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刚醒来,一股疼痛遍布前身,全身绷带捆绑,像木乃伊般。

  伴随着马车的跌宕,全身撞击着木板。

  “你醒了”一个虎头虎脑脑袋出现在王阎眼前,眼中带着一丝惊喜,一丝惊讶。

  “想不到你受那么重的伤,这样都能活下来”半大的小孩面带笑容的看着王阎。

  “小孩子,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王阎望着面带惊喜的半大小孩问道。

  “你有多大,你还叫我小孩”听到王阎的话,小孩的脸色瞬间变得古怪起来,阴阳怪气的对着王阎说道。

  “呵呵”王阎不由一阵苦笑,谁知道他略显稚嫩的外表下,隐藏着几十岁的灵魂,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问自己。

  望着一边生闷气的小孩子,王阎不由心生感激,虽然自己不会死,但是毕竟是他给自己包扎的,这样的恩情,自己一定会报答的。

  “好了,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吧”不知不觉,王阎的语气带着一丝溺爱之意,笑着对着一旁生闷气的小孩子说道。

  “小子,怎么样?”一个老人登上马车,对着全身满是绷带的王阎说道。

  “我没事,过几天就好了”虽然救了自己,可是王阎还是暗中带着警戒之意。

  “呵呵,小伙子,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不要那么警戒”感受到王阎对自己的防备,老人不由劝解道。

  “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只要人活着就好”老人面带劝解之意的对着王阎说道,眼中仿佛回想起什么一样。

  望着老人那一双看破尘世的眼睛,王阎本来身上带着因环星沉睡和小火的死亡的悲伤之意,渐渐散去。

  感受着面前年轻人的变化,老人不由得暗暗点头。

  小虎看着走下马车的钱伯,看着王阎的眼中不由带着一丝可惜之意,令王阎不由好笑。

  “你笑什么?”看着眼角带着笑意的王阎,小虎的奇怪道。

  “没什么,就是你刚才看着我叹息,感到好笑而已”绷着脸对着面前一脸疑惑的小虎说道。

  “有什么好笑的,你还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吗”小虎看着王阎脸上带着疑惑。

  “不就是经脉尽废嘛,有什么值得悲哀的”王阎一脸好笑的看着小虎。

  “可是”小虎欲言又止,看着一脸乐观的王阎。

  “你叫什么名字”打断了小虎的问话,对着欲言又止的小虎问道。

  “我叫小虎,看你也就十来岁左右,以后叫我虎哥就行了以后我罩着你”看着浑身绷带的王阎说道。

  “好,小虎,记住了,我叫阎王”王阎身上气息焕然一新,脸上毫无笑意的对着面前的小虎说道。

  “是虎哥,不是小虎,算了,大哥不跟你一般见识”眼睛瞥了王阎一眼,听着外面的呼喊声对着王阎纠正道。

  “好了,你先休息吧”小虎转身走出,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呵呵,原来不是一场梦”王阎的心境因老人的话又上了一成,一股青春的气息环绕在身上。

  王阎不敢拿出灵药疗伤,毕竟人多眼杂,调动着骨内的真气缓缓疗伤,一股股清凉的气息自伤口处散发,缓缓恢复着伤口闭上眼睛,细细回想,顿时王阎自己感觉自己傻死了,明明可以遁入地中躲避,却像傻子一样跑。

  “钱伯,那个小子活过来了?”中年男子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对着面前的钱伯说道。

  “少爷,确实活过来了,不过全身的经脉尽断,恐怕成为废人了”钱伯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感叹之意。

  “又是废物吗?没事,以后就让他在我们虞家当个下人吧,给他一口饭吃吧,一个废人在这样的大陆之上可不是那么活下去的”中年男子面带一些感慨,本来苍白的脸听到钱伯的话愈加的苍白,一双睿智的双眸之中透着无奈。

  “少爷,如果家主那时候······”钱伯的话带着不忿,脸上也不知什么原因变得通红。

  “钱伯,过去之事就算了吧,毕竟,我还活着”中年男子转身走向战车,背影显着孤单落寞。

  钱伯的猛的握起,青筋暴涨,可是片刻,望着男子那落寞的背影,叹息一声,紧握的双拳缓缓松开,微微下陷的眼窝之中,那一双深褐色的眼眸,透漏着无奈。

  X酷匠F,网bz首发P)

  日月交替,星河旋转,短短几日,原本遍体鳞伤的王阎拆下了绷带,趁着休息的时候,步履阑珊的在地上踱步。

  “小家伙,以后有什么打算?”男子坐在战车上,对着不断锻炼身体的王阎说道。

  “虞四爷,我没有什么打算”对着坐在战车上的男子,脸上笑呵呵的说道。

  经过王阎几天的了解中,得知这是一个商队,而领头的就是虞家的四公子“虞世南”,一个跟王阎一样经脉尽废的废物。

  “跟在我身边吧,跟我一样当个普通人吧”虞世南叹气,对着身上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王阎说道。

  “我在看看吧”望着王阎眼中的坚定,以及那对着未来的期望,虞世南不由得叹气。

  “快到了,等到虞家的时候告诉我答案吧”虞世南对着王阎劝解,期望王阎能改变答案。

  望着那黄沙之际的一抹绿色,虞世南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伤心地,我又回来了”。

  钱伯走到王阎身旁,对着他微微点头,一个武王境界的高手,没有一丝架子。

  “少爷,该启程了,我们一会儿该回去了”钱伯的语气之中对虞家家族没有一丝尊重,反而有一丝淡淡的恨意。

  “走吧”男子叹气,吩咐道,转身走进战车之中。

  “启程,回家族”钱伯对着商队吩咐道。

  “好啊,终于要回家族了,在这沙漠里走了几十天了,每天看着一成不变的黄沙我都快吐了”。

  “我要喝酒”

  “我终于要回家了”

  “偶也”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