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仙之来历

  空间裂缝消失,留下的只有那遍地的狼藉,没有一处完好之处,唯一可以算上好的地方就是那万里无云的天空吧,炙热的阳光洒在葬魔山中,炙烤着每一寸的潮气,血袍男子躺在地上,眯着眼望着天空,根本看不出刚才那杀戮果断的一幕。

  “出来吧,蝼蚁”语气平淡,不显一丝波澜,王阎知道,血袍男子有这样的资格,毕竟那翻云覆雨的修为在那摆着,发现他,理所当然。

  可是进来容易,出去难,那重如千钧的上古大能的尸体稳稳地压在王阎的身上,令王阎动弹不能,苦笑不已。

  王阎只能运用空间戒指收取那尸体,那压抑的胸口陡然一松,朝着那躺在地上沐浴阳光的血袍男子走去,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声声响,毕竟王阎还不想死去。

  对于那道尸体猛的消失,血袍男子没有任何的反应,不由令王阎喘出轻气。

  “小子,我没有恶意,快点过来吧”斜视着那小心翼翼的王阎,语中不耐烦,招手间,王阎就被吸取而来。

  动弹不得,身体受到控制,只有那双灵动的眼睛在诉说着王阎灵魂依旧在动,凌空飞向血袍男子,王阎心中不由叫苦,要不是那来自灵魂的悸动,王阎早就跑了,不然也不至于如此。

  两人沉吟,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紧紧盯着王阎,而在那血红色的双眸之中,仿佛星河流转,一股沧桑古意直扑王阎眼中,王阎感觉,全身都被那血袍男子看了个通透。

  “不错,看来一开始的感应是正确的,不枉我控制了战斗余波”王阎大骇,一开始还以为是运气好,谁知却是眼前的男子控制所为,头上已有冷汗冒出。

  “你知道仙?”眼睛紧紧的盯着王阎,血红色的眼中带着一丝期待,王阎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说不知道,那么自己就会在一瞬间死去,这是毫不质疑的。

  脸上微微冷汗冒出,一双紧盯着血袍男子的目光微微迟疑,这样的反应令血袍男子的眼睛微冷,微微杀气溢出,紧逼着王阎,等待着王阎的回答。

  紧逼的气势令王阎心中不安,一双眼睛遮遮掩掩,不想说出那诡异的情况,毕竟灵魂重生只是传说之中那些修炼到不灭地步的高手才能做到的事情,这样的秘密已经在王阎来到这个世上保存十一年之久了。

  仿佛看出了王阎的迟疑,一双眼睛微眯,对着王阎淡淡道“说”王阎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不说,那么血袍男子会毫不犹豫的一掌拍死他,到时自己保留的秘密还有存在的必要吗?王阎眼光坚定了起来。

  “我知道”压在身上的压抑猛的散去,那双血红色的眼光猛的闪动,压着内心的激动,语音发颤“在哪里,告诉我,现在先到底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只是在前世听过仙的传说,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仙的存在,直到现在你的出现”王阎不知为何,身上没有压力,像平常聊天般,回忆着前世,对着血袍男子说道。

  “你是谁的转世,告诉我,前世之中你是哪位大仙?”血袍男子听到王阎是转世之身,语气激动,双手紧扣着王阎的肩膀,眼中放光。

  “我上一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你说的大仙,何况上一世,仙已经成为传说,世上再也没有仙了”王阎语气慢慢降低,看着血袍男子的反应。

  一双眼慢慢呆滞,双手凝固,身体如木雕般定在原地,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王阎不懂,同时更是心中不安。

  血眼含泪,语气平淡,眼中的悲意更浓,王阎不知该如何劝,也不知该不该劝,愣在原地看着那血泪直流的血袍男子,那不可一世,挥手间便可夺命的修罗已然不见,呈现在王阎面前的是一个无助,迷茫的柔情铁汉。

  “你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毕竟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能还是最后一个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吧,王阎心中不安,同时也是一种念想吧。

  “吾不知,吾醒来就在这个世界上了”两行血泪在脸上滑落,阳光撒过,照在那浑身金光的男子身上,映出迟暮之感,说实话,男子的回答令王阎还是有点失望的。

  “仙不是不朽的吗,找到他们不久好了,何况,你不是还有大仇未报吗”略微迟疑,对着那浑身毫无生机的人缓缓说道,王阎毕竟不想一个盖世强者因自己一段话就丧失活下去的勇气。

