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呼呼······死老头······,别·····让我······找到机会,要让我找到机会嗯~······本少爷非要把你的胡子烧光”不断爬山的王阎嘴上不停地嘟囔着。

  就在早上,在睡梦中的王阎被叫醒就迎来了今天特别的训练,妈的,口口声声说不会太累,这叫不累吗,浑身的修为被你封住,还让我爬这该死的山。

  一想到早上老头的话“阎王,身体是一切的源泉,只有把身体练得坚硬如铁,你才能在修炼路上走的更远,从今天起,你就在这座山上开始你的修炼吧”老人指着脚下这座山对着脸色难看的王阎说到。

  “妈的,死老头”“妈的,死老头”每往上爬一步,王阎的嘴中就不停地骂一句。

  “乖徒儿,看来你还是不累嘛,今天的训练加倍”一道声音传来,让王阎的脚下一软,差点掉下山崖。

  “不错嘛,乖徒儿,看来你还是挺有毅力的”看着脚下趴在地上浑身湿透,大声喘着出气的王阎,老人的声音对着王阎说到。

  王阎就在浑身酸痛中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王阎的脸上,不,应该是清晨的低一脚揣在王阎的身上“乖徒儿,快点起来,赶紧训练”老人的脚揣着王阎的后背,不断的来回轻踹着。

  睁开眼第一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头,王阎的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小子,既然醒了,你就赶紧给我吃饭,吃完饭就给我训练去”看着面前地上的王阎睁开了眼睛,老人赶紧把手持的食物对着王阎扔了过去。

  接过老人扔过来食物站了起来王阎伸了伸懒腰,看着天空飞下来的小火,王阎对着它扔过去了一个灵石。

  “小子,看来隐士家族还是挺富的吗,连喂鸟都用上品灵石,最近师傅手头有点紧,你懂的”看着王阎对着赤火鸟扔过去的灵石,老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不由得站在王阎身边大拇指中指来回摩擦,看来这种手势不管在哪个地方都适用啊。

  “哦~~”王阎似有所悟,对着空间戒指一抹,一块灵石就出现在王阎的手中,对着老人就递了过去。

  “不要嫌少,嫌少就是不给你徒弟我面子”王阎看着对面老人像吃屎一样的脸色,亲自把灵石递到老人的手中。

  看着自己手中的灵石,老人脸上的郁闷之色更加明显,看着不远处亲昵在王阎怀中的鸟头,不时地吃一颗王阎递过去的灵石心中就一阵大骂“难道老子还不如一只鸟吗?”。

  “小子,我是要你去训练,快点给我走,记住今天再翻一倍,还有,晚上我会亲自动手加强你的身体强度”拉着王阎衣服的老头恶狠狠地对着王阎说到,到最后还不怀好意的对着王阎笑着。

  “呦~,山哥,今天怎么爬的这么快呀!这可不是平常的你呀,平常不是爬着骂着吗?”一个打水的外门弟子对着在岩石上爬的飞快的王阎问道。

  “小林子,我告诉你,别再叫我山哥了,这是训练,训练,训练你懂不懂”爬山的王阎对着一旁打水的林道一说到。

  “小林子,呐,这是给你的,这是好东西,千万别叫别人看见了,我先走了,这个死老头今天又给我加了一倍,今天就不陪你聊天了”王阎对着林道一扔过去的是一颗下品灵石,在外门,灵石就是修炼的保证,一颗下品灵石对于外门弟子而言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看着王阎不断升高的身形,看着自己手中的灵石,林道一的眼中微微湿润,嘴中喃喃道“山哥,我会报答你的”用衣袖擦干眼中的泪水,小心的把灵石藏好,提着水桶扭头走去。

  就在多年以后,一个名震天下的阵王因为今天的一颗下品灵石成为王阎的生死兄弟。

  山顶的房间中看着在山上不断攀爬汗如雨下的王阎感到一阵满意。

  不断攀爬的王阎看着漫天的星星,王阎不断的咒骂“死老头”。

  “小火,带他上来”感受到下方王阎的气血已经濒临枯竭的状态,双手双脚因为破裂,抽筋般的轻微颤抖着,对着旁边的不断啄食灵石的赤火鸟说到。

  “嗯?这是,小火?”一声清脆的啼叫,借着星光看到不断向自己飞来的小火,王阎心中开始对老头心中的形象有一些改观。

  “小子,回来了”看着从赤火鸟身上爬下来的王阎,每走一步地上的都有一个血脚印,老头满脸笑容的对着王阎说着。

  “你要干嘛?”看着对着自己不断微笑的老头,王阎的心里面不知怎么地猛的一跳,不对,事出必反必有妖,这老头这么笑,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还有赶紧把衣服脱了”看着王阎不断鄙视自己的眼神,老人手指着王阎对着他说到。

