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快步来到服部奈川的跟前,带着质问的口气问道:“服部奈川,你又跑到这里干什么?”

  服部奈川眼睛一直注视着罗雁,并没有理会三乐的质问。

  三乐见服部奈川根本没有理会自己,这火马上就要发作,却是被罗雁抬手制止了。然后站起身,双手去扶仍然跪在那里的服部奈川。

  “罗雁阿姨,如果你不答应小侄的请求,我绝不会起来。”服部奈川用肩膀挣了一下罗雁扶自己的手。

  “你先起来,这件事情我要和其他人商量一下。毕竟我们两家百年的宿怨,可不是你这么一跪就能化解的。我也想化干戈为玉帛,但你得容我们想想不是。”罗雁说完,继续去扶服部奈川。

  服部奈川这时听了罗雁的话,眼神中带着感激,也就顺着罗雁站了起来。

  “乐儿,你去把罗生殿主请到这里来。”罗雁说道。

  “还是我去吧。”小白站在门口说道。

  不多时,罗生殿主就和小白一起进入了房间,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罗雁将刚才的事情和罗生简单的说了一遍,然后让大家都坐在沙发上。

  罗生殿主这时看向服部奈川,说道:“服部先生,我全真教与贵派结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想必你提出的这件事情我们恐怕很难答应。即便是我同意了,但是这件事情的性质真是太大了。我现在要将此事禀报全真教的最高权力层,如果全真教高层认可我们做这件事情,我们才能答应服部先生的请求。我这么说,服部先生应该满意了吧。”

  酷|匠&j网}g首w发¤

  服部奈川此时已经明白,这件事情可不是这么凭自己求在座的人,就可以解决的。事关两派之间关系的进展问题,服部奈川此刻也是同意罗生殿主的提议。然后说道:“那就烦请罗生殿主将此事禀告全真教吧,我可以在此等消息,或者不方便我可以出去等。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走,我真是带着诚意来的。还望罗生殿主见谅。”

  罗生殿主此刻看向了罗雁,两人交流了一下眼神。

  罗雁这时站起身说道:“那就请服部先生先随我去隔壁的房间等吧。”说完率先引路,打开了房间大门。

  服部奈川也只好站起身,跟随罗雁前往小白他们的房间而去。

  看着罗雁与服部奈川离开了房间,罗生殿主对慕天缘说道:“天缘,你有把握治好那个服部容田的伤势吗?”

  “师叔祖,我还不知道那个什么服部容田到底伤的怎样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医治。你们也知道我根本就不懂得医术,只是自己的元力比较特殊罢了。”慕天缘说道。

  这时罗生殿主听完慕天缘的话,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看来只有先和罗水他们商量一下了。”说完话,冲三乐示意了一下。

  三乐走过来,拉着慕天缘的手向卧室走去。

  客厅里此刻就剩下了罗生殿主与小白。罗生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罗水的卫星电话,等待着接通。

  卧室内,慕天缘还穿着那件宾馆的浴袍,和三乐坐到了床上。三乐此时心中也是很复杂,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慕天缘在一旁对三乐说道:“师父,别担心了。这件事情我感觉太复杂了,到底我们全真教是如何和伊贺流派结下的冤仇呢?”

  三乐看着慕天缘,手抬起来将慕天缘搂紧,然后说道:“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全真教很早就和伊贺流派有冲突。我妈妈就是因为这多年的恩仇,才会造成现在的样子。我也很想知道,两派之间当初是为了什么,经历了百年的争斗。”

  “那师父你说,我该不该帮助他们医治那个曾经伤害过奶奶的人。我心里反正是很不愿意,伤害奶奶那个人,肯定是一个大恶人。让我为他治伤,门儿都没有。”慕天缘此时很生气。

  “这不还是因为你啊,没有那次车祸。服部奈川也不会知道你的本事了,现在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这件事情真是有点大。我们俩在这里也别瞎做定论了,还是看看我爸爸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吧。”三乐说完,将刚才出去给慕天缘买回来衣服,拿了出来。然后让慕天缘先换好衣服。

  换好新衣服的慕天缘,跑到洗手间去照镜子,回来后来到三乐的身边,在三乐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师父,我饿了,我们能不能先去吃饭啊?”

  “对呀,你还没吃饭呢,都是被这个服部奈川闹的。不管他,走,师父领你吃饭去。”说完话,帮慕天缘穿上新买的外套,领着慕天缘出了卧室。

  罗生殿主此刻和小白坐在沙发上。刚才已经将事情向罗水院首作了汇报,那边正在开紧急会议,两个人在这里等着那边的答复。

  看到三乐领着慕天缘从卧室出来,罗生殿主就说道:“小白,你先和三乐领着天缘去吃饭吧,我在这里等消息。”

  小白站起身,和三乐一起带着慕天缘下楼去吃饭。

  这一刻,在全真教的一个会议室里,全真教所有高层都被罗水紧急通知来到了这里,现在正在商议对于伊贺流派提出的,让慕天缘去救治服部容田的事情。

  “我看这次服部奈川的举动,是一次我们两派纷争的一个突破口。如果处理得当,两派百年间的争斗将会结束。我们不仅通过这次慕天缘的救人之举,和伊贺流派缓解关系,同时还能将来和他们之间有交换条件。那个服部奈川如果不出意外,将来一定可以继任伊贺流派新的掌门人,我们今天走出的这一步,也会为我们两派今后的交往奠定基础。”炼金殿罗金殿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四师兄,你这么说我可不同意。当初我和罗雁师姐同这个服部容田交过手。如果不是他,罗雁师姐也不会炼气修为被废。更何况现在伊贺流派过多参与外氧世界的暗杀事件,我们和他们交好,这不是与虎谋皮嘛!我不同意慕天缘为服部容田治伤。”执法殿罗玉殿主此刻有些激动。

  “我来说说我的观点,就事而论,这确实是一次缓解两派纷争的好机会。但是,谁能保证这件事情的背后不会存在着阴谋。我建议,即便是我们同意为服部容田治伤,也不能去腹部家族的领地。双方应该选择一处比较安全的地点进行,我这个是考虑到慕天缘的安全问题。至于今后两派关系如何发展,这个尺度还得我们共同掌握,也不能说就不和人家来往。我就先说到这。”炼丹殿罗锋殿主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藏经殿罗凡殿主看看在座各位师兄弟,然后说道:“现在对于本教来说,慕天缘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我们不能让小家伙充当一枚我们和伊贺流派谈判的筹码,就我个人意见,我也是不赞成的。如果可以保证在慕天缘安全的条件下,出于人道主义,我看还是可以帮助医治的。不过我并不赞成全真教与那个伊贺流派有什么交集。”

  “我同意六师兄的观点,只要保证慕天缘的安全,可以考虑给服部容田治伤。慕天缘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对于我教有史以来这样一位天赋绝伦的奇才,我想任何利益面前,都没有慕天缘所发挥的价值更高,这是我教将来兴衰的关键。请罗水师兄考虑周全,千万不要因为今天这件事情,让慕天缘陷入危局。”武功殿罗印殿主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