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期待从血袍男子嘴中说出他不是仙,可是他没说,恍如魔般,可是他却说他是仙,前世那些仙的传说,在王阎的面前真实上演,可是仙的形象却这样,如此颠覆王阎心中的形象。

  一声暴喝声,金黄色的身影凌空飞向血袍男子,猛的砸向男子,碎石飞溅,浓烈的烟雾溅起,头发漂浮,一双金黄色的眸子,狠狠的盯着血袍男子。

  “你是,那个家族的”血袍男子对着那双金黄色的眼眸,嘴中慢慢说到,不过眼中的恨意却宛如实质般,浑身颤抖,手中恍如实质的一道道丝线凝绕,猛地挥向两人。

  气势虽然不足,可是杀伤力却十足,山石破碎,碰到那些空中的丝线,瞬间变成灰飞,那丝线如闪电般冲向两人。

  那双恍若黄金般的眸子,两道金色的光芒射出,抵抗着空中那道丝线状的物体,王阎不懂那是什么,不过显然那双金黄色的眸子让血袍男子记起什么,激怒了他。

  “少爷,逃,赶紧逃”两人不知道那道丝线是什么东西,可是老者却清楚,那是武圣境才能使用的法则,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抵挡的。

  自从一道丝线发出,血袍男子喘着粗气,眼睛不离开黄袍男子两人,杀气更胜,显然是老者眼睛发出的那道黄金色的光激怒了他,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

  王阎不懂,黄袍男子更加不懂,黄袍男子听到老者的声音一愣,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血袍男子眼中那道宛如实质的杀气猛的袭向黄袍男子。

  “逃,谁都别想逃,告诉我姜逸寒那死老头还活着吗,告诉我”声震如雷,怒吼声响起,目光寒光四溢,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仿佛能滴血般。

  “我家老祖的名声不是你能叫的”黄袍男子对着那血袍男子平淡的说道,眼中的狂热一闪而逝,可是还是被众人看了出来。

  “好好,老祖,想不到他已经是老祖了,他挖我双眼移植到自己身上,你们那一双眼睛就是我的,我本是仙,可奈何成魔,都是你们逼的,好好,没死就好,等着我,我会来的,等着我”声音带着寒意,一双眼睛阴寒无比,原本就已经骇人的眼睛变得更加骇人,血光滔天。

  “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阴寒无比的声音传来,身形猛的闪到两者身前,一掌猛的轰向两者,远处一座小山在这一击之下轰然倒塌,将这一片天地遮挡。

  两者眼前那道黄金色的护罩猛的破碎,两者轰然后退,嘴角溢血,黄袍男子眼神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血袍男子。

  王阎总算知道血袍男子为什么那么激动了,一双眼睛被人活生生的挖掉,换在谁身上都会发怒,何况还是被仙人眼中的蝼蚁干的。

  一声咆哮恍若惊雷炸响,手中成片的金光涌出,刺得人眼睛生疼,一只大手浩瀚无边,连掌上的纹道都能看清,没有开始的血红,有的只是那高贵黄色,浑身金黄色的气息猛的涌现,那高贵的气息,仿佛谛仙在世般令人悸动。

  一道金黄色的光芒闪过,再现时,手上已经出现了一双眼珠,恍如黄色玉石般,晶莹剔透,那正是黄袍男子的眼珠,黄袍男子一双血淋林的眼眶令人不寒而栗。

  “少爷,啊~~”身体猛的窜动,轰向血袍男子,手中寒光点点,赫然是剑,寒光外溢,符文流转,显然不是一把普通的剑,带着冲天的气势,直扑血袍男子而去。

  血袍男子不屑一顾,一拳轰出,那不凡的剑从剑尖开始破碎,趋势不减,一拳轰在老者脸上,血花飞溅,颅骨被血袍男子贯穿,血浆流出,那瞪大的眼睛透漏着老者的不甘。

  “不”黄袍男子通过外溢的神识看到了老者的惨状,不由怒吼,天穹都在抖,天空之中的云朵都被震散了,双眸空洞之处鲜血流出,仿佛在后悔,后悔没有听老者当初的话。

  苍穹颤栗,十方云朵溃灭,一个淡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恍如神谛,足有千丈大小,一双眼冷漠无比,从面上看是一位老者,身上带着的威压不是血袍男子可抗衡的。

