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部奈川进了房间,没有经过罗雁的同意就径直走向了卧室。

  慕天缘也听到了脚步声,忙从床上起来。

  “哎呀,我的小恩人啊,看到你可真是高兴。咦?这衣服真么这么不合身啊。”服部奈川进了卧室,对慕天缘说道。

  慕天缘看见是服部奈川走进了卧室,心里也是很吃惊。自己现在穿着这不合身的衣服,站在服部奈川的面前,确实有些别扭。

  “服部先生啊,你好。你能先出去一下吗?我换件衣服就出来。”慕天缘很有礼貌的对服部奈川说道。

  服部奈川这时也发现,不是衣服小了,是这个小家伙长个了。于是对慕天缘微笑着说:“好的,那我就在外面等您啦。”说完转身走向了客厅。

  罗雁刚才在服部奈川的身后,没注意到他会直接走向卧室。刚要去追他,见服部奈川已经从卧室走了出来。于是,就来到了沙发区,请服部奈川坐下。

  “不知服部先生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罗雁将心中的疑问,直接说了出来。

  服部奈川看着罗雁狡黠地笑道:“这个很容易啊,我上次不是给了小恩人一枚我们腹部家族的族徽吗?那上面有我们腹部家族的特殊气息,所以找起来很容易。”

  罗雁万万没有想到,是慕天缘身上的这枚族徽让服部奈川找到了这里。

  “那服部先生费这么大的劲,就是为了过来看看慕天缘吗?我想不是怎么简单吧。”罗雁此时已经开始对服部奈川戒备了起来。

  这个时候,慕天缘穿着一件酒店内为顾客准备的浴袍,从卧室中走了出来。由于浴袍是给成年人准备的,所以穿在慕天缘的身上,像古代的长袍一样,衣摆都拖到地上了。慕天缘来坐到沙发上,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服部奈川。

  “小恩人长得够快的,这才过了几天啊,就长高了这么多,真是让我感到惊讶啊。”服部奈川对慕天缘微笑道。

  “服部先生你找天缘有事吗?请叫我名字吧,小恩人就不要再叫了。”慕天缘说道。

  “天缘小朋友,这次我是专程来请您的。哦,我还是和您说吧。”服部奈川转向罗雁。

  “事情是这样,我这次来呢,是想请天缘去我那里一趟。上次天缘救了我的外甥女,而且据我所知,天缘的诊治手法,好像是本身自有的天赋。所以呢,我想请天缘帮我诊治一位病人,不知您能够同意。”服部奈川对罗雁说道。

  罗雁此时蹙着眉,看着服部奈川,心里在判断服部奈川说的是否是真话,于是就问道:“我想问下服部先生,此次要带我们天缘去你那里,你说的那里是哪里?”

  服部奈川听罗雁的语气不善,就说道:“您可千万不要误会,我这次真是怀着诚意前来邀请的,我是想让天缘小朋友去一趟我们腹部家族。当然了,您也可以一起随行。”

  罗雁一开始就认为这次服部奈川能找到这里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这次还要带慕天缘去他们家族,这哪行啊!这简直就等于羊进了狼窝了。

  “我想在请问下服部先生,什么人需要让慕天缘帮着诊治?而且还要跟你一起去你们家族的领地,我看这样有些不妥吧。毕竟这次我们是路过这里,还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办。对于服部先生这样的请求,真是让我为难了。”罗雁说道。

  这时候只见服部奈川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盒,摆在了茶几上,然后说道:“这是我这次请慕天缘前去我家族的出诊费,无论这次能否治好患者,这份礼物权当是在下的谢意了。”说完,将玉盒推到了罗雁的跟前。

  罗雁看了一眼面前的玉盒,说道:“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慕天缘是给谁治病。”

  酷匠o@网唯一p正W@版,`其{~他都“是r盗版

  服部奈川听罗雁一直追问,此刻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罗雁阿姨,在我说之前您可别动气。这次请慕天缘是为家父诊治。我知道我父亲当年对您的伤害,至今我们两家之间还有巨大的隔阂。我也是真没有别的选择了,请看在一个做儿子孝心的份上,让慕天缘小友替我父亲诊治。”说完,冲着罗雁跪了下来。

