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王阎不断的观看,王阎的心中不断的感到震撼这是真的吗?随手可拔山,抬手间山崩地裂,王阎的心中不由得升起向往之情。

  神识不断的观看,生怕错过一个字,渐渐的王阎尝试着按着上面的提示修炼。

  随着王阎呼吸的平稳,长时间的静寂,王阎猛的张开眼睛,一手成掌状,体内的真力顺着手臂汇聚到手上,最后猛的涌出,一阵劲风涌现。

  “轰······”。

  手掌所指的方向,一阵青色的手掌汇聚,一个半人高的石头在手掌接触之后轰然碎石飞溅,只留下一个方圆半米的坑。

  王阎抬起的手猛的落下,口中大喘了几口气,感受着体内为数不多的真气,心中感叹“这招不能这么用,对于真力消耗太大了,看来不到生死关头是不能用了”手中一动,一块灵石出现在王阎的手中,恢复着消耗的灵气。

  屋内修炼的老人,看到王阎手中的发出的青色掌印,心中感到震撼的同时也感到一阵的羡慕“这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体质的可怕之处吗,怪不得你们不想让这种体质成长起来”。

  看着废寝忘食修炼的王阎,老人不禁感叹的摇了摇头“小子,你那么着急干吗,修炼者的寿命长的很,你可以慢慢的修炼,等你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就知道时间是多么难熬了”。

  “师傅,既然时间那么难熬,为什么要有人追求武道的巅峰,长生不死呢?”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老人,不由得问道。

  “呃~”听到王阎的话老人心中不由得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追求吗?是啊,我这一生到底是在追求什么”望着天空不由得陷入沉思。

  一生的拼搏,半生的拼杀,艰难的走到这万不存一的武道之路,看着自己不断迟暮,往昔一代就剩下那么几个人了,我到底在追求什么?。

  一句话就将老人的半生的追求问倒了,我这一生追求武道的根源或者动力到底是什么?原来我还没有一个小孩子看的明白啊。

  “好了,我没事,今天我找你是关于丹宗大比的事,你随我去吧”老人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复起来,看着不断打量自己的王阎,老人不由得从自己的对着说到。

  全身法力运转,身体腾空,带着王阎往大比的方向飞去。

  “宗主,你知道老祖宗什么时候来吗”大长老对着坐在高台上的宗主说到,不时地看向天空不由得说到。

  “哎~~等一会儿吧”看着这宛如刀削般烟雾缭绕的山峰,上面连一只鸟都不见踪影,坐在高台上的众人不由得叹道。

  更新0最^◎快+上酷,匠2x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子你的消息怎么慢”两人的话语不断的引起身旁人的注意。

  “这位师兄,还请不领赐教”对着面前修为明显比自己高的内门弟子,不由得尊敬起来。

  “嗯,听好了”故意的揉了揉嗓子,看着周围不断看向自己的弟子们,心中的不由得自满起来。

  “看那里,来了,来了”提起嗓子正准备说的时候,一道声音把想说的话卡在了嗓子里面。

  就见烟雾缭绕的的空中出现了一老一少,正从半空中的烟雾中恍如仙人般踏云而来,身旁跟着一只白色泛金的神异大鸟。

  “老祖宗来了,准备好,一会儿要行礼了,都给我安分一点,老祖宗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次”这样的声音不断的在人群中不断的响起,看着不断临近的一老一少。

  “好了,不用行礼了”一声灌注法力的声音在半空中处传来,回荡在众人的耳旁,让众人的脑中不由得一震。

  “老祖宗,请上座,师叔祖,请”中年男子对着刚刚落在地上的两人,走到身旁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伟生啊,告诉你多少次了,别搞那么多的形式,大比开始吧”看着身后不断陪着微笑的中年男子,老人摆手对着中年男子说到,王阎一听到他的名字王阎的心中不由得想笑。

  “大比开始”就在中年男子的话语中,一年一度的大比开始了。

  看着这巨大的比武场的四周,有着数十万个观众台。

  前端的五万个观众台中划分着几个区域,分别用着不同材质制成的椅子,是标志的身份的象征,为首坐在观众台的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子“赵寒冰”真是名如其人。

  王阎看向观众席的时候,观众席的众人都在看着王阎,王阎就在众人的艳羡中坐到了主席台上。

  “大师姐,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怎么坐在了长老的席位上了”一位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嘟着嘴看着坐在台上的王阎,嘟着嘴拉着赵寒冰的衣袖对她说到。

  “他,就是一个靠走后门进入丹宗的纨绔子弟”一双眼神中充满着不屑之色,对着高台上的王阎扫去。

  “他就是那个靠走后门进入丹宗的纨绔子弟,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嘛,才武士境嘛,就是外门弟子修为都比他高”。

  “对对,高师兄说的对”。

  “就是,一个走后门的居然能得到老祖宗的教导,要是高师兄能得到老祖宗的知道,高师兄早就能突破到武皇境界了”。

  ······这些弟子都不断的恭维这个高师兄,这个高师兄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向王阎的心中不由得充满了怨毒之色。

  “好了,都给我住嘴,安静”一声冰冷不带感情的声音传来,就连高台上的一些长老都不由得侧目,幸好是比武台上有隔音阵不然不知道有多少走神呢。

  不断恭维着这个高师兄的众人瞬间就像被泼了冷水般的炮,哑火了,看向那冷若冰霜的女子,一些弟子的眼中露出敬畏和爱慕之色看着这个微微皱眉,维持秩序的女子。

  “这就是你说的我们丹宗骄傲”看着观众席上不断维持秩序的女子,老人对着旁边的中年男子问道。

  “是的,老祖宗”看向女子的眼中不由得带着一些骄傲,一些溺爱,不由得对着老祖宗说到。

  “王伟生,你忘记了我们丹宗的宗旨了,告诉我,我们丹宗为什么叫丹宗?”老人声色严厉的对着中年男子说到。

  “不敢忘,我不敢忘,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老人打断了“以后,好好想想我们丹宗的宗旨,今天是我们丹宗的大比之日,我就不跟你说了”。

  就在不断的交谈中王阎知道了丹宗为什么叫丹宗“故名其意,炼丹的宗派,可是近年来丹宗宗主不断的追求实力,炼丹的弟子不断的减少”。

  “小子,你下去比试比试吧,试试你自己的实力”望着眼睛不离开比武台,跃跃欲试的王阎,老人不由得笑着说到。

  “多谢师傅”兴高采烈的对着老人鞠了一躬,跑到测试台的方向,准备参加比赛。

  “下一位”就见王阎排在后面,不断地慢慢的往前走着,听着前面的测试弟子不断地喊着。

  “快看,那个小子也要上去比赛了”一名内门弟子看到王阎在参加测试,一众的目光看向了王阎,尤其是内门弟子的高雄,看向王阎的目光中怨毒之色连旁边的弟子都感到害怕。

  “丢人现眼”大师姐赵寒冰看着王阎测试扭头看了一眼,不屑的说到。

  “老祖宗,你觉得师叔祖现在能排到第几”老人看着中年男子笑而不语,看着排队准备测试的王阎,眼中露出耐人寻味的目光。

  全场上出现了丹宗有史以来最奇特的现象,看到王阎排队测试,全场上的一众人就连看比武台上的比试都索然无味,只等着王阎测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