轰然倒地,王阎熟练地扒皮抽筋,割下那巨兽血肉凝聚的精华之处,熟练的烤制,不到片刻,肉香四溢。

  Eg酷!匠~=网唯一!}正7O版,其/他$都w是$◇盗版◎*

  自从王阎知道吞噬血肉可以加快锻炼肉身的强度,加强细胞的强度,这令王阎惊喜万分,肚子仿佛无底洞般,一天要吃十来顿饭,锻炼轮回经的同时还能满足口服之欲,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快事。

  身上的肌肉泛着古铜之色,一边炙烤着那血食,一边狼吞虎咽的啃食着那泛着油光,香味四溢的食物,四散的神识防备着四周。

  一张人脸,身披长发,脸色略带着一些青色,猛的出现在王阎的神识之中,这令王阎激动万分,毕竟这是经历长达两个月的时间无人可见通病,就连到嘴边的美食都扔了开来。

  “出来吧”王阎带着一些激动,对着一颗大树说到,脸上带着一些笑容,害怕把人吓跑了。

  一个人脸自树后探出,不过略显怪异,一双眼眸类似蛇的眸子,一双竖眸凝视着王阎,那张略显青色的脸上,两颗尖牙自嘴角露出,延伸到那下巴之处,这样怪异的一幕令王阎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王阎的脚步缓缓后退,直觉告诉王阎不对劲,直到那张人脸自树后全部出来的时候,不由令王阎倒吸一口凉气。

  呈现在王阎面前是一个人面蛇身,身披长发,无首无足,蛇身之上的鳞甲在阳光之下,青光闪闪,如同碧波粼粼般,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生灵令王阎不由倒退。

  “贰负,人蛇合体,速度极快,善食人肉”这是王阎脑中的浮现,难道是最近吃的东西太多了,还是报应啊,脚步缓缓后退,那贰负人脸之上嘴中一条长长的舌头不断吞吐,竖瞳盯着王阎。

  贰负没有想象之中的攻击,只是那张人脸上不断轻嗅,王阎缓缓后退,手上快速的结印,一个繁复的法阵出现,正是五行遁术,王阎快速的沉入地中,快速逃遁。

  穿行数十里,一个土包之中,王阎脑袋缓缓透出,观察着四周,随后缓缓自地上冒出,眼前猛的一花,贰负猛的出现在王阎的面前,令王阎猛的一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