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何人,不知道丹宗方圆百里不准飞行吗”坐在小火的身上,突然一阵法力凝聚成音,扩散开来,地上参加入门测试的如长龙一般的人群纷纷抬头议论纷纷。

  王阎站在赤火鸟的身上,双拳抱拳,身体微躬对着前方说到“前辈,我并不知道丹宗有此规矩,抱歉,我接到我爷爷给我的羊皮卷,让我来进入丹宗学习”。

  “下去,先到入门测试场地,一会儿会有人来带领你”只闻其音不见其人,王阎看着前方的被一片浓雾包围的山峰,不由得一阵好奇。

  控制着小火落到丹宗的入门场地,参加测试的众人看着一只神异的鸟从天而降,其背上站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纷纷议论了起来。

  “这是,他妈的,这是赤火鸟,据说赤火鸟是吃灵石才能快速成长,这只赤火鸟看着已经快到成熟期了,成熟期后就到化形期了,那时候赤火鸟就相当于武王境界的高手了”一个胖子看着赤火鸟直流口水,嘴中不断地说到。

  一个面色阴霾的男子看着站立在人群中的赤火鸟又看了看站在赤火鸟旁边的王阎,嘴中对着对着王阎的方向吐了口吐沫嘴中喃喃道“又是一个靠背景的家伙”。

  “兄弟,人家生来就是少爷,没有办法”听到阴霾男子的话身旁的人不由得看着王阎的方向叹了一口气拍着阴霾男子的肩膀说到。

  “阎王何在?”。

  一声灌注法力的清脆声音传来,议论声停止,看着王阎的方向,仿佛等着王阎的回答。

  “我在”王阎面色平静的对着身体悬空立在半空的人说到。

  “好美,这是谁呀?”浮在半空中的是一位女子,白衣轻纱,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凹现了出来,头发披肩,俏脸白皙,一双黝黑修长的眸子看着王阎,露出凌冽之色。

  “嘘,小声点,你小子要是被大师姐听见了,你就完蛋了”一旁维持秩序的丹宗外门弟子,小声的对着这个眼中冒出心型的测试的少年说到。

  就在王阎打量这位大师姐的时候,这位大师姐也在打量王阎。

  “你就是王阎,你就是那个靠走后门进入内门的弟子”声中带着寒意,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屑看着王阎。

  王阎看着她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屑,听着她话中的意思,心中不由得一阵恼怒。

  “给本少爷听好了,本少爷还不是你们的弟子,还有,本少没有走后门,要不是我爷爷叫我来这里,你以为本少愿意来啊,本少逍遥快活的日子就这样没有了,还有收回你眼中的不屑,本少从小就没有修炼过,那又如何,本少今年十岁就修炼到洗髓境了,这就是天赋”。

  王阎对着这个不对自己放好脸色的大师姐说到。

  “完了,这小子完了”一旁维持秩序的外门弟子们看着王阎的眼中都是同情。

  一股无声的气氛在两人身上爆发,蔓延,这个大师姐身上慢慢的放出一股庞大的气场,猛的压向王阎。

  王阎的腿猛的往下一压,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就这样的承重在王阎的身上。

  “他妈的,老子连父母都没有跪过,你想让我跪下,你算什么”带着不屑的语气对着大师姐说到,随着一声闷喝,眼中带着疯狂,带着嗜血的疯狂身体慢慢的挺直,坚如磐石一般挺立在入门测试的场地上。

  大师姐的眼中看着王阎坚如磐石的身体,眼中疯狂的神色,眼中有着一闪而逝的惊讶。

  山峰顶端,一座用树木随意搭起来的房子,看起来毫不起眼,房中两个人盘膝而坐“小子,你说这个臭小子怎么样?”。

  微微沉吟,对着对面面色红润头发褐色的老者说道“还不错,这小子有韧劲,还有疯劲,这是修炼者必不可少的”。

  手轻抚着下巴上的胡子,面色有些为难,沉吟了片刻。

  “罢了,罢了,算我上辈子欠你们王家的”眼中慢慢的陷入回忆,不知回想到了什么。

  “老祖宗,如果真如王家家主所说,这小子真有那种体制,那么我们丹宗······”中年男子对着老人说到,不过说到一半就被老人制止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此事就此打住吧,这对我们丹宗没有什么好处,甚至还会招临灭顶之灾”中年男子最终长叹了一口气。

