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林立,那空间之中一个圆形光球包裹,那裂开的光柱缓缓消失,光球猛的破裂,王阎的身影缓缓浮现,那原本迷茫的眼睛变得更加坚定,明亮。

  “我会帮你报仇,希望你不要骗我”嘴中喃喃,对着那缓缓愈合的光门状的缓缓说道。

  原本身上那迟暮,迷茫的之意,陡然消失不见,眼光坚定,目视远方,十一岁少年的样子比之那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般,强健修长的体魄,显得霸气凌然。

  林中静谧,只有那一些鸟鸣之音,安静祥和,说来奇怪,整个林中郁郁葱葱,古木参天,生机勃勃,可是那林中却生灵不多。

  数日来,王阎行进不下万里,之间遇到过不少生灵,可是都远远躲了开来,而在强大的生灵四周总是没有很多强大的生灵,这样的发现令王阎浑身一震,毕竟一开始降落之地据王阎所走之路,可是不下千里,可想而知那种生灵该是多可怕。

  今日,王阎夺路而逃,不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还是在那密林之中远远看到一个强大生灵,王阎还是想和之前一样绕过去,可是那生灵却猛的袭向王阎,紧追其后。

  “倒霉”眼神轻瞥,身后那身长十丈的斑斓生灵紧追王阎身后,契而不舍,纠缠不休。

  王阎不敢硬碰,就在王阎看见那斑斓生灵的时候,那只斑斓生灵正在捕食,光芒四溢,整个山丘都被波及,而被捕食的生灵正是号称武将巅峰不可敌的龙鳞蟒,可是就那样的被那斑斓生灵一爪拍死了,那种力量不是现在的王阎可抵挡的。

  在密林间不断躲避着,而那生灵穿过之处,树木横倒,一道道路就这样被横推出来,眼中那嗜血疯狂就连王阎都能看的出来。

  一道光芒猛的袭向王阎,直扑王阎身后,令王阎后背发凉,脚步猛的一转,险而又险的避开这一击,那道光芒连窜几颗上百丈的树木,最后在那山石之上迸发,山石四裂,四五丈的深坑在那山石之上呈现。

  王阎知道,那道光芒不是别的,正是妖力,只要突破人类武士境修为高的动物就会成妖,而妖能天生发出妖力,不用修练,只要到武王境之后就能化为人形,产生灵智,如人般。

  冷汗滴落,王阎就在那躲避的瞬间,那斑斓生灵已然出现在王阎的面前,浑身色道,那还带着鲜血的大口,利刃般两个刃牙,双口间那牙齿泛着白光,令人不寒而栗。

  一声咆哮声响彻这片山林之间,震得王阎耳朵欲聋,带着嗜血的眼神缓步向王阎走来,步履悠闲不怕王阎再次逃跑。

  微微阵阵,发丝飞舞,王阎紧紧看着那缓步走来的斑斓生灵,手上拿出那寒光透亮的剑,散发着那凌冽的杀气。

  王阎眼光镇定深邃,身体微躬,防备着那随时的一击,就那捕杀龙鳞蟒一击就不是王阎可抵挡的,必须快速的逃遁。

  虽说王阎有那五行遁术可以屏蔽气息逃遁而出,可是,看着那不远处虎视眈眈盯着王阎的斑斓生灵,王阎不由否定了心中的答案,他连施展遁术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逃了。

  严阵以待,肃杀之气弥漫其间,斑斓生灵猛的出现在王阎身前,一爪对着王阎的脑袋拍下,而王阎身体猛的扭动,意图躲开这一击,可是来势实在太快,虽然脑袋躲了开来,可那一爪却狠狠的拍在了胸膛之上。

  横飞而出,横折几株大树,嘴角溢出血,躺在地上,望着那缓步走来的斑斓生灵苦笑,胸口黑青,显然是那一击造成的,要不是身体反应快速又加上那真力的抵挡,王阎早就一命呜呼了。

  杀意滔天,凶意弥漫,显然是那斑斓生灵对于王阎还能喘气,活动,感到愤怒,像这等生灵只能称之为凶兽,故名其意,没有灵智只懂得那与生俱来的杀戮本能。

  山脉之中,愈靠近中央位置,生灵愈加强大,同样的灵智愈高,之所以中央位置的生灵不对王阎动手,就是王阎出来时那空间光球产生的,灵智高的生灵对于这样的一幕更加明白王阎是不可招惹的,恐危及自身才让王阎路过他们的领地之处。

