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上之上的裂缝愈来愈多,那散发着耀眼白光的铁链裂缝四溢,就连白光也渐渐黯淡了一些,冲天的气势从黑山裂缝处迸出,这次的气势可是比之前的那一道意志强多了。

  伴随着一声闷喝,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横切而过,横扫整个葬魔山,不少人闷哼,嘴角淌血,就连与黑山相近的黄袍男子都被震飞出去,嘴角溢血。

  王阎的运气比较好,一开始的余波之中,王阎被震倒,一些强者的尸体挡住了这一次的冲击,所以王阎是少数没有受伤的其中一个。

  黑山之上,一股股乌黑的雾气涌动,侵蚀着缠绕着黑山的铁链,原本暗淡的铁链变得更加黯淡,离黑山比较近的一些人,被雾霭笼罩的人,通体乌黑,脓包遍体,而后转化为脓血,缓缓沉入地下。

  景象吓人,雾气还在弥漫,做不急反应的众人纷纷被黑雾笼罩,连凄厉的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连白骨都化为白水,缓缓淌入地中,地上就连一丝痕迹都没有,恐怖骇人。

  乌黑的雾霭散开,整个葬魔山都被笼罩其中,王阎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能是身上压着的上古大能的尸体的缘故,雾霭没有再王阎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不过王阎还是不敢出来,毕竟黑雾还在笼罩着。

  黑山上裂缝之处,黑雾还在从黑山之中冒出,裂缝还在不断的扩大,原本已经黯淡的铁链已经断裂,只不过还是嵌在山上而已,没有掉落,黑雾愈加猛烈涌出。

  黑雾之中,一朵黄光在黑雾之中,随风摇曳,紧紧护着老者和黄袍男子,虞世南和钱伯众人,黑雾出现之后,王阎已经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了,想必已经遇难了。

  王阎心中有一些遗憾,毕竟是他们救了自己一命,可是到头来还是让他们死了,身顶着上古大能的尸体,抵抗着那些黑雾的侵蚀,王阎的沮丧的心情也只是一闪而逝,现在想的是如何逃命。

  望着那黑雾之中的那一道黄光,那里面一老一少的身影屹立不动,黑雾碰到那淡黄色的护罩之后,滋啦声响起,抵抗着那些黑雾的侵蚀,王阎知道那将是自己的一条生路,可是王阎却毫不认识他们,就算他们能救他,可是,就在两者之间的黑雾王阎都没有把握能过去。

  王阎思考再三,还是没有想到任何的办法,只好躺在地上,毕竟他是心有力而力不足,不说别的,就是身上压着王阎的上古大能的尸体就重若千斤,要不是王阎煅体取得一些成绩,恐怕早就被压死了。

  整个葬魔山之中,恐怕只剩下王阎和黄袍男子与老者了,就算还有剩下的人,恐怕只是苟延残喘了,王阎仔细观察着周围环境的变化,毕竟事关自身的性命,不得不慎重起来。

  整个黑山已经摇摇欲坠了,缠绕着黑山的铁链早已经黯淡,整座山峰裂缝四溢,丝丝雾霭弥漫而出,仿佛穷尽般,雾霭缓缓减少,不用再看,王阎知道,只要再有一击,那么整个黑山就会土崩瓦解。

  “啊”一个低沉而异样的声音传来,整个黑山猛的崩裂,整个黑山猛的炸裂,乱石穿空,飞射向四周,一声带着喜悦的声音传来,响彻整个葬魔山。

  一个血红色长发,身穿血袍,恍如翩翩君子般的男子,从炸裂的黑山之中走出,那些沾之及死的黑色雾霭仿佛毫无作用,男子悠闲的漫步其间,眼看到这一幕的王阎,心中愈加沉重。

  血袍男子的出现令王阎心中更加的沉重,进入葬魔山之前的一个传说不得不令王阎相信这是事实。

  传说之中,上古时期,有魔自天上而来,赤炎大陆集大陆之上的大能,联手奋战,传说之中,域外之魔没有杀死,只是被封印了,而那一战却使大陆之上的大能死伤殆尽,而那封印域外之魔的地方就是葬魔山,从现在来看,传说多半是真的。

  黄袍男子和老者兴致勃勃地看着那自黑山之中走出的血袍男子,护身的淡黄色的护罩缓缓散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些雾霭进入黄袍男子的身体之中,体中一股黄色的法力随即化解了那些进入体内的黑色雾霭。

  王阎知道,这不是黑色雾霭之气不厉害,只是那三人的修为太高,就像之前的那些人,触碰到黑雾,连惨叫都没有发生,就化为了一滩血水,王阎不敢试,毕竟他只有武士境四层的修为,对于那三人来说,修为实在是太低了。

  “修为还是太低了”王阎心中这一刻猛的向往起强大的武力来了,毕竟是个人都不想任人宰割,何况救活环星的魂铃花还没有找到,现在只有突破到武帝境修为才能唤醒环星,一个个念头扎根在王阎的心中。