  “谢谢”千言万语化为两字,男子身上的血袍变幻,一身金色铠甲出现在男子身上,雄壮威武,荧荧发光,恍如神明般,不过那双眼睛却······。

  仙无比强大,翻山蹈海不再话下,就是那剩余的万分之一的修为都堪比武圣,一股股气浪产生,毫无杀伤力,洗涤着王阎身上那杂质,一股股黑色液体流出,伴随着恶臭,粘黏在身上。

  看正版☆n章节上o酷G匠}S网u;

  晶莹如玉,身体之上那一道道经脉显现,快速的修复,青色的真力不断的流转,几个周天下来,王阎不知不觉之中再次突破,神清气爽,猛的一震,那黑色杂质快速龟裂,一块块掉落儿下。

  难以想象的蜕变,王阎身体之中那杂质洗涤干净,要知道,王阎自小吃的就是灵物,而且还经过一次煅体,可是身体之中还是有杂质,要知道那可是一个一个大能,可见仙的强大。

  “不错,想不到传说之中的那种体质竟然真的存在”一双血红的眼睛猛的出现在王阎面前,那血红之中带着火热,同时心中也在暗幸,要不是为报答王阎的劝解,根本发现不了王阎的体质。

  这话王阎不知听过多少次了,可是到现在王阎还是不知自己是什么体质,以至于让人这样失态,王阎不知,也不想知,毕竟王阎心中还是无所谓的。

  “天生道体,天生道体啊”男子围绕着王阎一圈圈围看,仿佛王阎是稀世宝物般,一双血红色的眼眸变得更加骇人,看的王阎心中发毛。

  最终叹息摇头,显然知道王阎的特殊之处,可是心中还是遗憾,王阎不知为何,心中却猛的一松。

  “我要去报仇,若我不死,到时候任你驱使”眼中坚定,恍如血钻般,对着一脸郑重道,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一句话无头无尾,令人奇怪。

  凌空而立,看着下方的少年,心中不知为何,一种奇妙的之感遍布其身,仰空望去,对那烈阳当空,吐出一口浊气,猛的远去,化为流星划向远方,只余王阎仰空而立。

  葬魔山外,一个冰肌玉骨般的男子回头望着那遍地龟裂,裂痕遍布的葬魔山,不由感慨,多少次徘徊在生死之间,来时欢欢乐乐,回时只剩一人了。

  步行远去,浑身经脉恢复,令王阎更加有信心,那迷茫之意已然消散,顶着炙热,向远处走去,虞家王阎是不准备回去了,毕竟没有什么熟人。

  “这是?”葬魔山之外那座战船熠熠发光,一道道纹络之间符文不断流转,一看就不是凡物,这正是黄袍男子遗留而下的,整个船上毫无生气,已然没有人了,不过那宝气环绕,淡淡威压还是自船体上散发而出。

  手摸着下巴,走上前去,突然间光华大作,十分璀璨,这样的一幕更加让王阎确认这不是凡物,居然能自动防护和回击,显然这是有了生机的船才能干的事,也就是说这艘战船已经有了器灵。

  王阎手掌猛拍,落在那道光幕之上,光华四溢,洒在遍地黄沙之间,溅起一股黄沙烟雾,在黄沙弥漫之间,于漫天黄沙融为一体的黄色光芒猛的袭向王阎。

  “开”王阎轻喝,一拳轰向那道光芒,手指放光,晶莹如玉,那道光芒点点破碎,块块光芒掉落。

  王阎满意的看了看手,身上经脉修复以后,外加身上长久以来的煅体,修炼轮回经,肉身之力已然惊人,不可同日而语,肉身之力加上那真力的加成,粉碎了那来势汹汹的一击。

  “啪”又一声清脆之音响起,王阎手已然接触到船身,清脆之音响起,掌指发光,紧扣着船沿。

  “老实点”轻声喝道,王阎已经可以确定,从刚才的反应来看,这艘战船已然自生灵气,产生灵智。

  仿佛知道了王阎的语义,那光芒微缩,那道光芒缓缓回收到战船之中,除了那整体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的光芒外,整艘船显得古朴大方,那一道道纹络缓缓消失,整体缓缓黯淡下来。

  “不错,不错”王阎双腿微躬,猛的一跃,立于船头,凌空吩咐,指向远方那漫天黄沙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