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阳光自天际发出第一缕阳光,王阎按时醒来,可是在做起来的那一刻起,王阎回想起昨晚上的一切,不由感叹,想不到啊。

  伴随着‘嘎嗞’声,王阎打开房门,入眼的便是钱伯那苍老的面容,似乎只不过一晚不见,钱伯脸上更加苍老了,心中奇怪,但没有问出口。

  对着钱伯打着招呼,迎着阳光舒展着身体,一股浊气自口中吐出,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

  王阎奇怪,平常这时虽说人不多,可还是有人的,可今天只有钱伯自己一人在。

  “钱伯,是不是有什么事?”脸上带着一丝奇怪之色,对着站立的钱伯问道。

  “晚会儿再说”脸上失去以往的慈祥,带着严酷之色,回答完王阎的话转身进入屋中。

  当太阳立于当空之中,断断续续有人而来,一些人脸上的悲伤之意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住,这更加让王阎确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都来了”当虞世南和钱伯走出屋子,看着不缺一人的侍卫们,一抹微笑在脸上绽放,掩饰不住,可是王阎在那张充满笑意的脸上却看出一丝悲意。

  “今天,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次人这么全了,都好好看看,别忘了这些兄弟”沙哑的声音传来,正是虞世南的声音,带着颤音,脸上有一丝感动,一些黯然。

  N4最;新E)章节,上?酷o)匠#网√^

  众人脸上的悲伤再也掩饰不住,一些关系好的,纷纷相互环抱,诉说往昔。

  “武士境一下的出列”伴随着虞世南沙哑的声音,一些半大的孩子向前踏了一步,王阎却留在原地,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钱伯对着后方年长的侍卫使了一个眼色,后方一些人对着前方的孩子的背颈,伸手砍了下去,一个个瘫软于地。

  “阎王,你刚才怎么不出来”虞世南的话音刚落,众人看向人群之中的王阎,眼中闪过莫名之色。

  “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是我还是想去看看”对着虞世南,王阎脸色凝重的看着虞世南。

  看着一脸坚毅的王阎,虞世南心中闪过一些欣慰,脸上带着悲色对着面前的众人喝道“好,好,我虞世南半生来有你们这样一帮生死弟兄,不枉此生了”脸上收敛,大手一挥对着众人喊道“出发”。

  葬魔山来历神秘,据说是当年武祖抵御外魔之时,外域之魔坠落而成,还有一种说法是这里是一座大墓,传说之中,这位通天般存在因为入魔不愿霍乱苍生自封于此,,还有很多种说法,不过不外乎一种说法“葬魔山不可进”。

  自万古以来,葬魔山存在以来,不知道有多少法力高深的存在进去探查过,可是每一个就像一粒沙落入沙漠般不见踪影,葬魔山也因此成为南沙之中的禁忌所在。

  虞家让虞世南来此历练,说是历练不如说是送死,上古不知多少修士葬身山腹,一个经脉尽废,外功也竭尽废了的废人来这里,不得不说虞家之人对于虞世南可真是无情啊。

  葬魔山树木成墨色,在外围没有一丝生机,整个山脉终日被墨雾萦绕,不见天日,在外围,一阵冷风自山中扑来,在这烈阳当空沙漠遍布的南沙,可是一个奇观,王阎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不由暗叹,号称进之必死的葬魔山,果然名不虚传。

  愈往里进,寒意更甚,就连王阎长时间炼体,都感觉寒意入体之中,更别说长时间只注重修炼的一些侍卫呢。

  “开启护罩”钱伯看着一些侍卫身体已经微颤,不由吩咐道。

  一个个侍卫们真力和法力涌动,一个青黄相接的护罩自虞世南战车四周环绕,一股暖气在身上散发,驱逐着身上的寒意。

  “上来吧,在下面你不会帮上什么忙的”沙哑的声音在车内响起,正是虞世南。

  “好吧”微微思考片刻,王阎便答应了虞世南的提议,钻近了虞世南的战车之中,一股暖气扑来,令王阎呼出一口寒气。

  “你怎么不离开虞家,就像现在,虞家不是应该管不到你的”一个疑问绕在王阎的脑中,此刻,王阎不由对着虞世南问道。

  “你看”掀起车内后方的帘子,对着王阎指着说道。

  只见队伍后方,一群衣着虞氏衣物的青年跟在其后,车队停他们停,车队行他们行,像影子般跟在车队的后方。

  “他们”王阎不傻,知道后方的一群人是干什么的,只有苦笑掩饰内心。

  “不用意外,这样的事情在十几年来常有发生,我,早就习惯了”虞世南对着王阎悠悠说道,可是语气之中的苦涩不言而喻。

  “这就是家族吗”王阎不由感叹自己生在了一个好家族之中,不然自己又当如何,只有像虞世南一样感叹世界的无奈。

  “这是最后一次了,呵呵”虞世南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解脱,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后方。

  两人静静的坐着,一时之间两人竟没有什么话可聊,虞世南闭眼静静感受着四周,车外的众人也因心中的压抑不发任何声响,整个护罩之中只有那战车的嘎吱之声和众人行走的步伐之声。

  “到了”感受到战车停下,王阎和虞世南同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一声轻昵之声响在战车之中,众人不知道是因为抱着必死的心理还是什么,脸上竟然露出来微笑。

  “走吧”虞世南带着微笑,对着盘膝的王阎说道。

  “嗯”点了下头,跟随着虞世南下车,往后看到,跟随着车队的虞氏之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自己照顾好自己,收回护罩”钱伯对着众人吩咐道,众人缓缓收回,护罩像消融般的消失,一股凌冽的寒意侵蚀着身体,令众人不禁紧了紧衣衫。

  “进去吧,大家都小心点”虞世南对着众人吩咐道,脸上的愁容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容满面。

  进入山中,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尸骨遍地,晶莹的白骨仿佛在给人们诉说着一段不可见的历史。

  “嘎吱”之声自脚下响起,回荡在这寂静无声的山脉之中,不禁令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立,幽冷的气息之中,脊背上汗毛流出,沾染了衣衫。

  “别那么害怕,我们来这里就是送死的,既然想死,我们又有何害怕的”虞世南轻松的话语冲淡了那诡异的氛围。

  一声扑棱之声传来,令众人原本放松的心情紧绷了起来,葬魔山之中没有一个生灵这已是众人皆知的,可是现在一声鸟翅振动之音却打破了众人认知。

  “啊”的一声传来,带着惊惧,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年轻侍卫瘫坐于地,一手指着后方,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后方的来时的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漆黑如墨的密林。

  一丝诡异的气氛环绕在众人之间,冷汗从头顶冒出,王阎更是四处环绕,寻找着出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