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威压陡然散去,可众人心中遗留下来的恐惧却是遗忘不去的,一道意志就如此可怕,可想而知这是何等强大的人物。

  王阎从地上站起,心中一阵无力感产生,原来自己还没有完全认识自己所处的世界,望着天空,眼中的迷茫可想而知。

  握着拳头,面露不甘之色,紧握着的拳头,犀利如风的双眸,四散的神识,显示着王阎的内心。

  “阎王,别那么不甘”说话的正是钱伯,他看出了王阎内心的不平静,对着王阎劝慰道。

  “钱伯,我没事,你说传说之中那一拳可毁星,一脚可灭地,翻手间地覆天翻,一念之间毁万千世界的大能,真的有吗?”王阎面露迷茫之色,心中谈不上向往,可是话自然而然的出现嘴边。

  “阎王,你怎么了?传说之中那些大能是存在的,不过我们是见不到的,那些离我们太远了”钱伯对着王阎劝解,毕竟钱伯经历这种事情多了,如果一件件那么计较,世上的又有什么能计较清呢。

  “没事,只是响起一些事”王阎不愿透露,不过脸上的忧色还是显露着王阎内心的不平静。

  钱伯知道王阎不愿多透露,没有强逼,只是心中暗暗有些担心,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些忧色。

  众人眼前的黑山,死气弥漫,可是在外围之人进山的时候,微不可动的微微抖动了一下,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妈的,这是什么东西,一群砍不死的东西,这里就是一个牢笼啊,怎么逃啊”外围之中的古道之中一些人手持兵器不断砍着那些不死的火焰骨。

  而经过那些冰雕之路上,上百之人留下的只有一二十人,可是再次经过古道之上的火焰骨之后,只剩余一二人,而那一俩个人就是修为最高的。

  “好奇妙,不错,不错,想不到南沙之中还有这样的东西”一名身穿黄袍,头戴发髻,摸着下巴,眼中带着奇异之色的看着那些冰雕,嘴中砸砸称奇。

  说来奇怪,只要人一过去,不知什么原因,冰雕复原,还是站立在原地,地上那些战斗遗留的痕迹全部消失无踪,而男子仿佛知道这一切般,看着那些冰雕,围在不停的观看,就是不触碰。

  “少爷,这只是一些符文的一些表现而已,有些奇怪,但还是符文”老者苦笑不堪的看着那个不断环绕其间,不断观察的少爷,暗中则提起精神,防范其间。

  “嗯?”在老者的神识之中,一些身穿宗派弟子服饰的人正在往里面走来,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到这附近了,毕竟,这是进山的唯一古路,想必还是会碰见的。

  “走吧”男子面不改色的站立起来,对着老者吩咐道,说起来丢人,男子外溢的神识之能查看整个古路而两旁的那些墨黑的树却如反弹出来男子的神识,手持佩剑,不断挥砍,可是毫无一丝痕迹。

  王阎也知道这种树木是一种怪异的宝贝,毕竟能反弹神识东西,在整个赤炎大陆之上还没有听说过几件,毕竟只有人为炼制的宝物,哪有自然生长的树木能弹出人的神识的,可是如同男子一样,无论王阎怎么弄就是弄不下来,只好作罢。

  老者看着男子那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动作,不由苦笑摇头,眼中带着一些溺爱之意,跟在男子身后往里面走去。

  身体看似缓慢,可是却像鬼魅一样在冰雕之中转动,不碰冰雕半分,不知是眨眼间还是过了多久,一老一少来到了满是烈焰的沙漠之中。

  这样诡异的现象又引起了男子的注意,毕竟里面阴风阵阵,冰冷刺骨,就如刚才那些的冰雕般,就是身体之中的法力消耗殆尽,外界之中又吸收不到灵力,最终被冻成一个个冰雕,长存于世间。

