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天缘眨着大眼睛,看着罗生殿主手中的那个圆柱形的乌金木,若有所思的想着事情。

  三乐饶有兴致的从罗生殿主的手里拿过那个圆柱,在手中把玩着,不是也敲了敲,声音震颤在三乐的手中,三乐也是觉得这东西实在有点奇特。

  罗雁则是拿起了,那个装圆柱的匣子,用手抚摸着刻在匣子上的篆书。然后对慕天缘说道:“这个东西藏在圣母殿塑像的后面,还有机关藏匿,这东西的来历肯定不简单。我们换个角度来思考一下,既然元力、念力以及魔力对这个东西都没起到作用。想想其他的法子,看看能不能揭开这个物件的秘密。”

  慕天缘听着罗雁的话,从三乐手里拿回了圆柱,用小手在圆柱上搓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就从储物戒指中将自己的天全剑拿来了出来,天全剑的金属可不是普通的钢铁合金,而是炼金殿罗金殿主无意中从一块外太空坠落的陨石当中,提炼出来的亚德曼金属合金制成。其坚硬程度可想而知,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合金了。

  只见慕天缘左手握住圆柱的一头,右手就要挥动天全剑砍下去。

  就在这时候,罗生殿主连忙制止了慕天缘,说道:“天缘你想把这个切断?万万不可,一旦切开了,如果里面有玄机,也会被你破坏了。还是不要硬来,再想想其他的方法。反正这东西又不会跑,拿回去慢慢研究。”

  慕天缘被罗生殿主制止住后,抬头看着罗生说道:“师叔祖,你的那个四象神阵的阵图能否再让我看看,我想知道那里面都有些什么?或许这两个东西之间,会有什么线索关联。”

  罗生殿主听完慕天缘的话,将那个玉质阵图交到了慕天缘的手中。

  慕天缘拿起玉质阵图,将念力向阵图渗透了进去。然后里面的大量信息,就浮现在慕天缘的脑海之中。

  慕天缘浏览着玉石中阵图的信息,自己对炼阵还不是了解,所以前面对于阵法的介绍,慕天缘也没有去看,而是向后浏览。里面还有对布阵材质以及布阵人应当注意的要点做了详细的描述。之后,还有对其他一些阵法的评价。这些信息显然慕天缘都不感兴趣,唯一一个引起慕天缘注意的,是这里提及到有关钻石乌金木的介绍,当然,这里面的叫法不叫钻石乌金木,而是被称为黑曜铁木。

  根据这里描述的黑曜铁木的特征,与钻石乌金木的特征及其吻合。里面对黑曜铁木在阵法中起到的作用,做了详细的介绍。因为黑耀铁木的特性介乎于五行的金、木、土之间,在这三种元素下都能够兼容,所以在布置一些当有相克性质的阵法时,黑耀铁木是最好的布阵材料。但是这里还提及到,黑耀铁木怕火烧,怕水长时间浸泡。这一点提升,有些启发了慕天缘。

  慕天缘这时将念力收回,将四象神阵阵图交还给罗生殿主,随后向三乐要打火机。

  三乐不知道慕天缘要打火机做什么,就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打火机,递给了慕天缘。

  只见慕天缘将打火机点着,用火苗在圆柱的表面来回的熏烤。渐渐的,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在圆柱上慢慢的浮现出一些纹路和字迹。但是,只要圆柱表面冷却了,上面又恢复到了原样。这个发现让慕天缘有些兴奋。

  大家也是看到了慕天缘探索的成果,纷纷围了过来。这时,慕天缘让三乐配合,将显现出来字样,用手机近距离拍下来,然后让罗生殿主翻译,毕竟这上面的文字都是篆文。

  用了不长时间,圆柱上显现的文字都被三乐用手机拍摄了下来,然后三乐将手机递给了罗生殿主,让罗生进行翻译工作。

  罗生殿主此刻,在桌子旁,拿出比来,开始翻译圆柱上被拍下的文字记录。慕天缘则是在一旁期待着罗生殿主早点翻译好,拖着小下巴,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着。

