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王阎排队的时候王阎的时候,场上的评选战斗的裁判都不时地走神,不时地对着王阎的方向瞄上两眼。

  就在众人心情不一的注目中王阎的测试开始了。

  “姓名”“阎王”。

  “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不知道”。

  “小子,你在耍我”听到王阎的回答,停止了格式化的询问,抬头看着王阎不由得恼怒道。

  “你看看你后面,妈的,还有这么多人,你还有心情耍我,你是不是感觉我就是一个记录东西的,你就这样?啊”面对着后面如长龙般的测试弟子,心里面不知是多少苦酸听到这样的回答,脾气瞬间爆了。

  “这小子完蛋了”这句话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脑海中,看向王阎的目光中充满着戏虐和同情。

  “那不是小崖子吗,怎么今年跑去做那个了?”老人对着一脸同情之色的望着王阎的中年男子一脸疑惑的说到。

  “这是因为······那个······”尴尬无语,看着一群抬头望地一副不管自己事的样子,不由得骂道“你们心中还有我这个宗主吗?”。

  “快说,是不是你们又欺负小崖子了”看着愤慨不断对着王阎的骂的老人,老人心里面想起来小时候偷东西吃的那小子了。

  “那小子得罪了二长老,这回看他怎么办”看着测试处对着王阎不断指责的老人,高雄幸灾乐祸道。

  感受着后面一道道充满同情一些不屑和还有一些怨毒地目光,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看向面前一脸舒爽的老人。

  “您老骂舒服了?”听到王阎的话,老人的声音戛然而止,诧异的看向王阎,整个比武场因王阎的一句话,整个静了下来。

  “这小子脑子有病吧”这句话不止对面的老人听见了,就连整个比武场上的数十万人都傻愣愣的看着王阎。

  “小子,你怎么进丹宗的,谁测试的你,你小子的脑子没毛病吧?”二长老问出了大多数人心中的疑问。

  “长老,我是我爷爷介绍来的,没有经过丹宗的测试”看着瞪大眼看着王阎的老人,王阎不由得往后退了一两步,对着近在咫尺的老者傲人说道。

  “我说呢,就你小子的脑子根本进不来,我就不追究是谁收了好处了”一副你小子走大运了的样子看着王阎。

  就在王阎说完,不少弟子的脸上已经变了脸色。

  一些内门弟子的脸上看向王阎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同情,有的只是不屑和唾弃,就连测试处王阎后面的众人有的也不屑的看着王阎。

  “老祖宗,那个,那个,二长老说话有点直,您不要生气”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对着坐在大座上的老人说道。

  “没事,我怎么会生气呢?今天看见这么多优秀的弟子,我心情不知道有多好”笑眯眯的看着不断损王阎的二长老。

  中年男子心里面咯噔一下,顺着老人的目光看去“这回看你自己的了”对着拉着王阎不断唠嗑的二长老心里面默哀道。

  正拉着王阎不断说着二长老眼皮猛的一跳“又有哪个孙子敢来算计本长老,本长老不拍死他”。

  王阎看着身后笑眯眯的看着二长老的老人,王阎看向王阎的目光里充满着同情。

  “长老,你不想知道是谁收了我的好处,让我进来的?”不怀好意的对着老人笑眯眯的说道。

  “千万别乱说啊”高台上的一众长老心中不断的祈祷道,观众席上的弟子们兴奋的看着这一幕心中不断的说到“快说啊,快说”。

  “算了吧”“呼~”高台上的众人听到这一句,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唉~”弟子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老子就放那孙子一马”“完了”宗主王伟生听到二长老的话猛的拍着额头暗道一声,观众台上的弟子两眼放光的看着二长老。

  “小崖子,你要放过谁啊?”一阵令二长老鸡皮疙瘩出来的声音传来,令二长老笑眯眯的脸猛的一变。

  “妈的,老子怎么听到那个变态的声音了,不会,不会,那变态已经在山顶住了上百年了,一定是幻听,对,年纪大了,一定是幻听”嘴中呐呐自语,看着前方不断张望着。

  听到二长老作死的话,高台上观众席上的众人看向二长老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同情,就连王阎都不由的露出一丝佩服,这神经该有多大条啊。

  “小子,别告诉我,那聪明勇武的老祖宗在我后面”看到众人的神色,二长老脸色变了几遍,最后满含笑意的对着王阎说道。

  王阎慢慢的点头生怕自己的回答就是那最后的一根稻草,得到王阎回答脸色巨变的二长老,猛的一扭头。

  “老祖宗啊,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快一百年了,一百年间日日夜夜想你,我······”看着抱着老头大腿声泪俱下的二长老,话还没有说完就那么飞了出去,像皮球般在空中飞来飞去。

  “老祖宗,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鼻青脸肿的二长老抱着大腿不断的哭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好了,快给我当好你的值,再让我看见你给我乱说,你懂的”老人面视着这个面色向蛤蟆的二长老,不由得调侃道。

  看着不断远去的老头,二长老的心猛的放下去了,看向王阎的眼中充满着幽怨,意思就是“小子,你不地道”。

  “修为”“武士境三层”一本正经的二长老又开始了格式化的问话,眼中充满着噬人的光芒,令王阎的心中不断的发毛。

  听到王阎的修为是武士境三层的时候,大师姐赵寒冰的眼中微不可见的波动了一下,心中则泛起了波澜,不由得多看了王阎一眼。

  “这就是师傅所说的天才吗?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突破了一个大境界”高雄看到自己心仪已久的大师姐多次扭头看向王阎,对王阎心生厌恶的同时,不由得升起一股杀意。

  听到王阎的话,二长老记录的手不由得一顿“对着测试石用尽你的全力打过去”。

  彭~~。

  伴随着一声闷哼,二长老呆滞的看向王阎“不可能”三个字出现脑海里,看着测试石上显示的数字,准备嘲笑王阎的人都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长时间的寂静。

  “有什么不可能,知道什么叫天才吗?这就是天才”老人灌注法力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看向王阎的神色充满着欣慰。

  “这就是天才吗,原来我差的还远啊”这样的声音不断的响起,纷纷复杂的看着王阎。

  “小子,你真是武士境三层?”伴随着疑问和不相信,满脸疑惑的对着王阎问道。

  伴随着王阎重重的点头,老人满眼复杂的看着王阎,整个比武场伴随着王阎的点头变得寂静无声,场上不时地响起杯子掉地破碎的响声。

  Z$酷匠l网M正p版l首7发O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