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看着忌惮自己,离自己多远的黑鳞兽,不由得一阵不屑。

  王阎不断挥砍,一道血肉铸成的通道产生,走在通道中,鲜血不断从血管中喷溅到王阎身上。

  “这是”一个鲜红且不断跳动的物体出现在王阎面前。

  “人类,可以了吧,你现在应该发泄够了吧”身后不远处的神识之中带着恳求之意对着王阎说到。

  王阎聪耳不闻,眼睛盯着面前巨大的心脏“扑通”声如鼓般不断响动。

  猛然间挥动手中的剑,向面前的心脏挥去,一声破空声传来,丝雾状的神识猛的缠绕在王阎身上,令王阎手中下劈地剑戛然而止。

  “小黑,同样的招数,第二次还能管有吗?”一脸嘲笑的看着紧紧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黑鳞兽。

  “人类,你发泄够了吧,走吧,我现在伤不了你的”黑鳞兽虚弱的声音之中带着恳求,对着王阎说到。

  “我说了,今天我要你的命”冰冷的声音响起,王阎不屑的看着身上黑鳞兽的神识。

  身上真力猛的喷薄而出,丝状物的神识被阻,刹那间王阎挥剑斩去。

  “不”黑鳞兽大吼,鲜血从裂口处如喷泉般喷射而出。

  “小子,吾与你不死不休”感受着本体生机渐渐消失,神识猛然间消散一大半,本来乳白色的神识,不断缩小,几近透明之色。

  “来啊”对着不远处透明状的黑鳞兽,王阎勾着手指说到。

  “主人,这种老怪物通常会有后手的”环星声音传来,语气凝重的说到。

  “没事,就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后手”看着面前不断吼叫的黑鳞兽的神识,王阎一脸微笑的说道。

  几近透明的黑鳞兽神识,在空中不断翻滚,凝实,最后凝成一个圆球,白色与透明状相互交汇,猛然间窜向王阎。

  “一起死吧”带着疯狂之意对着王阎脑袋猛的冲去。

  王阎脸上的微笑凝聚在脸上,看着窜来的神识圆球在自己的视线中直接穿进脑海里,王阎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完了,千年的王八果然有后手”。

  “哈哈,人类,一块死吧”圆球状的神识在王阎脑海里面不断哈哈大叫。

  感受着脑中的圆球,王阎不由得心头一凛“出来,给我出来,我现在就走”。

  “后悔了?晚了,哈哈哈哈”带着疯狂之意的声音自脑海里传出。

  “小子,这是什么东西,啊~,混蛋”脑中环星化剑,对着面前黑鳞兽神识化成的圆球刺去,令黑鳞兽不由大叫。

  圆球与剑相交,一阵金属相碰撞的声音自灵魂中传来,令王阎半俯,捂着头不断苦笑,耳中不断往外溢血。

  “死吧,都死吧”疯狂之意更浓的声音传来,圆球一往无前的向环星化得剑冲去。

  两者相撞,圆球四裂,剑上裂痕遍布,外部的王阎因脑中的战斗已经昏死过去了,躺在满是鲜血的通道之中。

  “人类,我佩服你,区区武士境就把吾逼到这种境界”破裂的圆球之中对着环星传来一阵敬佩之音。

  “想必你也是天才吧,临死之前还能拉上一个天才,不错,不错,哈哈”圆球上不断凝聚,不断闪烁着白光,散发着一股暴虐的气息。

  “彭”。

  外界如鱼水中冒泡之声,但在王阎脑中就像星球爆炸般传来,令王阎昏迷于地的身体不断起伏抖动。

  “哎~~,终究是我把你弄去的,就救你一次吧”漆黑的宇宙之中一名恍如天仙般的女子眼带复杂之色的看着王阎,于心不忍的说到。

  √P酷+匠8网;)永久免:费“看k)小说?&

  一股透明之状的灵魂之力自虚空灌入王阎脑中,令王阎的灵魂不断凝聚还原。

  “唔”捂着还在发昏的头,不由得摇晃到。

  “环星,刚才怎么回事?”王阎揉着脑袋,回想刚才的事。

  “主人,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现在就把我存储的记忆你传入脑海里,还有刚才吞噬黑鳞兽获取的记忆也一并传入你的脑海里面了”环星虚弱的声音从王阎脑海里响起。

  “怎么回事?”听到环星的话王阎大急的问道。

  “主人,在我给你传输的记忆里面都有,我现在没有灵魂之力了,先休息了”疲惫无力的声音响起,渐渐的几近虚无。

  王阎傻愣愣的坐在原地,脑中不断着呼唤环星,却没有一丝回复。

  “啊”想到十多年来和环星相处的日子,王阎不由得一阵怒吼。

  从黑鳞兽体内爬出,提着剑毫无生气的走着,发丝间和衣服上的鲜血早已干涸,黑色状的贴于身上,浓重的血腥味从身上散发,令围困王阎的凶兽踌躇不前。

  “小子,不错,完整的回来了”房屋之中一名老者面带笑容,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赞赏之色。

  “嗯?”看着面前王阎眼中毫无生机的样子,一名老者眉头轻皱,不顾王阎浑身血污,直接握起王阎手腕检查到。

  “呼~,还好没事,要是灵魂受损的话,老祖宗还不活劈了我”老人感受着王阎只是真力消耗殆尽而已,灵魂没有任何,不由呼出一口气。

  “长老,你刚才说灵魂受损,要是灵魂受损怎么办?”王阎拉着太上长老的衣袖一脸希冀的看着面前的太上长老。

  “额,灵魂受损比较麻烦,治疗灵魂受损在大陆上传说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是突破到武帝境,不过要是灵魂受损,突破武帝境几乎没有可能,另一种是找到赤炎大陆上一种罕见的花魂铃花,不过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看着一脸希冀之色的王阎,长老心理不由有些不忍。

  “武帝,魂铃花”王阎嘴中不断重复着这两个词。

  “小子,你想找到治疗灵魂受损的魂铃花可不容易,不过以你的资质和体制,突破武帝还是有希望的”摸着王阎的头,太上长老面带微笑地说着。

  “我会的”王阎脸上一脸坚毅的对着太上长老说到。

  “哈哈,好”

  “有志气”

  “不错”

  ······王阎的话把屋内的长老都逗笑了。

  “小子,先去洗洗吧,看你一身的血”拍着王阎脑袋说到。

  经过老人这么一说,王阎看着浑身血污,身上黏糊糊的,不由一阵难受。

  捏着鼻子赶紧跑向屋外的池塘,王阎的动作令屋内的一众老人大小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