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开阔,呈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是一个山谷,一朵朵花无风而动,诡异而寂静,一朵朵花像向日葵般,面朝王阎等人,每朵花魁之间,一颗颗尖牙显现,令人不含而立。

  环视四周,王阎正在观察着绕过去的方法,可是四处都是悬崖峭壁,身体里面的真力消耗太多,而且这里还不能飞行,一个个办法在脑海之中被否决,直愣愣的看着下方的花海发呆。

  “怎么样?”问话的正是钱伯,显然钱伯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期待着王阎的答案。

  看着下方诡异的花海,王阎叹息,真是一点方法都没有啊,扭头看着仅存的五人,暗暗摇头,损失太大了,这里不能再损伤那么多了。

  看着牙齿外露,透漏着剑刃般的锋光,王阎毫不怀疑这些花的杀伤力,何况这跟之前的一些毫不一样,这些花显然是有生命的,从花的反应就能看出来,而这正是令王阎头疼的地方。

  “先歇息一下吧”看着王阎紧皱着的眉头,钱伯对着众人吩咐道,毕竟死伤太多了,剩下的几人身上气息萎靡,再没有进山之前的那种气势了。

  盘膝而坐,调动身上气血,缓缓修复着身上的伤口,淡黄色的真力在身体之中流转,钱伯身上萦绕着淡黄色光芒,令众人心气安详。

  王阎急躁的心情在这一刻缓缓平静,看着下方的花谷,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一阵风袭来,寒意更浓,王阎迎面站立着的脑袋一阵发蒙,暗道‘不好’。

  王阎对着盘膝而息的众人喊道“赶紧敛息”声音急促,带着一丝命令之意。

  几人闻之一愣,但还是听从王阎的吩咐,敛息屏气,几人的目光看向王阎,带着一丝询问之意。

  “气中有毒,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神识凝聚,声音回荡在几人耳旁,王阎明白当空气耗尽之时,如若还不能找到出路,那么众人将会折戟于此。

  “钱伯,你能不能放一把火”对着还在调息的钱伯,王阎询问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沉重,这时候王阎已经顾不上尊重了,目光对视着钱伯,毕竟事关生死。

  “能”肯定的回答回荡在空中,站立于山谷之上,看着下方的令人汗毛倒立的花谷。

  钱伯手中复杂的手印结出,脸上微微冒汗,腿脚微颤,看到钱伯的情况,王阎知道,虽然有受伤的妨害,可最多的还是钱伯结出的手印。

  钱伯身体之中顺着手法力缓缓涌出,一股股气浪自四周冲去,气势从钱伯身上迸发,咬着牙控制着天空之中那个静静悬浮于空的复杂道印。

  王阎知道这样比较消耗钱伯体内的法力,可是事到如今只有奋力一搏了,只有对着钱伯微微祈祷。

  南沙之中天气干燥,空气之中的火灵力最多,就连近水地地方,都有不少的火灵力,可是葬魔山却打破了这样的定律,葬魔山之内没有任何的灵力,只有遍地的骸骨和那无边的死气。

  之所以钱伯这么困难,就是因为钱伯没有办法借助任何的空气之中的灵气,消耗的只有体内修炼而来的法力,所以才会造成这样。

  “喝~~”双手猛的下压,带着满头的汗珠,空中那散发着火焰,充满道韵的法决猛的自空中压下。

  钱伯身体虚脱,瘫坐于地,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山谷,害怕自己所发出的法决没有取到所有的效果,眼中带着期待之色。

  就在法决和山谷之中的花接触的一刹那,一股风压产生,火诀带着火焰猛的压在花谷之中。

  “霹雳啪啦”之声响起,带着浓烈的浓烟产生,一股股死气从山谷之中飘出,带着一些奇异的怪香产生。

  “吱吱”之声响起,山谷之中的花响起奇异的叫声,浑身带着火焰冲向山谷之上的王阎等人。

  “都小心点”王阎对着几人吩咐,毕竟王阎已经上过道了,对于这种花还是忌惮的。

  整个山谷的浓烟遍布,令原本就不见天日的葬魔山更加阴暗恐怖,并伴随着凄厉的叫声,令众人心中发毛。

  “葬魔山自上古时期就没有发生过异象,今天恐有异宝出世”一名奉命在葬魔山查看的长老望着葬魔山之中那冒起的浓烟,嘴中自言自语,眼中带着些贪恋之意。

  望着葬魔山的方向,眼中的沉迷之色微微落下,毕竟葬魔山的传说太多了,但是无一例外没有一个活人出来过,这令这人望而却步,他知道自己的修为不能和上古的那些大能相比,这时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