  一手压下,光辉洒落,虚空沸腾,那恐怖的杀机猛的锁定血袍男子,带着恐怖的气流猛的压向血袍男子,令人无法逃脱,王阎不知为何,心中一阵悲戚产生,眼角有泪滴落。

  “给我开”。

  血袍男子双手合笼,两掌之间一道冲天的金芒出现,足有百丈大小,那道金芒变幻,一把冲天的巨剑出现在众人面前,猛的迎向那空中百丈的掌印。

  两者相交,那恐怖的气浪摧毁着周围的一切,山峰泯灭,令人生畏,仅仅是这样的一招就有如此的威力,引得四方震动。

  血袍男子不知是谁,可是刚才那名老者却道出了男子的修为,武圣境,而那只是血袍男子全盛时期万分之一的实力,那是大陆之上的一些顶尖人物,而那千丈大小的人却是一人的分身,仅仅是一个分身却能抵抗那武圣境的高手,可见这样的人修为的高深。

  两者交手,这一片天地崩碎,空间裂缝四溢,恍如世界末日般,眨眼之间上千回合已过,血袍男子喘着粗气,血红色的眸子散发着凌冽的光芒,怒视着那千丈的巨人。

  “姜逸寒,你还有能调动法则吗,恐怕你也没有什么修为了,毕竟这只是一个分身而已”血袍男子面带微笑,带着嗜血的微笑看着黄袍男子。

  “哼”一声闷哼,仿佛自天外而来,对于血袍男子的话不屑,双手猛的划动,引动着空气中那灵力汇集,粘附在那千丈的分身之上,浑身散发着那道道青光,那是灵气凝结所致。

  血袍男子浑身金光缠绕,恍如神明般,脚踏虚空,大步向前,猛的杀向那千丈的巨人,每次挥手间就有一道金芒飘散。

  两人交手,周围不断崩溃,大山化为齑粉,血袍男子不断向前逼近,双手连震,不断拍落,那灵气千丈凝聚的身体不断溃散,两者接连交手,一声声闷声响起,两者不断硬撼。

  千丈分身大手合拢慢慢闭合,想将血袍男子围困其中,一道光丝闪现,那百丈大小的手掌被切割两半,脱离身体的手掌不断崩溃,消逝于空。

  王阎惊悚,要不是身上那上古大能的尸体抵挡住余波,王阎早就化为尘埃了,残渣都不剩下一丝,王阎毫不怀疑眼前所看到的那恐怖的一幕幕。

  “轰”。

  又一下交手,引得苍穹颤抖,又一个巨坑出现,深不见底。

  苍穹之上彻底变了,灵力如河流奔涌般,绿色的灵力洒落,震动虚空,显然这是一个大招,灵力波动不会这样,显而易见,这是那千丈的巨人弄出来的。

  一拳猛的挥出,砸向虚空,这次的力度比以往的攻击更加有力度,更加恐怖,那苍穹都在抖,那云朵都被震散了,虚空之中,那漆黑的空间裂缝更加粗大,方圆百米的虚空都被震塌。

  GK酷ly匠@|网hF唯p“一*$正"版,其)!他都☆是盗k!版{

  血袍男子奋力抵抗着空间裂缝的撕裂,毕竟身体才修复没多久,就这样接连奋战,就是仙也受不了。

  千丈巨人化为护罩,包裹着那不断痛哭的黄袍男子,猛的窜进空间裂缝之中,在那不断撕裂的空间之中穿梭。

  “啊,姜逸寒,你给我等着,挖眼之仇我必报,等着,等我上你们姜家之时就是你们姜家灭门之时”眼睁睁的看着窜进空间之中的千丈巨人,拼命抵挡着空间裂缝的血袍男子对着那千丈巨人不断怒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