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池塘中,背靠塘沿,手上揉搓着身上的血污,紧闭双眼脑中不断回想着战斗的场面。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揉搓的身体的手微微颤抖,脑中闪过一段段画面。

  “环星”嘴中轻昵道,随即眼中变得坚定起来。

  “我一定会的”眼中噙着泪说道。

  “嗯?这是?”王阎不断探索着环星留下来的一切,一簇圆球状的神识引起了王阎的警戒。

  “出来,黑鳞兽”王阎愤怒的对着脑中圆球状的神识喝道。

  等了片刻,没有一丝回复,王阎小心翼翼的靠近静静悬浮于脑中的神识圆球。

  神识圆球猛的窜进王阎缓缓靠近的灵魂中,一种未有的感觉从脑中攒向整个身体。

  人身有五行,可成大药,五行中央正位,其性属土······超出天地之外,不入轮回之中。

  声音不断回响在脑海中,一股独特的韵味流转,令王阎陶醉其中。

  “小子”苍老的声音传来,语气之中带着难言的意味。

  “有什么吩咐?”沉浸在回忆中的王阎不由得一愣。

  “洗完赶紧走”坚决的语气回荡在王阎耳旁。

  “知道了,前辈”回忆之中的王阎淡淡的说到,这种情况王阎早就知道了。

  穿过雾霭迷茫的密地大门,王阎带着复杂的神色看了一眼大门,随后扭头离去。

  “就是他,对就是他”

  “这就是那个半夜鬼叫的”

  “对,对,就是他”

  ······一路走来,王阎不知听到多少,受了多少的白眼,,王阎不由得苦笑着摇头。

  “山哥,你······”林道一眼中含泪对着王阎说道。

  “小林子,没事”王阎拍着面前的林道一眼中复杂的说到。

  “山哥,你可是天才,为什么?”林道一含着眼泪咆哮道。

  “小林子,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公平,这个世界上只有武力,只有至高无上的武力才能掌握自己命运”王阎眼中郑重的对着面前激动的林道一说到。

  “可是······”看着面前泪流满面的林道一不由叹息一声。

  “努力吧”复杂的看了一眼林道一,拍了怕林道一的肩膀,扭头走去。

  “山哥,我会努力的,到时候······”对着王阎的背影喊道。

  oo更j新b最d快!j上酷匠fm网

  眼中含泪对着后方摆手。

  “小子,你认识他”旁边的弟子不怀好意的对着林道一说到。

  “嗯”看着王阎越走越远的背影,林道一点头道。

  “妈的,兄弟们,给我打”一群人眼中含恨的看着林道一。

  “妈的,老子打不过他,还打不过你,一个杂役弟子,要不是丹宗不允许杀人,就你小子,撑不过两天”眼中带着凶狠,边打边说。

  “山哥,你是对的”感受着身上不断传来的疼痛,望着王阎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暗暗说到。

  丹宗密地中,看着王阎逐渐远去的背影,坐在主位的太上长老不由得叹息一声。

  “长老,为什么?”一名眼中带着不甘之色的长老对着坐在主位的太上长老说到。

  “我明白你的意思,他不是我们丹宗能留下的,何况还是老祖的意思”主位的太上长老眼神黯淡的说到。

  “为什么,就凭他的体制再加上我们丹宗的培养,将来······”这名张老大的话没有说完,可语中的含义谁都能听出来。

  “你以为就凭他这种体制是我们丹宗能留下来的吗,别忘了那个势力”太上长老瞥了身旁的那名长老,由最初的批判到最后的无奈。

  “你先出密地,把那小子带进密地,就当我们给他的一种的善意吧”主位的太上长老对着身旁长老语气悠悠道。

  “唉~”

  语气无奈,看着丹宗宗门的王阎,随后闭眼继续参悟,身形缓缓从空间消失。

  “唉~”王阎扭头看着生活过几个月的丹宗,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假话。

  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峰,几个月的点点滴滴缓缓从眼中划过,师傅的严厉教导,看着身上的变化,最终脑中回响起环星的声音。

  扭头缓缓往外走去,不带一丝留恋,嘴中喃喃自语“时间飞逝,原来我还是孤单一人啊”有感而发后王阎的身形愈显落寞。

  仿佛听见王阎喃喃自语一般,空中一声啼叫传来,快速的落到王阎的面前。

  “哈哈,原来我还不是一个人啊”对着面前眼中露出担忧之色的赤火鸟咧着嘴笑道。

  “我们走”身立于赤火鸟身上,一扫刚才的落寞,浑身豪气外溢的王阎指着前方说道。

  丹宗一座不高的山峰上,大师姐赵寒冰望着远去的王阎,脑中不断的会响着刚才王阎的喃喃自语,眼中带着一丝复杂。

  “师姐,那个祸害终于走了”眼中看着王阎远去的背影,语气之中带着幸灾乐祸对着赵寒冰说到。

  “好了,他已经走了,你就不要说了”眼睛不离王阎的背影,语气淡淡的对着身后的高雄说到,不过语中的不屑谁都能听的出来。

  高雄眼中带着阴狠之色顺着赵寒冰的眼神所向看着王阎离去的方向。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什么歪念头”感受到身后散发着淡淡的杀气,大师姐赵寒冰扭头淡淡说道,说完扭头走去。

