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踅摸铭纹

  虚空紊乱,点点星光点缀其间,显得幽深昏暗,修长的身影立于船头,细看着那虚空,船身四周那淡淡光晕护卫,正是再度出发的王阎。

  原来王阎登上那古朴战船之后,一股微弱的意念传来,原来是能量没有了,这是很正常的,原本黄袍男子进山之后,后来者也看出了这艘站传递的不凡了,接连攻击,想占而居之,结果就是黑雾袭来,一个个接连死去,那战船竭力抵抗,导致能量消耗殆尽,让王阎捡了个便宜。

  王阎知道这不是凡器,可是没有想到这么不凡,能抵抗那黑雾的东西到现在王阎也就见到了两个,一个是那具上古大能尸体,还有一个就是这艘船了。

  “咔嚓”。

  虚空之中一道裂缝产生,一艘缓缓宁绕黄色气息的战船缓缓驶出,降落于地,升起一片浓烟。

  仰头望去,星空之中星河来回交替,日月不断幻灭,此地不知是何地,不过看着那空中的一幕,王阎即刻便感觉到此地的不凡。

  荒草遍地,枯树映在其间,一道青石古阶在绵延远方,雾气弥漫,苍凉枯寂的气息弥漫其间,显得古朴而神秘。

  王阎踌躇,驻足而立,微微思考片刻,招手收回战船,沿着古阶向里走去,镇定而稳重,面色平静,不见一丝波澜。

  愈往里走,枯寂之意更浓,压抑的气息笼罩其间,令人胸口不由一闷,点点火光映在王阎眼前,照着那古路。

  那是几个古盏,青铜色,不知何种原因依然发光,在黑寂之中点亮王阎前进之路。

  那枯干的大树正是上古神木青绫木,青绫木以长青著称,服之可使人长寿,要知道就从那大树的干枯情况看,这灯已然烧灼上万年。

  此地愈加神秘,要知道青绫木就是在上古时期都是不易成活的,数量稀少,何况这四周的树木正是那灵木,上古时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能奢侈到用青绫木这等神木铸林。

  收声敛气,眼神愈加严肃,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说来奇怪,两旁那枯叶遍地,而那青石古路之上洁净如新,按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毕竟那空中弥漫的雾气证明着这还是有风的,那这样的一幕就显得诡异了。

  王阎不懂,按理来说,此地的灵气前所未有的,至少王阎还没有见过有比此地灵气浓郁高的地方,那么这里应该早就有人占据了,可是此地阴森恐怖,就算那两旁的青色古盏也都透出诡异之处。

  挪步而走,防备着周身,不远处,空中的灵气不断钻入地中,道道符文缓缓吸收,发出荧光,青色的灵气化为液状在其间流转,恍如翡翠般。

  王阎知道,此地才是大凶,别看地上那繁琐复杂的符文很好看,可是就王阎所知道,其间就有两种杀阵,其余的王阎都不认识,而认识的两种还是从古籍之中偶然翻出的。

  不能硬闯,王阎不自大,自大之人只能丧命,王阎知道硬闯只有死路一条,手中轻挥,那古朴大船显现,王阎站立其上,欲借助战船渡过此地。

  周身隆起护罩,船身快速的窜动,想快速的渡过此地,按理来说,古阵应该随时间的流逝渐渐失去原有的威力,可是,此阵诡异,汲取空中灵气孕养己身,威力不减反增这正是王阎所奇怪的。

  一道道利刃般的灵力袭向战船,那周圈环绕的护罩如纸糊般,道道裂痕遍布其上,黄金色的船上那划痕令船身黯淡起来。

  王阎不浪费时间,就在那快速行进之中,双眼快速的运动,记忆着那攻击的速度,力量以及发出攻击的地方,同时那繁琐复杂的符文已然记忆其中。

  再次猛的冲出一道黄金色剑刃般的光网,那船身之上已然破旧不堪,破碎之处点点符文散发着微弱的光,仿佛随时要熄灭般。

  王阎轻叹,看来还是不能用了,受损太严重了,连符阵都已经破碎,断裂其间,那符文不断流转,想恢复般,可是每次到断裂处,符文总会消失,船身轻颤,悲意弥漫其间。

  王阎知道,可是还是毫无办法,不是王阎不能修复船身,而是船身之上那道道符文,要知道那船身可是能抵挡空间裂缝之中的撕裂的,以王阎符文上的造诣,恐怕不能修复,只有收回空间戒指之中,等以后再说。

  青石铺路,隐隐约约绵延到一个广场之上,昏昏暗暗隐约之间,有几个人影闪现其中,这样的一幕令王阎驻足,细心查看,可是一炷香过去,那几个人影还是站立原地,不见一丝动摇。

  思虑片刻,王阎还是往里走去,毕竟此地不光有危险还有机遇,毕竟,能用青绫木铸林,那么之间肯定还会有更多天材地宝,就连传说魂铃花都可能有,毕竟在上古时期魂铃花可是和青绫木不分上下的。

