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看着空旷的四周,不由得疑惑,顺着宗主王伟生的目光看向面前的虚空。

  空间慢慢的裂开,空间裂缝四溢,宗主王伟生身上法力凝冻,把两人笼罩在一个淡绿色的防护罩里,一个高达的门户出现的两人面前。

  一股庄重,摄人,岁月般的气息铺面而来,令王阎感到自身的渺小。

  门户缓缓裂开,一缕缕雾霭从中喷薄而出,令眼前的一片模糊。

  更yB新最!+快9-上酷匠6网

  “小伟子,进来吧”自虚空中发出一道声音,让王阎的目光转向宗主王伟生的身上。

  “咳咳,小子,给我庄重一点”看到王阎怪异的眼光,不由咳嗽两声,对着王阎嘱咐道控制着防护罩缓慢前行,进入门户,绵延千米的山林呈现在王阎的面前。

  带着王阎快速的前行,林中一片寂静,不时地缕缕雾霭蒸腾而起,慢慢的山中景物模糊不清,仿佛置身于混沌之中。

  不到片刻,呈现在王阎面前的是一座缠绕着雾气的房子,神识不可见,肉眼看不清,如果不是王阎是真的存在的,王阎会以为这只是幻觉。

  “小伟子,进来吧”面前出现一道道路,青石铺路,霞光涌动,似历史长河般涌动。

  踏上青石阶,周围的景色瞬间虚无起来,内外如梭,两者的时间流速不同,每跨一步就像咫尺天涯般,向穿越了空间一样。

  “这是”踏入房间,房间内很小,除了在坐的数十位老者,几乎什么也没有,扑面而来的是慈祥而安宁的气息,如春风般让人感到祥和。

  “弟子王伟生,拜见各位太上长老”面对着数十位的老人,宗主王伟生恭敬的行礼。

  数十位长老同时睁开眼,一种荒凉而久远的气息扑来,一股凌厉的杀气扑向两人,让王阎不由得心生畏惧。

  “是谁胆敢冒犯丹宗?”一位长老带着疑惑质疑的语气对着丹宗宗主王伟生说到。

  数十位长老看向宗主王伟生,眼中如火焰涌动,一股股杀气弥漫,就连强如王伟生,脸上都不时地往下滴汗,外溢的杀气如寒冰般让王阎置身于冰窟般。

  “长老,今有要事禀告,但不是关于丹宗生死存亡的事”顾不得擦脸上溢出的汗,连忙开口道,害怕开口晚,会被这弥漫的杀气逼死。

  听到王伟生的话,数十位长老里面有三分之二都闭上了眼睛,继续盘坐,修行。

  “这位是老祖宗收的弟子,阎王,老祖宗今天外出历练,说他以摸到武帝的边沿,需入世修行,可······”看着面前的长老们说到,说着说着脸上面带纠结之色的看向王阎。

  “继续说”听到是老祖宗的弟子,刚刚闭上眼睛的长老都睁开眼看向王阎,带着审视的目光,恐怖的压力猛的袭向王阎。

  “咔嚓”。

  王阎脚下的青石渐渐龟裂,想蛋壳破裂般,王阎身体像顶上万斤大石般被压的“嘎嗞”作响。

  “各位太上长老,请高台贵手,师叔祖只有武士境三层的修为”带着焦急地语气,看着快被压塌的王阎,快速的对着面前的台上长老说到。

  “不用你多嘴,我们都是瞎子吗?”带着斥责之气对着宗主王伟生说到。

  “小子,接着说,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你是不会找我们的,说吧”一位慈眉善目的长老化解了王伟生的尴尬。

  “长老,师叔祖只有武士境三层,可是他,他,他······”眼中仍带着不敢置信的看着王阎说到。

  “说”老人对着王伟生说到,语气中带着一丝的不耐。

  “师叔祖他已经领悟法则了”说完话就像虚脱了一般,几乎瘫软地坐在地上,毕竟使用法则的是一个只有武士境三层的小修士,任谁都不敢相信。

  就在宗主王伟生说完,王阎的压力猛减,一群人看向王阎的有的怀疑,有的炙热,不一而同。

  “什么法则?”王阎疑惑的看向宗主王伟生。

  一道道犀利如风的目光看着宗主王伟生,顿时就像快溺水身亡般。

  “就是你今天在比武台上念得那个”焦急的对着王阎说着,害怕再次面对着数十道犀利的目光,压力太大了。

  “说”面对着数十道犀利的目光,异口同声的对着王阎说道,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期盼。

  “道者,天地人物之通理,即所谓太极也,元气混而为一,即是太初、太一也,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慢慢的对着数十位的老者说到。

  望着面前摇头品足的,不断瞪大眼睛的数十位老者,王阎不由得一笑。

  “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我悟了”

  “我也悟了”

  “哈哈哈······数百年的时光我们终于解出来了”

  一个个热泪盈眶,嘴中不断说着,眼泪鼻涕丝毫不顾及的往身上擦,看的王阎不住的摇头。

  “好,好,好啊”

  一个个眼中露出赞许之色,看着王阎满意之色更浓,不由得称赞道。

  猛然间脸色一变,看向正在不断擦汗的王伟生,一阵庄重严肃的氛围笼向王伟生“王伟生,从今天起阎王不再是丹宗弟子,他将在这里训练一段时间,此后,他将跟我们丹宗无任何关系”

  “嗯?”王伟生听到这话猛然间一愣,似乎不敢相信还回荡在耳边的话,抬头看向面前的数十位长老求证。

  “你没有听错,先回宗去吧”一位长老对着王伟生说到。

  “小子,你不感到意外?”看着王阎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我早就知道,就算你们不让我走,我自己也会偷跑的,有什么意外的”对着面前的长老不咸不淡的说到。

  “小子,你先下去吧,就在旁边的房间休息吧”一位长老对着王阎说到,眼中带着一丝失望之色。

  看到王阎走出房门,一位长老对着房门猛的一挥,房门自闭,快速的捏了一个法决对着房间散去。

  “老祖宗,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优秀的弟子不能留在丹宗?”语气之中带着强烈的不甘,一双双带着期盼的目光看着面前自虚空中出现的老者。

  “按我的要求办,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为什么了”不顾众人的目光,潇洒的转身离去。

  “王老头,你教过你孙子的法则?”带着一丝迫切,焦急的对着面前悠闲喝茶的王天说到。

  “没有,怎么了?”诧异的看着面前焦急之色的老人,不由得问道。

  “那就奇怪了,你孙子怎么会法则的?”摸着下巴奇怪道。

  “那有什么,我孙子是天才”无语的看着面前一脸骄傲之色的王老头,暗道“天真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