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也是由于慕天缘在为服部容田修复经脉的时候,消耗了过多的元力,此刻罗生殿主事先布置的小型聚灵阵也无法填补满他的气海。

  现在还不能终止对服部容田的治疗,慕天缘新掌控的那股赤炎之力,正在和伤者体内的寒冰之力对峙着。但是慕天缘的小肚子正在咕咕的叫着,小家伙现在已经饿得有些坐不住了。

  '最Ud新(¤章e.节上酷匠‘网p

  后面的罗生殿主这个时候也听到了,来自慕天缘肚子的咕咕声。急忙从储物戒指当中拿出三乐给准备的士力架,然后拆开包装,然后递到了慕天缘的嘴边。

  此时的慕天缘正闭着眼睛对抗着那股寒冰之力,突然鼻子问到了巧克力的香味,睁开双眼一看,哇塞!张嘴就把罗生殿主递过来的士力架咬到了嘴里,然后开始大口的嚼着。

  罗水也看到了这幅情景,也从罗生殿主手里拿过士力架,开始拆开包装,完了递给罗生。就这样在后面的两人,开始供应慕天缘。

  慕天缘吃了几个士力架后,已经没有当初那种饥饿的感觉,现在专心致志的开始应对那股寒冰之力。

  在和服部容田身体内寒冰之力交锋的过程中,慕天缘对自己刚刚得到的赤炎之力越来越熟悉,操控起来也越加的得心应手。现在他开始将雷电因子中所蕴含的水之法则抽调了出来,尝试着与赤炎之力相互配合。

  先用赤炎之力攻击寒冰之力,在赤炎的猛烈攻击下,寒冰的前锋渐渐的被融化。慕天缘抓住这个时机,让自身的水之法则跟进,将融化掉的冰水,迅速的融合进自己的水之法则当中。

  就这样,从最开始的两股天地之力的相互对峙,转为现在的逐渐进攻,步步为赢的策略。慕天缘已经在与寒冰之力交锋的过程中,攻占了服部容田另一半身体的三分之一区域。记过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奋战,慕天缘终于将领地扩大到了一多半的范围。

  这个时候,眼看着那寒冰之力所蕴含的能量,被慕天缘的水之法则慢慢的蚕食,最后已经到了溃不成军的样子,慕天缘掌控着两种五行力量,势如破竹般的开始了最后的进攻。最后仅仅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将剩余的寒冰之力,全部融合到了雷电因子当中。在这么久的时间使用水之法则,慕天缘此刻已经对寒冰之力的运用,以及对寒冰之力的道法上的领悟,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当慕天缘融合了最后一丝寒冰之力后,存在于服部容田身体中的巨大隐患,已经彻底解除掉了。现在服部容田的脸色,已经和正常人没什么分别了,只是还处于昏迷状态。

  慕天缘将再次壮大的雷电因子收回了自己的体内,开始按部就班的开始修复剩下的半个身体中的受损经脉。

  又经过了大约4个小时的时间,此时服部容田身体内的大小经脉,已经被慕天缘全部修复完整。

  此时的外面已经是深夜了,慕天缘此刻已经连续治疗了十几个小时。小家伙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使用元力,这时自己的气海都已经快被消耗光了。

  慕天缘此刻盘坐在那里,身体中运行着《天罡五行功》,慢慢的恢复着自身损耗的元力。

  后面的罗水,此时递给慕天缘一块鹅卵石大小的元石,放到了小家伙的手中。对慕天缘说道:“吸收这块元石中的元力,恢复的能快一些。”

  “谢谢师祖爷爷。”慕天缘睁开眼睛,冲罗水说道。

  罗水看着脸上露出疲倦之色的慕天缘,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才多大点的孩子啊,现在就能够这么长时间的帮人治伤,这要是换做成年人,恐怕也坚持不了这么久的时间。

  罗生殿主此刻见到慕天缘在恢复元力,就冲罗水打了一个手势。两个人站起身,慢慢离开了阵中。

  等待在外面的服部奈川,看见罗水二人从阵中出来,连忙上前说道:“二位前辈,情况如何了?”

  “应该差不多了,你父亲身上的受损经脉已经全部修复好了,另外那两股天道之力的残留物,也已经被清除掉了。现在只剩下那龟裂的金丹还未修复,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修复好。”罗水说道。

  听到罗水的话,服部奈川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哽咽着给罗水二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说道:“这时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此等大恩真是比天高地阔啊。”

  “感谢的话就先不要说了,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天缘现在正在恢复元力,长时间治疗对元力的耗损极大,等天缘恢复好了,在着手为你父亲修复金丹。”罗生殿主在一旁说道。

  正在这时,只见房间门打开了,三乐从门外走了进来。

  “爸爸,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治好吗?慕天缘恐怕早就饿坏了吧,我这里给他叫的外卖都凉了。”三乐焦急的对罗水说道。

  罗水见自己的女儿来了,就简单的将治疗的过程和女儿说了一遍。

  三乐这时怀着埋怨的眼神,看着站在一旁的服部奈川。

  服部奈川也感觉到了,又再次向三乐鞠了一躬,连说三乐找了一个好徒弟的一些恭维话。

  三乐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阵法之内,慕天缘闭着双目,正在恢复着元力。身体中由于刚刚突破到二纹力士,也会是在适应着这增加的血肉之力。此刻,慕天缘的体魄好像比原来更加的强壮了,个子好像也长高了一点。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慕天缘手中的那块元石,已经被吸光了元力,变成了一块普通的鹅卵石。小家伙看着手中的鹅卵石,嘴里喃喃的说道:“这可真是好东西啊,这么快就恢复了元力,回头再朝师祖爷爷多要两块。”

  随后将鹅卵石收了起来,然后看着面前的服部容田。

  服部容田现在的脸色已经彻底的恢复了,脸上已经可以看出,微微泛着红晕了。呼吸也相当的平静,心脏的脉动也变得有力了。

  “怎么还不醒过来呢?难道是连脑袋都被打坏了?”慕天缘自言自语道。

  慕天缘此时运用元力,开始检查了一遍服部容田的身体。发现除了那金丹之外,其他部位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要对金丹进行修复,慕天缘盘坐在那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将一只手掌按在了服部容田的丹田处,缓缓的将元力输送进他的丹田之中。

  慕天缘先是尝试着将自己的元力,慢慢的在金丹的裂缝处进行灌输,让自己的元力缓缓地进入裂缝,然后由内而外的修复着那破裂的金丹裂纹。修复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么做,没有任何的效果。只好将元力收回,坐在那里开始沉思。

  没有此时回忆着罗水给他的讲解,金丹形成的方式与气海正好想法,是有气海逐渐压缩,有液态向固态转换的一个过程。而刚才自己对金丹的修复方式,显然不能起到让裂缝愈合的效果。自己的元力是从液态的气海中转化而成的,显然和晋升为方士的元力有所不同。这个可能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

  慕天缘此时微微一笑,知道该如何对服部容田的金丹如何修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