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速度极快,手持灵石一边恢复一边快速移动。

  “环星,我怎么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呢?”王阎疑惑的向后面看到,四周空寂,了无人烟,难道是幻觉。

  就在王阎疑惑的时候,环星凝重的声音传来“主人,后方,右后方十五米有不明生物在快速接近”。

  王阎的眼睛顺着环星提醒的方向看去,一张张开的嘴巴,里面露出沾满污垢的嘴巴正向王阎扑来。

  “妈的,这是什么东西?”王阎扭头就跑,妈的,老子的运气就没有好过。

  “主人,这是南沙最常见的沙虫,攻击力不大,只是体型比较大而已,攻击力最多相当于人类的炼体境”。

  听到环星的话,王阎奔跑中的身体一缓,不敢置信,这么大的东西,只有炼体境?。

  回想起前世,王阎没有权利,没有地位,没有办法反抗,难道这一世还要这样吗?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难道还要放弃吗?王阎心中一凛,双拳下意识的握紧。

  王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奔跑中的身体一顿,扭头看着越来越近的沙虫,看着越来越近的沙虫,身体微微颤抖,心中慢慢涌起了热血。

  王阎慢慢的向前奔跑嘴中喃喃道“前世的软弱,前世的性格,都在此刻给我消失吧,从今天,从此刻,我要做全新的自己,我要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点”。

  看着越来越近的沙虫,王阎深吸了一口气,洗髓境六层的修为在身体中运转。

  奔跑中的王阎双拳平平伸出,看着高高跃起的沙虫,他的脸庞骤然一紧,双拳紧握,向着高高跃起的沙虫轰击而去。

  看着被轰高的沙虫,在半空中翻了一个圈,最后平稳的落在地上,不由得对着环星问道“环星,这不是相当于人类炼体境的沙虫吗?为什么它能挡住洗髓境的全力一击”。

  “主人,这个可能是沙虫王,相当于洗髓境四层,要不我们先跑吧”环星带着期待着的话语问向王阎,期待王阎能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

  “不,不能跑,这次要跑了,以后要是碰见,不,不是碰见,是一定会遇见修为比我高的,人要有选择,不能一味的逃跑我的选择就是,杀”警惕的看着愈来愈近的沙虫王,王阎对着脑中的王阎说到。

  迎着迎面而来的沙虫王,王阎双拳交错,翻腾不休得朝着沙虫王打去,在他洗髓境的的修为下,王阎气势如双拳一般,勃发而出,数十拳之后,王阎心中的畏惧逐渐消散,每一拳打出都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渐渐的王阎占了绝对的上风。

  王阎的心中完全放开了,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仿佛这世界就在眼中,前世受过的委屈,研究时的热血,就在这一刻,全部涌现了出来。

  漆黑的宇宙中,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里面仿佛隔着无尽的时空看着王阎,眼中仿佛带着些不安外带夹杂着一丝渴望,一丝解放,最终化为一声叹息“唉~~”。

  伴随着一声闷哼声“彭”。

  王阎渐渐的从那种恍惚的感觉中清醒了过来,看着不远处已经奄奄一息沙虫王的腹部拳头大的伤口,鲜红的血液从中流淌。

  远处的奄奄一息的沙虫王看着王阎的眼中露出嗜血般的红色,猛的向着王阎冲来。

  伴随着强大的力量,仿佛飞箭般向王阎飞来,沙虫王瞬间来到王阎的面前。

  就在这一刻,王阎的身体瞬间绷紧,精神凝聚到了极点,仿佛又感觉到了死亡的感觉,那种隐晦的,恐怖的,灰暗的气息,居然离他如此之近。

  就在霎那间,王阎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

  他的双拳豁然摊开,洗髓境六层的修为凝聚到双掌之中,猛的向飞驰而来的沙虫王轰去。

  在接触沙虫王的一刹那,暗劲涌出,快速的打入沙虫王的体内。

  伴随着着一声凄厉的叫声,沙虫王最终闭上了双眼。

  王一王二两人武皇的修为发挥到极致,快速的在空中飞行“快,我们必须赶紧找到少主,我感觉少主遇到了危险”。

  王二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脸色也猛的一紧“我也感觉到了,妈的,怎么会突然出现空间裂缝,没道理啊,幸好我们提前在少主的身上留下了神识烙印”。