  听到老头的话,王阎更是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看向老人的眼中的鄙夷之色更加浓郁。

  |&酷匠网永M、久免4费看7小eA说@a

  “老头,别看你是我师父,但是这事我是不会干的,你可别逼我,要不我就从这上面跳下去”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断的后退,看着后面的万丈悬崖对着面前脸色更加难看的老人说到。

  一阵劲风传来,王阎的面前景色一晃,就见王阎全身衣物化成碎片,王阎双手捂着下体,嘴中不断骂着。

  “放开,放开,啊,老头你个变态”王阎不断地骂着。

  “小子,够了,老夫给你好不容易弄得药浴,就让你泡药浴,你乱叫什么?”老人对着动弹不得的王阎说到。

  房间的木桶中,王阎紧闭着双眼,双手搭在木桶的边缘,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你早说呀,我还以为是变态呢,哪有一见面就让我脱衣服的”。

  “嗯?这是?”一丝热流在体内流转,王阎舒服的哼哼起来,听着屋内王阎舒爽的叫声,老人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笑声。

  “啊!~~怎么这么疼,妈的我就说这老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正在屋内的舒爽的王阎,猛的跳出木桶,对着屋外的老人骂道。

  “小子,你还是给我进去吧,看着桶外不断骂着的王阎,老人武力凝聚成掌,把王阎瞬间扔进桶里。

  “啊,啊,太疼了,把老子放开,啊,啊”疼的呲牙咧嘴的王阎不断对着屋外骂道。

  “妈的,老子差点出错,谁在半夜大喊大叫,不知道晚上是最好的修炼机会吗”一位弟子赶紧双手结印平息气血。

  走出房门看着不断涌出的弟子,大都脸上露出愤慨之色,都在找元凶。

  “师傅,请问这个声音是从何处传来的,弟子找遍了整个丹峰,都没有找到凶手,如果再让他叫下去,弟子们还怎么修炼啊”一座大殿中一位白衣女子对着坐在大殿上的中年男子说道,如果王阎在场就会认识白衣女子就是不久前的那个大师姐,还有那个中年男子就是被抽飞的那个。

  “你找遍了,不见得吧,上面你不是还没有找吗”中年男子对着面前的大师姐抬头看向上方说到。

  “师傅,你是说那小子”大师姐眼中不由得露出一副鄙夷不屑的神色。

  “寒水,他可是你师叔,虽然他修为比你低,但是他的天赋,他的领悟力比你好的多,如果你还这么不在意的话,他迟早会追上来的”看着面前这个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女子,他可是操碎了心。

  “好了,你先下去安抚门下的弟子,我先跟长老们商量一下”对着面前的女子说到。

  “是,师傅”抱拳微鞠躬对着大殿上方的人说到。

  “都说说怎么办吧”看着面前这些长老,一说是关于老祖宗的事情,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色,中年男子心中就一阵恼怒还有一些无奈。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好好想一下吧”揉着发疼的脑袋对着面前的一群白发苍苍的的老者摆手说道。

  “想让老祖宗停下,那不是找死吗?”老人脑中回想着自己年轻时的那一场大战,就只是因为别人打扰他写字了,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年,老人的修养提高,但保不准他会不会发脾气。

  “小子,你能不能不叫了,老夫快你吵死了,好好感受你身上的变化”对着房间内不断喊叫的王阎说到。

  感受着体内不断窜动的热流,破裂的地方慢慢的修复,身体上的不断涌现出丝丝血色,最后整个桶内被血色覆满,散发着淡淡的腥臭味。

  “老祖宗,你能不能布个收音阵,山下的弟子已经不能好好的修炼了”对着面前的老人不断地鞠躬,男子的心中快委屈死了“这明明不是我的错呀”。

  “滚,给我滚,老夫做事还轮不到你管,何况,这正是磨练山下弟子的机会,可以让他们在吵杂的环境中减少走火入魔的几率”老人对着面前的现任宗主骂道,把男子骂的里外不是人。

  随后的几个月里面每天半夜伴随着王阎的狼嚎,弟子们都是顶着黑圆圈在吃饭,白天睡觉。

  宗主的脸上顶着黑眼圈看着这些地上随地躺着的弟子,又看了看山峰,不由得一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