  这里的火焰立即勾出男子的兴趣了,这时的男子身上没有在葬魔山外的霸气和威严,有的只是一些调皮,一些执着,聚精会神的研究着那些遍布地上的符文。

  就在不为人所知的地下,一道道鲜血汇入葬魔山中央的那种黑山之中,山中一个血红色的棺椁不断吸收着那些进入山脉之中的那些人的鲜血,整个棺椁四角被水桶粗的铁链捆着,铁链延伸到四周那些墙壁上。

  本来漆黑的墙壁上,一道道符文显现,鲜血在符文中间流转,最终从棺椁上方滴落到棺椁上,血红色的棺椁缓缓吸收着那些滴落的鲜血,棺椁之中一名血红色长发的男子尸体缓缓焕发生机,原本干枯的身体缓缓被灌入那些鲜血。

  就在棺椁缓缓吸收鲜血的时候,那四道铁链之上缓缓发出一些白光,棺椁之上的鲜血凝成血块,成黑块状,不断掉落下来。

  棺椁之中的男子身上的停止了吸收,干枯褶皱的皮肤显现,一双妖异的眼睛透露着愤怒,双眸如锋般看向四周的铁链,一股气势猛的爆出,一条铁链猛的绷断,其余那些铁链商上的光芒随即黯淡起来。

  男子眼中闪过满意之色,好似疲劳般,缓缓闭上眼睛,吸收着那些滴落的鲜血,石室之中又寂静了下来,只有那鲜血滴落的声音“啪嗒,啪嗒”。

  王阎等人,顶着那些恐怖的威压,缓步向里面走去,一道道犀利的目光令众人心中毛骨悚然,上古时期的死尸,死前留下的那一道目光都令众人险些承受不住,更别提生前的恐怖了。

  不知是那些强者的修为太高还是什么,围绕着黑山的那些强者的鲜血依旧留在地上,没有渗透进地中,不知经过了多少年,鲜血之中还依旧残留着一些精华,虽然不多,但依旧令众人双目放光。

  %酷6-匠N#网i正版首.发

  传说之中,一些大能强者能滴血重生,大能的鲜血能帮助人洗经阀脉,这里的洗经阀脉不是如同人小孩时期打基础的那次洗经阀脉,大能的鲜血精华能帮助修为高的人再进一步,修复人身上的暗伤,奠基武道之路。

  世俗之人没有几人能亲眼见过那些大能,更别说大能身上的鲜血了,王阎也不明白那些,毕竟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一年了,对,十一年,就在王阎进葬魔山之前,王阎已经十一岁了。

  顶着那些巨大的压力,几人缓缓地向地上那些沾满鲜血的石块伸手拿去,可是拳头大小的石块却重如千斤,这样的一幕令众人更加惊奇,不过还是放弃了那神似大能鲜血的物体,毕竟背上重如千斤的东西,会更加加重众人的负担。

  “不错,好,好,这里到底是谁弄的”男子对着一个站立,浑身用骨头拼凑起来的火焰人,身上的符文不断闪现,被男子打散了不下十遍了,男子一块一块的拿着骨头研究了起来。

  老人看着蹲在地上的那个小孩似的男子,不由一笑,手中却不断挥出,横扫着靠近的那些前仆后继的火焰枯骨,而男子却好似毫不知情般,眼中没有外物,只有那一块块的骨头。

  葬魔山外围已经聚集了不下千人,有大门派的有小门派的,还有的是一些散修,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引发葬魔山异象的异宝。

  而那开始进入山脉之中的一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山谷之中,望着那还留有烧焦痕迹的山谷,袅袅青烟还在不断冒出,地上残存的黑魔花,缓缓抽动,快速的繁衍起来。

  这一两人看到这一幕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不是异宝出世,有的只是那滚滚的浓烟,而最令两人奇怪的是,到底是谁放的火,毕竟,葬魔山之中寒风凌厉,没有可能自己自燃。

  看到没有后路的两人,只有往前进,可是没有王阎等人那么有运气,进入山谷之中后不久就被前赴后继的黑魔花吞噬了,而在他们死之前还在猜想到底是什么人害他们。

  而葬魔山外围的众人已经大张旗鼓准备进来了,毕竟这是揭开葬魔山神秘面纱的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