  罗生殿主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把这些文字大致的翻译好。然后对慕天缘说道:“这些文字好像是《太誓》一文中的部分节选,没什么太重要的参考,只是当中有一句话很特殊,并不是《太誓》一文中的文字。这句话是这样的:‘民视不闻天视,民听不闻天听’。”

  几个人听到这句话,皆是觉得耳熟,三乐在一旁说道:“那句刻在匣子底层的话不是‘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嘛,这句话正好和那句话是对应的。”

  罗生殿主思量着说道:“这句话的意思好像是:老百姓看不到上天所看到的,老百姓听不到上天所听到的。就是这个意思。”

  慕天缘此时也是琢磨着这句话的含义究竟有什么暗示,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里所讲的不会是字面上表现的那么简单。我想应该是这个圆柱的主人,提示拿到这个物件的人,不可以用正常的思维去看这个东西。正常人是看不到上天眼中的世界,也听不到上天传来的声音。我想他想说的,应该是这样一种思路。”

  罗生殿主对慕天缘的这番分析,相当的赞赏。小小年纪,逻辑思维就已经发展到如此程度,此时慕天缘的思维程度已经超过了许多聪慧的成人思维。于是微笑着对慕天缘说道:“天缘真是了不起啊,见地如此之高,比我们在座的都有想法啊。”

  三乐在一旁凑趣道:“那是,不看是谁的徒弟。”然后伸出手,掐了一把慕天缘的小脸。

  慕天缘这时正在思考问题,条件反射地巴拉开三乐的手。整的三乐有些不高兴了,慕天缘却并没有注意到,还是在那里沉思着。

  酷√匠网☆正…版lr首发

  过了一会儿,慕天缘有自言自语的说道:“天视,天听,就是天在看,天在听。那么也就是说天的眼睛在看,天的耳朵在听。天的眼睛,那不就是天眼;天的耳朵,那也就是天耳了?”慕天缘此时抬起头看大家。

  这时候大家也是被慕天缘的话,好像都悟到些什么似的。

  这时,慕天缘又说道:“天眼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事物,天耳可以听到正常人听不到的声音。我懂了,这个圆柱中藏着的秘密,应该就是天眼和天耳两项神技。”

  旁边的几个人被慕天缘的话都给惊住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天眼与天耳的神技!

  罗雁此时在一旁说道:“如果是开天眼,道教与佛教宗派都有这样的技能,外氧世界游历的和尚和道士,都说自己可以看到鬼神,就是开了天眼的结果。我虽然不相信真的有这种技能,但是时间久了,然们都在流传,也就默认了。至于天耳一说,我还没有听说过谁有这个一个技能。”

  罗生殿主在一旁反对道:“这里所说的天眼,与你说的可能不是一回事。这个盒盖上的视听天书四个字,已经说明这是一部有关于视听的一部奇术。正像天眼所说的那样,是两个神技,肯定不同于你所说的外氧世界那些道士和尚开的天眼。”

  三乐在一旁已经觉得再这么讨论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就在一旁说道:“好了,大家不要争了,不管是什么,现在都没有办法得知这个物件其中的秘密,现在说什么分析都没有用,都是猜的,如果想知道真相,就得看见这个物件中蕴含的消息。行了别再瞎猜了,都休息一下脑子,我最烦动脑子了,现在头都被你们说大了。”

  慕天缘此时见三乐已经不耐烦了,就把圆柱装进了匣子,收了起来。然后坐到了三乐的腿上,抱着三乐的脖子说道:“师父,我们不猜了。我们下一站这时要去哪里啊?”

  三乐抱着慕天缘的小腰,说道:“哎,这才对嘛,我们出来是干嘛的?是带天缘出来玩的,我们的这一站旅行的目的地呢,是天龙山石窟,那里呢也是一个佛教的圣地,和我们全真教呢也有着不小的渊源。”

  慕天缘眨着大眼睛,看着三乐了说道:“是吗?和我们全真教还有渊源那,师父能和讲讲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