  王家家宅王老爷子眼中露出欣慰,一手摸着下巴上的胡子,不由得说到“好,好,你说呢?小子”。

  “还行吧,总算有了些武道之心了,也不枉他那么好的体质了”一手端着茶的王霸天淡淡的说到,不过眼中的欣慰,还是透漏着他心中的喜悦。

  “这小子,总算不用再操心他了,哈哈,不错不错”手捋着下巴上的胡子,说着大笑了起来。

  “王一,王二”“家主”“家主,对不起,我们跟丢了小少爷,请您责罚”王一王二低着头对着天空中的虚影说到。

  王老爷子低头看着单膝跪地的两人说到“你们回家族吧,那小子,已经慢慢成熟起来了,你们不用再跟着他了”双眼仿佛隔着空间看着王阎,眼神中带着欣慰,又夹杂着期望。

  “小子,干的不错嘛”。

  就在王阎沉浸在喜悦中的时候,一阵声音传到王阎的耳朵里。

  “呵呵,爷爷,你怎么来了?”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老人,不禁问道。

  “孙子,是不是感觉心里面很高兴”仿佛看到王阎心里面的情绪一样,对着王阎笑呵呵的说到。

  被看穿的王阎心里面一阵恍惚。

  “小子,不用伤心,毕竟你没有经过生死的洗礼,只是在温室里长大,忽然被放出来,有点不适应是正常的,我给你弄了一个丹宗的内门弟子的身份,进入宗门可以使你快速的成长起来”。

  老人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羊皮卷对着王阎扔了过去,身形慢慢的虚幻飘渺了起来。

  王阎手持着羊皮卷,脑袋中里面一阵发蒙,等到清醒的时候,只听见老人回荡在自己耳边的话“小子,以后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是龙是蛇,就看你自己的了”。

  看着手中的羊皮卷,王阎脑中不断着回想着一句话“看来这老头在一直盯着我,妈的,悠闲地日子没了”。

  “父亲,真的没事吗”看着王阎的身影,一个白衣中年人站在老人的身后问道。

  “玉不琢,不成器。温室里面的花开的再好,不能经历挫折,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空有一副如此好的体制,没有强者之心终究是不能走到巅峰的”王老爷子对着王霸天淡淡的说到。

  “父亲,难道刚才的沙虫王就是你给王阎的磨练,让他凝聚强者之心”王老爷子满意的看了一眼王霸天。

  “对,但是他的强者之心还没有完全的凝聚,还十分的脆弱,所以我才让他去丹宗,丹宗不同于其他宗派,内部的争斗不多”王老爷子看着王霸天说到。

  “不对,你不是不关心他吗?怎么问的那么清楚”王老爷子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着王霸天说到。

  “咳咳,我是想看看你的方法对不对,能不能作为我孙子的方式”王霸天的眼中有那么一瞬间的波动,随即波澜不惊了起来。

  “哦~~,我懂,我懂”王老爷子手拄着拐杖,扭头走向房间里面。

  “小子,你的修为还是不到家呀,你可是我养大的,你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就在王霸天往杯子里倒茶的时候,王老爷子的声音传来,倒茶的手猛的一抖。

  “呵呵”看着王老爷子的背影,王霸天不禁笑着摇摇头,继续倒着茶。

  7…看正)版章节上酷7匠)网

  小子,看你自己的了,你自己的路还是要你自己走,父亲不能帮你。

  王霸天喝着茶看着在沙漠里顶着风暴前行的王阎心中默默的说到。

  “跟我年轻一样,死要面子活受罪”房间里面看着坐在庭院里面的王霸天说到。

  乖孙子,快点成长吧,没有多少时间了。

  王老爷子抬头看着这蔚蓝的天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