  斑斓生灵没有灵智,鳞光闪烁,凶狠的目光死死盯着那站立持剑的王阎,一声咆哮,震天动地般,那庞大的身形猛的扑向王阎。

  瞳孔微缩,手上猛的下劈,手中之剑化为一道寒光猛的劈向那飞扑而来的斑斓生灵之上,金属交戈之音回荡,反震之力传来,王阎被震退上百丈。

  看着那脑袋鳞甲之上的那一抹白印,王阎莞尔,虎口微裂,滴滴鲜血顺着手上的剑缓缓滴落,手上还在微微颤抖,显然是刚才那一击造成的。

  王阎凝视,仔细寻找着那斑斓生灵的弱点,这可是事关王阎生死的大事,王阎不敢马虎。

  头颅摆动,血口张开,加上那一双凶狠的眼眸,映显得无比凶残,可是就在这一刻,王阎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那血盆大口显得是如此的喜庆。

  手中猛地甩动,一抹白光仿佛划破空间般,猛的冲入那血口之中,血肉割据之音宛如美妙的音符般,一道剑光自斑斓生灵身出现,伴随着血花飞溅,斑斓生灵的不甘之意。

  鲜血不断流露出来,血腥味四溢,那方圆五米的山坑被那鲜血灌满,那斑斓生灵身后的那支剑依旧寒光凛冽,没有一丝血迹沾染之上,可见这把剑的锋利。

  那把剑是王阎在葬魔山之中收取的,古朴神秘,虽然里面的符文破裂,不能发出那把剑的十成威力,可是那历经万年依旧通体寒光,锋利无比的剑,依旧是一个好武器。

  王阎轻疏了一口气,走到那身后拔出那寒光四溢的剑,收回到空间戒指之中,瞥了那倒在血泊之中的斑斓生灵,缓步向外走去,这片山林之间太恐怖,生灵太强大了,何况那四散的血气不断的吸引着周围的生灵不断靠近。

  战斗不止,手不止戈,拳拳到肉,王阎上身之上已没有衣衫,精壮的身子暴露在空中,浑身散发着暴虐气息,蛮荒之意在山林之间蔓延。

  “彭~~”。

  一只身形百丈的生灵被王阎那小小的身影猛的一拳轰出,自从王阎修炼那轮回决煅体之后,瀑布煅体已然没有什么作用了,王阎只有跟那一只只生灵肉搏,锻炼肉身之力和搏杀能力。

  王阎已经不知自己走了多少里路了,这片山林之大简直不是王阎可以想象的,而且王阎在之中没有见过任何人,只有那不断涌现的野兽生灵。

  ho更s新最=o快上?¤酷匠r网

  修为不断的提升,因为经脉的修复,体内之中的真力不断地提升,而王阎在不断肉搏之中,那体内的真力缓缓融入细胞之中,提高身上的强度,同时王阎的修为也在不断的提升。

  “轰”。

  就在这时,一声震天动地的传来,地上一个巨坑产生,足有上百丈,烟雾弥漫,那王阎的身影在那烟雾之中显现,发丝之上尘埃遍布。

  一个身披长毛,不知是何种生物的东西,半蹲于树上,一双眯着的眼眸看着自那烟雾之中奔出的王阎。

  王阎暗中恼怒,如果不是自己多的快,那一击多半会要了王阎的命,平息而对,看着那树上的生灵,难言的氛围在两者之间回荡。

  王阎后退,虽然心中暗恼,不过王阎还是知道不是自己可以抵抗的,这还是王阎第一次见到有生灵主动跑来攻击自己,这让王阎感到很奇怪。

  那浑身毛发,身长十丈,半蹲于树的生灵不是别的,正是那罕见的类人猿,不过灵智低下,跟一般野兽没有什么差别,可是这正是王阎感到奇诡之处。

  一声长鸣横空扑来,只见那类人猿飞扑而至,一拳横向轰来,王阎不甘示弱,一拳迎接而上,拳拳相接,眨眼间数十回合已过,可是两者毫无力竭,反而愈战愈勇,方圆百米,两者交战之处,皆备两者横扫。

  王阎不得不佩服那类人猿的肉身之强,要知道王阎一拳之力可达五万之力,一些肉身之力弱的生灵就连王阎一拳接不下来,可那类人猿却能跟王阎力拼而不落下风。

  眼神如锋,再次交接之间,王阎手上寒光一闪,正是那柄上古之剑,一手对轰一手持剑直取类人猿的颈部。

  血花散落,颈部被剑横刺而过,颈后那寒光刺目,显然王阎的一击已将类人猿的颈部刺断了,那类人猿再次轰出一拳,远比开始的威力更加强大,不能硬接,拳风令那山丘之上出现赫然一个大洞。

  王阎庆幸,幸好躲了开来,这一击太过强大,是类人猿的临死一搏,显然凝聚了那全身的血气,发出那一击之后,那类人猿轰然倒地,浑身生机已逝,死的不能再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