  一路之上再无什么符阵,平平静静来到那个远处看到的那个广场,整个广场之上,断剑遍布,剑刃到处洒落,那直到今天还能依稀看到符文的断剑,每一个之上都散发着强大的威势,显然,这些断剑是上古大能的兵器。

  那来时看到的人影其实是几个雕塑,不过那雕塑之上,符阵遍布,符文流转,一双石雕眼睛目视着王阎,那淡淡的威严仿佛自上古而来,透过那无尽时空般。

  王阎是第二次,不,是第三次看见这种符文了,这种诡异的符文王阎从来没有见过,就连那王家藏经阁之中都没有任何的记载,王阎不懂,为何这种符文从来没有记载过,这可是一种很强的攻击之术啊,王阎想不通。

  细细踅摸,看着那石雕之上的符文,呆若木雕,眼睛呆呆的,三日就这样过去了。

  奇怪的是,这三日之间,空中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有那不断变幻的日月,可是那只是虚影,不是实物,更加奇怪的是那雾气不散,缓缓移动。

  “咔嚓,咔嚓”一阵骨头交错之音响起,王阎舒展着身体,脸上赫然有一抹笑容,想来王阎已然明了,事实上,王阎经过三天的参悟,已然明了了一些,不过还是没有参悟完。

  就在王阎醒来的一刻,一个人形光影自面前的雕塑之中飘出,影子晦暗,亦真亦假,身披样式古老的战甲,显然这是一个上古大能。

  眸光似电,整体霸气凌然,覆手而立对着王阎说道“后来人,我门派遭受大难,吾生前最后一丝灵魂附在石雕之上,也许是执念吧,吾孤独存活了一个纪元,我的时间不多了,希望你能帮吾门派报仇,吾将用吾门派所有绝学交付与你”。

  王阎发呆,毕竟不久前才见一个仙,现在更好,见到了一个存活纪元的,比仙更加震惊,可这由不得不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甚至王阎还悄悄掐了自己一把。

  “请问,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王阎迟疑,缓缓问出,毕竟一个纪元对于王阎还是太遥远了,虽说是在石雕之中,可是那存活一个世纪还是令王阎不敢相信。

  “能”言简意赅,不多说废话,王阎还是比较佩服对方的,毕竟一个纪元没有见到人,到现在还能别的住,不得不佩服。

  Ra看正版章.节#上酷^j匠/y网

  王阎撇嘴,不过对于老者的话王阎还是有兴趣的,不过不是那门派之中的绝学,而是魂铃花,最令王阎牵挂的魂铃花,能死而复生的魂铃花。

  “请问,你们有魂铃花吗?”王阎迟疑,紧张,重重情绪酝酿其胸中,一块无形巨石紧紧的压在其身上。

  “有”一块巨石落下,王阎心中猛的一松,压抑散去,拨云见雾,身上轻松之感传来。

  “不过对你毫无用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要救的要不是已经死去的,要不就是身陷昏迷的”迟疑了一下,老者缓缓道出,不过却令王阎心中猛的一沉,因为老者所说的两者都有。

  看着脸色阴晴不断变幻的王阎,老者知道自己猜对了,不过语气还是平淡,不带一丝感情,不沾一丝凡俗般“魂铃花昏迷者起的作用微乎其微,它的主要作用是起死回生,不过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死者死后服用魂铃花不能超过一天”。

  王阎心中一片悲戚,眼角泪珠闪现,指甲嵌入肉中,滴滴鲜血滴落,王阎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抬头仰问“还有什么办法吗?”。

  “有,只要去幽冥之地找回灵魂,令灵魂附体,在辅以魂铃花就能使人复活”虚影徐徐道来,可能对于他来说这就不是什么秘密。

  “那昏迷之人如何救?”王阎急促,语气焦急,眼眶微红,毕竟王阎还是知道幽冥之地的,可是那地方不到武帝修为根本进不去,对于现在的王阎还是太遥远了。

  “灵魂之人更加难救,只有突破武帝境灵魂重塑之时才能可能救活,可是灵魂受损昏迷之人不可能醒来,更别提突破到武帝境了”不只是王阎心中悲痛没有听清,还是因为一纪元之前的境界划分跟现在一样,话中的漏洞百出,可是对于那抓住浮木的溺水之人来说,这正是王阎所需要的。

  “魂铃花在何处?交出它,我就答应你的要求”语气郑重,表情凝重,对着那道虚影说道。

  “不,魂铃花现在还不能给你,等你找回灵魂之后,再带来这里,到时我就会把魂铃花交给你”虚影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凝重,不用质疑之意。

  一道光芒自虚影额间窜出,窜进王阎的脑中,牢牢的镌刻在那神识之上,脑海之中,不理会王阎的苦叫,毕竟灵魂镌刻之痛不是常人能抵抗的。

  手臂开阖间,一道光幕产生,虚影随手把王阎扔进其中,声音还在王阎耳边回荡“帮我杀了往日仇敌门派噬魂宗,我帮你救活你所救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