  “是服部容田要治病?他修为那么好,怎么连自己的伤都治不好吗?”罗雁此刻情绪比较激动,因为服部奈川的父亲,才使得她现在只能转修炼魄,丹田气海被废之仇,始终让罗雁耿耿于怀。现在服部奈川居然觍着脸来求自己,让慕天缘就他的父亲。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服部奈川跪在那里,看到这是罗雁的脸色已经变白了。知道自己的请求,已经让罗雁发怒了。于是叩首在地,说道:“还请罗雁阿姨不要责怪我了,我知道怎么也无法弥补我父亲给您的伤害。我代我父亲向您认错,如果这次天缘治好了家父,我愿意拿出本派两部功法秘籍作为交换,同时让我父亲为您医治您的气海。”

  “你说什么?服部容田能将我的破损的气海治好?”罗雁此时听到服部奈川话中,最敏感的就是后面的那句话。

  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服部容田当初可以破坏罗雁的气海,是因为服部容田的特殊掌法。现在罗雁气海内还有两股火寒之毒没有彻底根除,就是因为当初服部容田的赤炎寒冰掌的缘故。如果服部容田愿意帮助罗雁将这两股火寒之毒清除,那么对于罗雁来说,虽然不能马上两炼同修。但是回复一顿时间,还是有希望把元力恢复到原来的程度的。

  服部奈川看着罗雁,回答道:“我这次真是带着诚意而来,请罗雁阿姨相信。无论能否治好我父亲的病,我都让父亲帮您拔出您体内的火寒之毒。请您相信我说的话。”说完,将茶几上的玉盒拿了起来,用手打开了玉盒。

  玉盒被打开后,释放出一股清凉的灵气,玉盒中摆满了一排排的莹白色丹药。

  “蕴灵丹!”罗雁看到玉盒中的丹药后,也是被惊呆了。整整一盒蕴灵丹,这可不是什么平常的丹药,一颗蕴灵丹顶的上百颗蕴元丹。而且炼制一颗蕴灵丹是需要很多世间珍贵的奇药。现在拿出的这一盒蕴灵丹,足足有百颗之数。好大的手笔啊!

  服部奈川见罗雁的表情,连忙说道:“这一百颗蕴元丹,是这次请慕天缘为我父亲诊治的礼金,还请罗雁阿姨无论如何要收下。”

  “你父亲到底得了什么病,让你下这么大的血本?我想现在服部容田那个老家伙,病的可不轻啊。”罗雁此刻反倒心情平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服部容田肯定得了什么不可挽救的重症,才会让他这个儿子下如此的重金。

  服部奈川这时候也是很不愿意说出父亲的事情,但是看罗雁的态度,也只能将真相告知了。于是说道:“我父亲由于修炼了赤炎寒冰掌,本身参悟的两种极为对立的天之大道,又自创出这等霸道的赤炎寒冰掌,正所谓天授于身而又天祸于身。由于长期运用这两种极难融合的冰火属性,我父亲体内的经脉已经压制不住这两种属性的大道。就在前一阵修炼的时候,两股属性终于爆发,我父亲体内的筋脉尽断,此时已经命在垂危。所以现在也是迫于无奈,才向您张口求救。您大人有大量,请不计前嫌,让慕天缘救救我父亲吧。”说完,又是给罗雁磕了一个头。

  罗雁听完服部奈川的回答,此刻心中也是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是像服部奈川说的不计前嫌,让慕天缘救治。还是置之不理,全然不顾。反正现在要死的是自己的以前的仇敌,大不了自己彻底放弃恢复气海的念想。罗雁现在的心情相当的复杂,看着一直长跪不起的服部奈川,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突然开了。

  三乐手拿着门卡,手里拎着一大包装袋,和小白一起走进了房间。

  当三乐看见服部奈川此时,正面对着自己的母亲下跪,一时感到有些诧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