  “可恶”双拳紧握,看着赵寒冰远去的方向不由得低吼道。

  身处高空的王阎,看着下方漫漫黄沙,脑袋一阵发蒙“小火,你知道南沙那个地方有人吗”揉着有些发酸的眼睛对着身下的赤火鸟说到。

  嗷~~。

  “原来你也不知道啊,那就往前直飞吧”听到小火的回答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

  “嗯,那是”看着远处出现的一抹绿色,不由得眼前一亮。

  “小火,往那个方向去”王阎手指着面前愈来愈大绿色,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手中拍着身下的小火说道。

  嗷~~。

  双翅猛的一震,快速的向王阎手指的方向飞去。

  “这是,绿洲”带着一些失望的看着逐渐出现于眼际的绿色。

  “嗯~~”身体猛的往身后躺去,一声尖利的声音猛的从王阎眼前划过。

  “是谁?出来”看着下方的慢慢黄沙,身形警戒道。

  “咻”回答王阎的是一只来势汹汹的弓箭,带着尖锐之声对着王阎额头袭来。

  双手猛的一抓,手中带着一丝焦黑,眼神微眯的看着下方。

  “小火,升高”身上真力萦绕,猛的往下跳去。

  “噗~”的一声,黄沙四溢,弥漫着王阎四周。

  “咻~”一声对着王阎窜来,箭气把漫天的黄沙穿出一道空白,带着强烈的劲风,向着王阎的方向袭来。

  面对着快速袭来的箭,身体猛的一转,闪过袭来的箭,身体成弓,猛的向箭气袭来的方向窜去。

  王阎其后的漫天黄沙中猛的出现一个人形。

  “不好”看着面前快速窜来的王阎,一种不好的感觉袭来,长久以来养成的感觉已经救过自己多少次了,身体猛的窜起,向远处奔去。

  “嗯~~”看着面前黄沙中猛的窜起来的人,一股难言的笑容出现在王阎的脸上。

  手中一抹,手中拿出剑猛的向面前不远处的人甩去。

  “不好”感受着其后而来的剑,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躲过了这险而又险的一剑。

  还没有来的及感慨,就见一个男孩出现在自己面前。

  王阎猛的一拳轰向面前袭杀自己的男子。

  “彭”一拳到肉,带着一声闷哼声,面前的男子像球一般滚向远处。

  “呸”吐出嘴中的黄沙,擦着嘴角的鲜血,眼神凝重的看着面前不大的男孩。

  “哦~~,看来你还真是够自信的,连自己门派的衣服都不换啊”眼中带着一抹复杂,面带微笑对着不远处的男子说道。

  男子看向王阎的眼神之中更带着一丝杀气,全身真力凝冻,缓缓抽出剑对着王阎的方向。

  “哦~,不错,动杀气了”王阎眼中戏谑之色看着面前的男子。

  身体猛的窜动,黄沙后溢飘散于空中,原地一道残影流落。

  男子瞳孔微缩,猛的向身旁劈去,一道钢铁交错之音传来,两人都往后滑去,沙地上留下深深的划痕。

  “小子,就我的消息,你只不过是武士境三层,居然能和我武将境修为抵抗”男子沙哑的声音传来,眼神凝重的看着不远处的王阎。

  “你是丹宗弟子,为什么要杀我”一改刚前的懒散,单手持剑,眉头微皱的看着面前身穿丹宗外门弟子的衣着的男子。

  “小子,你不会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吧”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王阎。

  “说”眼神微眯的看着男子。

  “你不需要知道”男子猛的一甩剑,满含杀意的看着王阎,一股肃杀之意在两人面前充斥着。

  两人相互交错,剑与剑碰撞之间的火花透过两人战斗溅起黄沙闪现。

  两人在漫起的黄沙中不断来回拼杀,有一声激烈的碰撞之声传来,剧烈的后震令两人猛的分开。

  黄沙下落,两人的身影渐渐显现,两人互相凝重的看着双方,都独自戒备。

  募地,两人又相互交错起来,碰撞之声如鞭炮般响起,两人交错之间,伴随着一闪而逝的血光,碰撞之声戛然而止。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看着身体被剑横砍而过,只剩下脊柱支撑的男子,王阎眼中闪过一丝佩服。

  “小子,看来你到现在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啊”感受着血液快速从伤口流逝,看着面前询问之色的王阎,不由得讥笑。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其实像我这么死还是挺幸福的”瞳孔逐渐变灰,只留下了一句王阎听不懂的话。

  “小火”从天而降赤火鸟打断了王阎的思考。

  “小火,烧了吧,毕竟曾经是一宗之人,不能就这么扑尸荒野”看着不远处已经死去但身躯仍不倒的男子,王阎带着一丝可惜对着身旁的小火说到。

  一簇火焰自小火的嘴中吐出,落到男子身上,男子逐渐化为灰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