  手中发出讯息,在原地等待着宗派之人的赶来,看着一些人不知死的往里面冲去,这位长老暗暗鄙夷,不禁暗骂“蠢货”。

  王阎等人等候着下方山谷之中的火焰熄尽,毕竟他们都不是什么修为高通之人,何况这里还没有灵气供人汲取,缺氧的状态缓缓出现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

  这时的南沙已经混乱,毕竟从上古时期就存在的葬魔山,这时出现异象必有大机缘,毕竟葬魔山留给后人的就是无尽的神秘,这是了解葬魔山的最好机会。

  南沙之中大大小小的宗门纷纷派人向葬魔山进发,而离葬魔山远的宗门不计灵石的消耗,全力催动着法力全力向葬魔山袭来。

  “赶紧过去,这里我有不好的预感”王阎对着身后众人说道毕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看着因缺氧,脚步轻浮的几人,只有冒险前进了。

  整个山谷一片焦黑,一些地方还在燃烧,王阎经过再三的挑选,最终找到一个焦黑仍冒着浓烟的地方前行,毕竟这里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了。

  凶悍的花身带着火像地狱归来的恶魔般,不断向王阎等人冲来,前赴后继,不过却被一刀刀给逼了回去,敛息快速的向前冲去。

  仿佛地狱般的景象出现在王阎等人面前,血染的大地,一个个尸骨未寒,有的站立于地,有的怒目而视,有的手中仍手持兵器向前挥去,有的鲜血还在滴落,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恐怖的威压。

  遍地的骸骨,未寒的尸体,临死之前的瞪目,仿佛在向众人诉说着一个个大战的恐怖,强者死而站立,临死都不愿闭上那不甘的眼,毫无意外,整片山谷之中遍地的骸骨都是面对着那一座黑山。

  G+酷?匠x网iI永久免√费"》看小说w

  黑雾笼罩,死气弥漫,伴随着地上遍地的骸骨,一股恐怖诡异的笼罩而来,王阎制止了众人的前进,此地的氛围太恐怖了,看着那一滴血就散发着恐怖威压的尸骨,王阎没有失去理智,脸色凝重的看着尸骨中间的那个黑山。

  “快进去,快,葬魔山之中有异象必有异宝,传说之中葬魔山可是一位绝世强者的墓,里面宝藏遍地,神药乱跑”一名身穿不知名宗派的服饰,长老级别人物面带着贪婪之色的对着后方的弟子们鼓舞着。

  “不知死活”一艘通体恍如黄金铸成的船,船身散发着光芒,符文在充满道韵的符刻之间流转,悬浮于空中一名年轻人望着下方面露疯狂、贪婪之色的人群前赴后继向葬魔山中冲去。

  “少爷,葬魔山我们还是不进为好,毕竟从上古流传下来的传说之中,可是没有一人能从葬魔山之中存活下来的”男子身后的一名长者对着年轻男子劝诫道,希望男子能改变主意。

  “好了,不要再说了,毕竟只是传说而已,何况在南沙我还需要忌惮什么吗?”浑身散发着高贵之气其间夹杂着不少的霸气凝杂其间,并在男子的话中,男子并不是南沙之人。

  “走”大船启动,冲向葬魔山,一股凌冽的寒气自葬魔山之中冲出,树叶瑟瑟作响,抵抗着大船的进入。

  淡黄色的护罩产生,化解了这凌冽的寒风,一股威严的气息自葬魔山之中产生,伴随着恐怖的威压,令大船落地,众人匍匐。

  ‘凡入此山,不可借助外力,否者杀无赦’威严的意志回荡在葬魔山,匍匐于地的众人竭力抵抗着那恐怖的威压,如同蚍蜉撼树,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王阎等人同样也遭受于其中,如果不是面前的遍地的尸骨,众人一定以为那是一个绝世大能,而不认为那是心狠手辣之徒,可是眼前的一切令众人不得不感到恐惧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