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殿主此刻感觉到了服部奈川的目光,转过身冲他说道:“为了保险起见,设了两重阵法,还望服部先生能够理解。”

  服部奈川这一刻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没有没有,绝没有这个意思。我感觉罗生殿主的布阵手法,简直是太超绝了,所以才感到惊奇。”

  “雕虫小技而已,没有服部先生说的那样。”罗生殿主谦虚的说道。

  几个人现在在阵外,根部看不到阵内的情况,就在原地各自打坐,静候里面的动静。

  {…更新B7最=#快u上L酷B5匠“V网

  此时在阵中,慕天缘坐在了服部容田的身旁。将手搭在了服部容田的手腕上,然后催动体内元力,慢慢的进入到对方的经脉之中。慕天缘的元力刚进入其经脉,脸上的表情就显得凝重了起来。

  服部容田的经脉已经损伤的相当严重,而且体内现在有两股貌似元力的物质,分别占据着服部容田的各一半的身体当中。这可能就是罗生殿主对慕天缘所描述的天地大道中,两股天地之力的形态。按理说,天地之力不可能存在于修炼者的身体之中。可能是因为服部容田在长期使用这两种力量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两种天地之力在自己的身体中已经出现了遗留物质,等到察觉的时候,已经到了天道反噬的结局。而且这两种天道之力的遗留物质,又正好是水火两种相克的物质,在身体内各不相让,才造成了现在这种对立的局面。

  慕天缘检验完服部容田那身体中几乎全部断裂的经脉,此时将元力游走向他的丹田金丹的所在处。此刻,服部容田丹田内的金丹,已经出现了细微的裂纹。如果两种天道力量再次交锋,恐怕他的内丹就要彻底破碎掉了。

  慕天缘没有去碰那两种残留在服部容田体内的天道物质,而是将元力收了回来。坐在那里思量着,该如何为其疗伤的方法。

  现在对于修复身体内破损的经脉,对慕天缘来说不是问题。那个有裂纹的金丹,慕天缘没有把握将其修复好。因为慕天缘还是第一次为比自己修为搞这么多的人进行疗伤。以服部容田现在的状态来看,修为起码和罗水的修为差不多了,应该是黄金方士的修为。这种修为的人在当下,应该就已经是属于在强者之林中的一员了。

  而且服部容田现在最让慕天缘头疼的,就是存在于身体中的两种天道物质的残留物。这是属于天之大道中所留下的遗留物,那可是有关天道的力量。如果处理不好,甚至会牵连到慕天缘自身的安全。

  此时慕天缘蹙着眉毛,额头间又出现了一个小几字。一时拿不定注意,思前想后,最后终于有了打算。

  慕天缘再次将元力注入到服部容田的经脉之中,沿着经脉,慢慢来到了身体的心脏部位。此时,慕天缘将元力开始包裹住身体中的心脉,将心脉周围的那些破损经脉,用自己的元力慢慢的修复。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慕天缘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珠。但是慕天缘此刻一点也不敢大意,因为服部容田的修为比自己高太多了,以至于修复过程相当的缓慢。

  大概又过去了半小时的时间,慕天缘才将服部容田心脉区的那一小部分损坏的经脉修复完整。此时服部容田那苍白的面孔上,微微有了那么一点生气。

  做到这里,慕天缘心中有点疑问,不敢急于对其他患处进行处理。只得站起身来,向阵外走去。

  等在阵外的罗水与服部奈川三人,此刻都是十分的着急。突然看到一个小身影从阵中走出。

  服部奈川忙站起身,来到慕天缘面前,说道:“怎么样了,天缘。我父亲能治好吗?”

  慕天缘没有直接回答服部奈川的问题,而是来到了罗水的身旁,说道:“师祖爷爷,我想向您请教。关于修为上升到方士的时候,是怎样结成金丹的?”

  “天缘,你问我这个做什么?难道和你医治服部容田有关?”罗水问道。

  “是的,现在那位服部先生的金丹上面有裂痕,我如果不知道进阶到方士,金丹是如何形成的,就不知道该如何去为他修复金丹。所以还请师祖爷爷,给我详细的讲一讲。”慕天缘很诚恳的说道。

  罗水听了小家伙的话后,也是知道这个服部容田的伤势太严重了,这时就拉着小天缘坐了下来,然后跟他详细描述了一遍,从修士升阶到方士,体内气海转换为金丹的全过程。

  修士在修炼的时候,是从外界吸纳进灵气,在气海中转换成元力。而到了升级的时候,则是由于气海的元力饱满,迫使气海再次扩大的一个过程。而当修士修为到达九品之巅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气海不再是向外扩张,而是向内压缩的一个过程。当把体内气海中的元力,在丹田内高速运转压缩,最后形成一枚内丹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是升阶成功的标志,同时自身也有修士修为转变为方士修为。方士升阶的,就是让自己的内丹在修炼中不断的增大。一般青铜方士的内丹,如同一粒黄豆大小。升级到白银方士的时候,内丹如龙眼那般大小。如果修炼到黄金方士,大小则是和核桃那般大小。这个时候的内丹,才被称之为金丹。

  金丹形成以后,内丹的颜色也是变成了金黄色。这时候的内丹,又被称之为化丹。进入化丹阶段修为的人,就有了两次生命。一般肉体受到严重损伤的时候,可以放弃身体,修炼者的魂魄已经依附在了内丹之内。在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可以借助金丹逃生。之后可以再找到一句适合自己的躯体,进行夺魄重生。当然,这也是一种极为恶劣的行为。占据他人身体,和夺走他人性命是一回事。

  如果金丹出现破裂,那问题就相当严重了,弄不好就会魂飞魄散,连生还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现在服部容田的伤势简直就是命悬一线。就算是救治了他的身体,金丹坏了,那这个人也就跟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差不多了。

  听完了罗水对于金丹的讲述,没有大致清楚了内丹的形成过程。现在已经可以判断出,自己可以修复好服部容田的内丹了。

  接下来慕天缘又将潜伏在服部容田身体内的,那两股天道之力的残留物,同罗水做了一个描述。慕天缘这时真的不知道,这两种对抗的天道之力该如何处置。

  罗水听完慕天缘的问话,也是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旁的服部奈川,听了慕天缘对自己父亲身体内在的患处描述,此时也是心急如焚。眼含焦急的望着正在那里沉思的罗水。虽然着急,又不敢打扰罗水的思路,只得耐住性子,在一旁等待。

  旁边的罗生殿主也是在一旁皱着眉,因为自己还只是处在白银方士修为,而且自己只掌握了一种天道之力,对于目前服部容田所处的状况,自己都没有经历过。所以也是将目光看向了罗水,等着罗水做出正确的判断。

  罗水在那里闭目沉思着,这个时候突然就睁开了双眼,有些欣喜的说道:“真是天助啊!”

  几个人被罗水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弄得有些不知所措,都将目光看向罗水。

  随后罗水冲着服部奈川说道:“你父亲身上的这两种残存的天道之力,应该是你父亲在动用时,已经有内伤在身,强行催动的赤炎、寒冰两种天道之力。由于自身抵抗力已经降至最低,被这两种天道之力反噬,造成了现在的状况。我说的对吧。”

  这个时候,服部奈川急忙冲着罗水深深一拜,然后起身说道:“罗水前辈,我父亲就是和自己的一个死敌要同归于尽,才造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请您赶紧说出医治我父亲的方法,此等恩德可比再造。如果治好我父亲,我父子二人将来任凭前辈的调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