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瀑布从山间坠落,轰隆作响,水雾缭绕,光滑的圆石在瀑布之下不断冲击着,一个单薄的身影在圆石上经受着大自然之力的洗涮。

  “坚持”这个念头不断回响在王阎的脑海里。

  身上毛孔渗血,不过眨眼间就被自上而下的瀑布冲刷干净,光滑的圆石上,稍有不慎就会被冲击而出。

  身体缓缓地舞动着,每一次微弱的动作都令王阎浑身酸痛,脚下猛的一打滑,瀑布迎面扑来,王阎像被巨石击中一般,身体重重的跌入水中。

  窒息之感传来,王阎并没有任何的慌张,这种情况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了,口鼻屏息,任由激烈的水流窜动。

  稍微平静的水面之中,王阎的身影出现,像树叶般随波逐流,身上疲惫不堪,可是王阎的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不错,不错”自王阎发现了这个瀑布以来,除了每天定时的吃饭时间,王阎每天都在瀑布之下修炼。

  在南沙之中看到这样的瀑布,王阎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奇伟,南沙的遍地的黄沙之中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地方。

  q酷匠;《网=首L发¤t

  身上缓缓地恢复了一丝力气,双脚蹬动,身体如鱼般在水中游动,缓缓上岸,穿上岸边的衣物,缓缓地向远处的虞家走去。

  说来奇怪,南沙之中不知多少的地方,可适合人们居住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所以南沙之中如此大的地方人数并没有那么多。

  穿过密林,前行数十里,坊市出现在王阎的面前,走过坊市,自侧门走进虞家。

  “哟,阎王,回来啦”看见进门的王阎,一名正在修炼的侍卫对着王阎说道。

  “呵呵,孙叔,回来了”对着哈哈一笑,聊了一会儿,向着饭厅走去。

  “小虎”拍了拍正在狼吞虎咽的小虎,对着他笑呵呵道。

  “恩恩”点着头,算是对着王阎打过招呼了,鼓着腮帮子,不断往嘴里塞食物。

  “你小子”看着小虎这个样子,脸上不由一笑,扭头向厨房走去。

  “哟,阎王,你可是够准时的,你最爱吃的烧羊羚腿刚做好你就回来了”一名年长的厨师一脸揶揄地看着窜进厨房的王阎。

  “余伯伯,这不是您做的饭太好吃了嘛,这个小细节就不用计较了”王阎嘴中啃着羊羚腿,对着面前的满脸揶揄的余伯伯恭维道。

  “小子,你这话说的,呵呵,不错,不错”余伯显然对于王阎的马屁很受用,眼中眼角含笑,一手拍着王阎的肩膀哈哈大笑。

  拿着食物走向小虎的位置,对面而坐,嘴中大口咀嚼着食物,一旁的用餐的侍卫们一脸含笑的看着狼吞虎咽的两个半大孩子。

  “嗯,阎王,你这么快”小虎扒拉着碗里面的饭,看着只剩下一跟白骨的烤肉,不由感叹。

  “还不错,比昨天慢了一点”擦着嘴对着不断小虎说道。

  “比昨天慢一点?”小虎嘴角微微抽搐,望着自己碗里面还剩余不少的食物,心里面不由对王阎起了一个名字“饭桶”。

  “好了,我先走了”把杯中的茶喝完,起身对着还在奋斗的小虎说道。

  “阎王”小虎咽下饭,对着王阎喊道。

  “有事吗?”疑惑的看着喊着自己的小虎。

  “你全身经脉已经断裂了,不能修炼了,仅仅靠修炼肉身,是修炼不高的”小虎微微叹息,眼中含着慕名之色看着王阎。

  原本吵杂的环境,霎时安静,用餐的侍卫们扭头看着王阎,看他怎么回答,还有一些年长的侍卫用眼神警告小虎,生怕他在四少爷面前提起这事。

  “我还年轻,我有的是时间”王阎对着众人呵呵一笑,心里面还是有点叹息的,毕竟轮回经是心里面最大的秘密。

  “对,阎王,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多的时间”。

  “对,王阎,孙叔说的对”

  “努力”

