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顿饭大家吃的很不平常,因为是伊贺流派的服部父子与全真教东院的罗水院首、罗生殿主同时在场的缘故。这顿饭的焦点都集中在了慕天缘这个活波可爱的孩子身上,今晚的这顿饭,也完全是因为他而产生的。

  几位两派的大人物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就全把目光集中在了慕天缘的身上。慕天缘这时还在那里嘴中不停的嚼着三乐递过来的食物,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服部容田越看慕天缘不停地吃着东西,越感到神奇。毕竟他是修为在黄金方士阶段的高手,所以知道自己当初受的伤有多么的严重。能将他这伤治愈的如此彻底,显然面前这个年龄不大的孩子,有着太过于常人的天赋与智慧。此时的服部容田已经开始对慕天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一旁的罗水院首也看出了服部容田的心思,知道慕天缘的事情已经隐瞒不住了,于是对服部容田说道:“腹部家主,关于慕天缘的事情,还请贵派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我相信腹部家主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正在心里想事的服部容田,被罗水这句话打断了思路,然后侧头看着罗水的眼睛,郑重的说道:“罗水院首放心,我知道这个小家伙对于贵教的重要性,你大可放宽心思。对于这件事情,我肯定会叫知道内情的我派弟子严把口风的。更何况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我就更要对他负责任了,假若他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老夫第一个不答应。以后慕天缘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直接来找我!我会义不容辞的帮助他解决!”

  “父亲,还没和您说呢,您外孙女的命,也是天缘小兄弟救的。”服部奈川在一旁说道。

  服部容田听完儿子的话后,急忙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在自己出事的这几日,这些事情自己根本就不曾知道。服部奈川于是就将妹妹出车祸死去,以及慕天缘救治了服部秀媛,同时还为她输血的事情一一向父亲讲述了一遍。

  当服部容田知道自己的爱女已经亡故,内心也是十分的悲痛。与自己的儿子用日语交流了一阵儿,然后站起身来,对在座所有全真教的人,深深鞠了一躬。此时,服部奈川眼角上已经出现了泪痕。

  服部奈川坐回到座位上,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悲痛的心情。然后感慨的说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这是我的罪孽太深了,才会有这样的报应啊!”

  房间内此刻没有一个人说话,连慕天缘都停止吃食,全都将目光看向了服部容田。

  这个时候,服部容田叹了一口,然后对罗水说道:“罗水院首,谢谢贵派仗义抒怀,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贵教屹立在这个世界千年不倒的原因了。中国有句古话说的真是太对了,人间正道是沧桑啊!想我服部家族的始祖服部氏部创立伊贺流派以来,一直都是贵族、皇室的附属势力。我族前辈们忠心耿耿为了他们的势利纷争,冲杀在前,可又换回来的是什么?后来天下一统之后,我派祖先这才退出了江湖。自打我派归隐以后,人口数量与日俱增,为了能够缓解日趋紧张的生存环境,我的祖父才决定重新出世,应对族内所面临的困境。你们也是知道,我们忍者习练的大多是暗杀技能,为了生存,不得不重操旧业,所以才有了和贵派之间的百年纷争。我很清楚,我们在外界的名声不好,可是为了生存,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这次贵教的仗义救援,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寻图正业才是根本。我已经想好了,这次回去之后,要对伊贺流派进行一次彻底的改变。罗水院首,请相信容田的诚意,我愿意和贵教化干戈为玉帛,彻底解除与贵教百年的恩怨,不知罗水院首可愿接受我的这个提议?”

  罗水正要答复服部容田,慕天缘在旁边鼓着小嘴说道:“既然你要和我教交好,那你先把我奶奶的伤治好啊,我都把你的伤给治好了,你这起码也算是知恩图报的一种表现吧。”

  “什么你奶奶的伤?哪位是你的奶奶?”服部容田被慕天缘的话给问愣了。

  这时在一旁的服部奈川连忙接过话来,对自己的父亲将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

  服部容田听完儿子的解释,又站了起来,对着罗水又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想不到二十年前的那次交手,竟然给罗水院首的夫人造成如此的伤害。真是对不住了,当时也是年轻气盛,出手不知深浅,还望罗水院首海涵。这样,一会儿回去,我马上给贵妇人疗伤。但是我不敢保证能彻底根治好,毕竟这隔得时间有些太长了,我肯定竭尽全力,尽可能将夫人的暗伤彻底拔除。”

  罗水说道:“今天时间太晚了,更何况腹部家主刚刚恢复了伤势,先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说。”

  “也好,那明天一早我就过来帮助夫人疗伤。”服部容田说道。

  于是众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下楼乘车回到了酒店。

  回到房间以后,罗生殿主问道:“我说老三,你说这服部容田刚才的那番话,可信吗?”

  “信与不信要看他今后的做法了,我当然希望他能将伊贺流派引入正途,但是说好说,这做起来难啊!伊贺流派这百年间树了多少的仇家,能因为服部容田一句话,就化解得掉的?这要看服部家主的本事了,既然要一心向善,这付出代价也会不小啊。走一步看一步吧。”

  罗生殿主听完罗水的话后,也是微微点头。

  第二天吃过早饭以后,三乐和罗雁领着慕天缘走出了电梯,看到服部父子此刻已经在房间外等候了。

  “哎呀,想不到你竟然是罗水院首的夫人。二十年前的那场打斗,也是由于我们两派的纠葛,现在想来,真是惭愧啊!还望院首夫人不要介怀,我这次是专程为你的旧伤而来。你看现在可否方便?”服部容田一脸的愧疚之色。

  罗雁昨晚已经从三乐那里知道了,今天服部容田会为她疗伤的事情。于是说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就不要再提了。我当时技不如人,也没有埋怨阁下的意思。那就请进吧。乐儿,去把你爸爸叫过来。”

  罗雁打开房门,让进了服部父子二人。

  不一会儿,罗水也来到了房间内。

  服部容田见罗水到来,就上前说道:“罗水院首,你看在何处为尊夫人疗伤?”

  “就这里吧,需不需要弄一个隔绝阵法?我叫罗生过来弄。”

  “不需要,不会有太大动静的,放心吧。那就请尊夫人平躺于地上就好。”服部容田说道。

  罗水看向自己的妻子,示意按照服部容田说的做。

  罗雁也不拖沓,直接平躺于客厅的地毯之上,然后闭上了双眼。

  服部容田来到了罗雁的身旁,先是用手把了一下罗雁的脉门。过了片刻之后,将双手放置在离罗雁小腹丹田处一寸距离的地方,开始催动元力。

  》(看#正版eK章A=节M上酷Yt匠…w网f

  站在一旁观看的慕天缘,此时也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服部容田为罗雁疗伤的过程。

  只见这时,让他的两只手,一只手已经泛起了火红的赤炎,另外一只手的手掌都被寒冰所包裹。双掌在罗雁的丹田处来回的游走。渐渐的可以看到,从罗雁的丹田处开始游离出一丝丝赤炎与寒冰的细小物质,正慢慢的向服部容田的掌中而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屋子里则是忽冷忽热。此时服部容田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看来这次疗伤,对于他本人来说,消耗也是极大的。

  又过了半个小时,服部容田终于收回了双掌的赤焰与寒冰之力。然后抬头看向了慕天缘,说道:“天缘,这剩下还需要你来修复你奶奶的气海。我是不具备你那神奇的元力,只能拔除掉我的赤炎寒冰掌所遗留下的赤寒之毒。”

  慕天缘这时点了点头,然后来到了罗雁的身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