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着钱伯走到屋前,一股压抑的氛围环绕在四周,令王阎的心不由压抑起来。

  “钱伯”怀着压抑的语气轻声喊着钱伯,原本突破时开心的心情一扫而空,眼中带着一丝担忧之色。

  手止住王阎,嘴中对着屋中轻声喊道“少爷,阎王来了”。

  “进来吧”带着平淡的语气传来,不过之中却能听出那重重的悲伤之意。

  “进去吧”钱伯立于王阎身后,对着王阎目送,眼中带着希冀,王阎知道那代表什么,不再多言语,扭头走向屋中。

  屋中,虞世南披头散发的做于地,毫无以前那种温文尔雅的形象,一股酒气传来,在王阎的印象中,虞世南就算不能修行,除了脸上带着沧桑之外,从来没有这种颓废的形象“你······”欲言又止,王阎不知该说什么,看着满地的酒瓶,王阎心中苦笑,总算知道钱伯那担忧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

  “你来了”睁着迷离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王阎,打了一个酒嗝,令王阎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虞世南。

  “来吧,跟我谈谈心”一手持酒,一手对着王阎招呼道,王阎随地而坐,面对着虞世南。

  更新/I最u快,3上酷02匠4网/B

  “呵呵,你是不是想安慰我,我知道你也是一个大家族的人,从那天小虎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身上的穿戴就能看出来”眼睛看着王阎,眼中分外的清醒,一股惆怅的气息自虞世南身上出现。

  “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现在才给你说?”不给王阎说话的机会,盯着王阎,眼中带着笑意,对着王阎呵呵笑道。

  “呵呵,我们身上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你我都是可怜人”紧盯着王阎的虞世南看到眼神之中没有什么变化的王阎,转开头,仰头对着空中莫名的说了一句。

  王阎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在沙漠之中为什么会被小虎相救了,原来不是钱伯相救他,是虞世南发现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了,令虞世南心中想起自己的一生了,所以才令王阎得救。

  屋中一时之间陷入寂静,只有那一口一口喝酒的咕嘟咕嘟声。

  猛的灌了一口酒,不管王阎,自顾自的对着笑了起来,仰面躺在地上,一手指着天。

  “想我虞世南,三十年前有谁能跟我比,我五岁就突破武士境,十岁就突破武将境,那时的我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可是现在······哈哈哈哈,真是世事弄人啊”恍若疯子般的对着屋顶狂笑道。

  脸色一变扭头对着王阎,浑身散发着一股气势,逼向王阎,不顾王阎的反应,对着王阎说了起来“我当初跟你一样,我不甘心,我不甘平庸,可是那又如何,我练了十年,外功啊,十年之间从不曾断过,可是还是这个样子”。

  猛的灌了一口酒,扭头看向一旁,可是王阎却被虞世南那一句“十年之间苦练外功”给震惊了,外功之苦王阎可是亲身体验过的,要不是体内真力每时每刻都恢复着身上的疲倦,王阎都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是不是很震惊”望着王阎脸上的震惊,一脸嘲笑之色的看着王阎。

  “十年苦练,我还不是现如今的模样,一个废人”一脸自嘲的看着身上,不停的笑道。

  “那你十年苦练的外功呢?”王阎对着虞世南一脸震惊的问道,毕竟十年的苦练的外功可不会向丹田破裂就丧失的功力一样。

  “当然没有消失,可是还不是跟废了一半,虞家之中高手那么多,一个苦练外功的修士能得到多少关注”喝着酒对着王阎说道,眼神渐渐陷入回忆之中,回忆着年轻时的意气风发。

  “当我意识到我苦练十年的外功对家族没有一丝作用,我就转而经商,十年来,虞家的吃穿住行一大半都是我提供的,就算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眼眶之中,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滴落。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就那么丢你们的脸吗,你们就这么急着让我死吗?”几十年内的心酸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不断的怒吼,眼中的悲伤之意令王阎不由感到一阵心酸。

  “少爷”屋外的钱伯听到虞世南的怒吼,嘴中喃喃道,眼中泪珠滴落,想起那数十年之间,一个赤裸着背任瀑布扑打的少年只为想让家族认可,一次一次跌倒爬起,当家族想让他经商时,毅然放弃那苦修十年的外功外出经商,这期间的心酸也只有虞世南自己可以体会。

  当虞世南的声音从屋中传遍整个庭院,一些自小跟随在虞世南身边的侍卫偷偷抹泪,虞世南的怒吼使他们回想起当年。

  “喝不喝?”看着面前递过来的酒,王阎接了过来,猛的仰头灌去,王阎的心中也不好受,可是谁知道他心中的苦呢,就连一个像倾诉的人都没有,何尝不是跟眼前的虞世南一样。

  “好”看着王阎的动作,虞世南不由叫好,再次拿过一瓶酒,仰头喝去,两行眼泪仿佛如泉眼般不曾断歇。

  王阎也陷入了自己以往的回忆之中,原本以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对原来的世界再无任何的牵挂,可是谁又能明白王阎心中的苦,十年来为了表现的跟普通的小孩子一样,不断的卖萌装傻,一个半大孩子的身体里面装着一个近三十岁的灵魂,自己还不能跟虞世南一样找人倾诉。

  猛的灌了一口酒,心中不由苦笑,心酸和以往的不忿,统统涌现出来,脸上两行清泪不知不觉顺着脸庞滴落于地。

  屋中一时之间寂静无语,只剩下泪流满面的两人。

  “钱伯,我们现在要进去吗?”听到虞世南的喊叫,屋外已经围了不少人,一名年长的侍卫感到屋中没有什么声音了,对着钱伯询问道。

  “不用了,都是苦命人,让他们喝吧”看着寂静的屋子,钱伯感叹,对着众人吩咐道。

  “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你们还会去吗?”钱伯看着众人,眼中的悲哀之意之浓,令众人不由安静起来。

  寂静无语,只剩下那风吹树叶留下的沙沙声。

  “钱伯,想不到这一刻来的那么晚,呵呵,我这一生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我去”一名年长的侍卫对着钱伯坚定的说道。

  “我也去,当年要不是少爷救我,我早就死了”

  “我也去”

  “我也去”

  一时间,整个庭院之中,一个个壮汉对着站立于众人中间的钱伯说到,声音不大,但在钱伯耳中,却是天籁之音。

  “好好,原来少爷这些年做的还是有人能记在心里的,好好,哈哈”泪眼朦胧地看着一个个满脸坚毅的众人,心中一阵感动。

  “都回去,都回去,好好陪陪你们的家人,这一去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好好团聚一下,明天再来”对着众人吩咐道,看着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侍卫,对着他们说道。

  人数渐少,片刻之间,整个庭院之中已经没有人烟了,只有屋门前,钱伯孤零零的身影,屋中虞世南和王阎躺在地上,脸上带着微笑,浑身散发着酒气。

  日月交换,夜空之中,星河旋转,寒气在空中弥漫,钱伯在仰望着星空,眼中的孤寂、沧桑、悲伤之色不断流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