  “小子,你还是不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我可以轻易之间要你的命,你以为我们之间就凭你所谓的毅力就可以弥补吗”大师姐眼中充斥着不屑之意,对着下方不断苦苦支撑的王阎说到。

  “丫头,差不多就行了,把小子带来老祖宗的住处吧”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到这个大师姐脑中。

  大师姐的气势猛的一收,浑身湿透的王阎虚脱了一般软软的躺在了地上。

  “小子,跟我走,老祖宗要见你”大师姐的带着寒意的声音传来,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杀气“这该死的臭小子,本小姐见来祖宗都不容易,你一来老祖宗就见你”。

  就见大师姐单手凝聚法力,汇聚成爪,抓向累的虚脱的王阎。

  嗷~~。

  一簇火焰带着破空声冲向大师姐法力汇聚的爪,一阵涟漪产生“我对他没有恶意,不要阻止我”对着在挡在王阎面前嘴中还在不断凝聚火焰的赤焰鸟说到。

  “小火,让开吧,她要带我去见他们的祖师”王阎抚摸着赤火鸟的羽毛对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小火说到。

  大师姐法力汇聚的爪微微一顿,眼中微微收缩看着抚摸赤火鸟的王阎暗叹道“好强的恢复力”。

  “走”大师姐的手猛的一抓,带着王阎向空中飞去。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修炼到这个境界,自由翱翔于天际”一位刚刚通过入门测试的弟子看着空中不断远去的大师姐羡慕到。

  “小子,到了,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正在不断欣赏风景的王阎,听到这个大师姐的寒声心中不由得一阵厌恶。

  “丫头,你先下去吧”带着和煦的春风,一道中年男子声音传来。

  “是”狠狠的瞪了王阎一眼,全身的法力运转,向着山下飘去。

  “进来吧”看着无风自开的房门,一声老暮但显得中气十足的声音透过房间传来。

  “小子,你就是王老头的孙子,不错,不错,一身筋骨凝练,气血旺盛”不断打量王阎的老人对着王阎说到。

  “小子你确定要来丹宗修行?”老人诧异的看着王阎,对着他不由得问道。

  “这是爷爷的意思”对着老人淡淡的说道,心中一阵大骂“你以为本少爷愿意啊”。

  听着王阎语气中的不乐意,一旁的中年男子不由得诧异的看着王阎“小子,佩服佩服,我想得到老祖宗的指导都不容易,你小子还不乐意”。

  老人笑呵呵的看着王阎,仿佛没有听出王阎话里的意思。

  “小子,你以后就跟着刚才的那个丫头修炼吧,要让你炼丹,我怕会浪费你这么好的体制”老人笑呵呵的对着王阎说到。

  “不,不行,跟谁学也不能跟她学,至少给我安排一个辈分比她高的”王阎不乐意的对着老人说到。

  一想到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子手持皮鞭对着王阎不断地抽打,嘴中发出骇人的笑声,王阎的心就一阵的抽动。

  “小子,那个可是本派的大师姐,她的辈分算是高的了,在丹宗除了做我的弟子地位比她高,难道你想做我的弟子”老人眼中闪过一道惊喜,竭力控制着声音对着王阎说到。

  “老头,虽然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体质,但是绝对不差,你,走好运了”王阎一本正经的对着老人说到。

  噗~~。

  Z酷*s匠网永=Z久免费0A看(+小◎说'"

  中年男子看着一本正经的王阎又看着一旁吃瘪的老人,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王阎和老人扭头看着中年男子,王阎还没有什么,老人吃瘪的脸上更加难看,手猛的一挥。

  碰的一声,就见墙上破了一个洞,墙上的碎屑还不时的往下掉落,老人随手捏了一个法印,就见破碎的墙壁慢慢的复原,片刻之间,墙壁恢复原先的模样。

  老人扭头看向王阎,庄重的脸色,周围的空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声音洪如钟鸣,仿佛隔着时空般传来。

  “小子,你可愿拜我为师?”。

  “是,我愿拜你为师”看着老人庄重的神色,王阎不由得挺直了身子,恭敬的对着老人说到。

  “师傅,我还要行拜师礼吗?”“不用了,只要你心中只要记得我这个师傅就行了,形式就算了,好了,你先出去吧,为师要修炼了”老人对着王阎摆手,示意让他出去。

  老夫差点在后辈面前丢面子,看来这小子要好好的磨练磨练了。

  擦着头上莫须有的汗,看着王阎的方向心中说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