  看着一些眼中带着担忧之色,嘴中说话带着安慰之意,一句句鼓励之意的话语像暖流般融入心中,令王阎感动不语。

  “不用担心,我没事,谢谢大家”眼中噙着泪对着众人道谢。

  望着走出庭院的王阎,一群人看着还在吃饭的小虎,眼中带着一些莫名之意,最后还是孙叔对着众人吩咐,让众人散去。

  孙叔看了看小虎,嘴中叹息一声,只能归结于小虎年纪尚小,不懂事而已。

  王阎跟往常一样站立于瀑布之下修炼,轰隆之声作响,水雾弥漫,王阎缓缓地呼吸,空气之中的灵气进入体内,缓缓强化着王阎的每一个细胞。

  身上的伤疤缓缓地恢复,血肉缓缓蠕动,身上冲刷的伤口缓缓恢复着,身上的细胞不断被灵气洗涮着。

  伴随着吸收的灵气愈来愈多,王阎的身体缓缓膨胀,伴随着一声闷哼之声,身形恢复,王阎身体挺直,原本身体被压弯的冲力猛的减小一半,压力骤减。

  顶着瀑布,握了握手掌,感受着体内陡然增加的力气,王阎知道他突破了,武士境五层到了。

  拥有力量的感觉王阎不得不说,很好。

  缓步从瀑布之下走出,在水流之中,身上噼里啪啦的一阵作响,舒缓着身上长久以来锻炼的疲倦,精神分外饱满,望着身后的瀑布,王阎不由暗叹,已经没有提升的作用了吗?。

  其实王阎在几天以前就已经知道了,当自己在瀑布之下修炼的时候,提升的速度已经很慢了,当突破之后,依靠瀑布再去提升就已经微乎其微了。

  盘膝于岸,缓缓控制着身上陡增的真力,一个漩涡自王阎的头顶旋转,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汲取着空气之中的灵气。

  ······。

  “少爷,家主让我们跟随家族弟子们去那个地方历练”钱伯语气之中带着埋怨之意,一双眼睛盯着虞世南那略显沧桑的脸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知道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语响在钱伯的耳边,令钱伯心中升起悲痛之意,眼中隐隐有泪珠闪现。

  “少爷”钱伯咬着牙,眼中带着怨恨,恨苍天的不公,带着不甘的语气对着说道。

  “钱伯,你先出去吧,我好好想想”虞世南平淡的对着前钱伯说道,钱伯欲语,可是话到嘴边之余一声叹息,扭头向外走去。

  望着关闭的房门,虞世南原本平静的眼光变得悲痛,沧桑起来,其中最多的还是那强烈的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几十年来我为家族做的还不够多吗,家族之中我没有话语权,住的连丫鬟都不如,为什么,就只是因为我是废物吗,虎毒还不食子呢,你就连老虎都不如吗?”眼中含泪对着屋内低吼,几十年来的心酸在这一刻爆发。

  “少爷”屋外的钱伯听着虞世南心酸的话语,心中也倍感酸痛,想去劝说,可是他比谁都知道他的少爷这几十年来是怎么过来的。

  “钱伯,去找阎王过来吧,我想找他谈谈话”虞世南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话语之中带着强烈的疲惫,沧桑之意任谁都能听的出来。

  看了屋内叹了一声,扭头向门口走去,站立在门口等着王阎的归来。

  此时的王阎在林中不断享受着突破给他带来的喜悦,身体如猿猴般,在林间树木之间跃来跃去,移步之间,足有三四丈远,原本每次回去身上衣物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损伤,但此刻,王阎却是如履平地,行的畅快无比。

  快到山脉外围的时候王阎停下脚步,恐被人发现,要知道一个废人能在树间来回穿动,就算有炼体功法掩护,王阎还是抱着谨慎小心的心理,为避免麻烦徒步走去。

  “呦,钱伯,今天怎么在这?”王阎带着愉悦的心情对着站立于门前的钱伯打招呼道。

  “阎王,我现在跟你说一件事”钱伯带着沉重的话语对着一脸笑容的王阎说着,连王阎都被钱伯的话弄的心理沉甸甸的。

  “说吧,钱伯,我听着”敛起脸上的笑容对着钱伯一脸郑重道。

  “阎王,少爷让你去找他,不过他现在的心情不太好,你要多劝劝他”钱伯眼中带着恳求之色,语气之中一些郑重。

  “好,呵呵,好”钱伯脸上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目光柔和的看着王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