  “还不错,不过杀伤力还是太小了”黄袍男子身后的老者眼带赞许之色,对着黑雾暗暗点头,老人的修为太高了,吸入体内的黑雾,老者没有任何的异状,王阎知道,这才是大能之人。

  老者的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回复,只有身前的黄袍男子点了一下头,可是王阎却听了个明白,心中骇然,要知道就连武王境的高手都沾之及死的黑雾却被两人如此评价,那些死去的人该有何颜面啊。

  突然间,风云变幻,恐怖的能量波动产生,一个巨大的龙卷自血袍男子头顶产生,黑色雾霭凝绕,发丝飞舞,活脱脱的一尊魔神在世,一双血红色带着妖异的眼睛,抬头仰望着自头顶上显现的龙卷。

  老者脸色阴晴不定,身为大能,他显然知道这样的恐怖,虽然一丝雾霭入体不碍事,可是如此之多的雾霭凝聚,所聚集的能量可想而知。

  飓风带着黑色雾霭而来,凝聚到极点的黑雾缓缓融入血袍男子的身体之中,自上古时期不见阳光的葬魔山缓缓从见天日,一缕缕阳光洒下,阴暗的气息缓缓散去,温暖的气息到处弥漫。

  凝结实质般的黑色雾霭被血袍男子吸收之后,血袍男子的面容也渐渐显现,一双血红色眼睛,漆黑如墨的双瞳,洁白如玉的肌肤,手指修长,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一头血色的长发了,无风而动,到处摇曳着,整个人看上去妖异无比。

  灵力缓缓进入葬魔山之中,地上那黑色的土地缓缓消失,显然是接触阳光之后产生的变化,地上一道道符文显现,而流转其间不是一股股能量,而是那鲜红的血液,恍如有生命般,不断的运转着,恐怖骇人。

  妖异的眼光一扫,恐怖的气势自眼中散发,威压席卷整个葬魔山,那原本怎么都砍不断的树木,经受不住那恐怖的气势,猛的崩碎,木屑横飞,整个葬魔山变得光秃秃。

  就算有大能的尸体挡着,王阎胸口还是像被巨石砸中般,一口鲜血喷出,黄袍男子和老者身前护罩猛的闪现,挡着那恐怖滔天的气势。

  血袍男子双眸凝视,看向虚空“出来吧,一群蝼蚁,真以为你们藏得多好啊”血袍男子一脸嘲笑,黄袍男子和老者没有抬头,仿佛早就知道那些人的存在。

  一个个修为滔天者自虚空之中出现,带着滚滚道韵,光感觉身上的气势就感到修为滔天,不过男子却是一脸嘲笑,不屑一顾,风清云淡般的挥手,仿佛赶苍蝇般。

  “魔头,受死”一众人之中,一名看似谛仙的老者对着血袍男子说道,没有喊吼,只是轻轻动嘴,可是声雷震天,音波回荡。

  “哈哈,魔头,叫我魔的人都死了,我乃仙,永垂不朽的仙”男子嘲笑般的看着虚空而立的一众人,可是王阎心中的震撼却不能平静,毕竟前世之中仙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要不是在现在的世界之中再次听到这个词王阎都不敢相信世上有仙的存在。

  “我不知上古时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我们门下的弟子都是你杀的,杀人就要偿命”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居高临下的看着血袍男子,语气之中的杀意却毫不掩饰。

  “哈哈,来吧,今天就拿你们来庆祝我的重生,上万年的时期,今天终于脱困了,虽然只有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的实力,但是杀一两只蝼蚁还是不费力的”血袍男子满脸嘲笑,双瞳之中的黑色已然变成黑色,凌厉的杀气弥漫而出。

  看正/t版O章节w;上,酷Gu匠…网sk

  群雄发颤,漫长岁月消逝,沧海桑田,可是他却不朽,自上古时期存活下来的生灵,不知有什么杀手呢,虽说只剩下万分之一的实力,可是在众人眼中还是不敢想象的存在。

  一时间,虚空各种光芒冲出,强大的武器带着震天的气势,猛的轰向地上那杀气弥漫的血袍男子,地上那一块石头都重如千斤的山脉猛的被轰出一个洞,幽深骇人,边缘之处光滑如镜,显然众人的攻击都集中到了血袍男子的身上了。

  诡异寂静,虚空站立之人眼神紧紧的盯着那洞口,就连地上那黄袍男子都皱眉,看着黑山之上幽深的洞口,王阎看向那被轰击而出洞口,眼中带着一些忧伤,一些期待,可能就连王阎自己都不能说出现在他心里面是什么滋味。

  “死了?”一声带着不可思议的话语回荡在虚空之中,毕竟是上古存活下来的大能,可见生命力是多么顽强,可是就在众人联手一击的情况下,烟消云散,葬身于封印之地,这是众人不敢想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