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

  三乐抱着慕天缘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这么晚了,会是谁呀?”

  罗雁看着门口说道:“也许是罗生殿主或者小白吧。”

  三乐松开慕天缘,站起身向房间大门走去。在房间的门镜上向外看了一眼,只见门外面站着两男一女的陌生人。

  三乐打开了房门,问道:“你们找谁?”

  站在最前面那个年纪五十多岁的男子,对三乐说道:“不好意思,敢问你们今天在山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是不是你们救了一位女婴?”

  三乐听了男子的这话,有些猜到了来人的身份了。于是回答道:“是我们救的,怎么你们是?”

  男子一听三乐这么说了,面部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带着哭腔对三乐说道:“恩人啊,真是太感谢你了。”

  三乐一看男子这样,赶紧将男子搀扶了起来,说道:“大叔,您别这样。咱们进房间说。”说罢,就扶着男子进入了房间,那后面的年轻男女也跟着进了房间。

  这时罗雁也从卧室中走了出来了。三乐将男子扶到了沙发上坐好,然后给男子倒了一杯水,坐在了男子的旁边。然后也请那二位男女坐到了沙发上。

  男子此时喝了一口三乐倒的水之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向三乐说道:“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次车祸你们救的那个女婴的姥爷,那个死去的男人,是我的儿子。而那个女的我也未曾见过,应该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吧。”

  听了男子的这番介绍,三乐也知道了男子的身份,并没有说话,只是露出同情的目光看着男子。

  男子有说道:“我叫王作山,我那个死去的儿子叫王源明。至于那个女的听说是一个日本姑娘,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我那个小子实在太顽劣了,从来就不听我的话,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这不,上一次我生气打了他,一气之下他就离家出走了,在外面混了一年也没回家。要不是他妈妈没事给他卡里打钱,恐怕早就饿死了。作孽啊!在外面瞎混,混吧!把小命也混没啦。”王作山说到这里,已经是老泪纵横,说不下去了。

  看Z;正版h@章|L节2v上/U酷匠?n网L

  旁边那位年轻姑娘,递给男子一包纸巾。

  王作山拿着纸巾擦着留下来的鼻涕眼泪,对三乐说道:“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女儿,那位是我的女婿。”

  三乐对着那二位点了点头,罗雁这时也坐到了沙发上。三乐对王作山介绍到:“这位是我妈妈。这三位……”

  罗雁这时对三乐点点头,示意她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了。

  王作山听了三乐介绍罗雁,也是站起身,伸出双手和罗雁握了握手,说道:“好人那,你们都是好人。”

  罗雁示意对方坐下,王作山再次坐定后,又说道:“我今天来,是想问一下,我那个被你们救到医院的外孙女,听说被一个日本人给接走了。我想那个日本人是不是来过你们这里了?”

  三乐知道王作山来他们这里是打听外孙女的下落的,于是就把服部奈川来这里的经过,和王作山做了一个简单的叙述。

  王作山很认真的听完三乐的叙述,眉头这时已经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是这样啊,这就麻烦了。”

  这时王作山的女儿突然开口问三乐:“那位服部先生,你们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罗雁这时接话道:“倒是有一个电话号码,我这就给你去找。”说完,打开房间门,去找罗生殿主要那个电话号码去了。

  这时候,王作山又对三乐说道:“谢谢你们仗义援手,听说你们带着一个小男孩,还为我那外孙女输了血,你们可真是大好人啊。能让我见见那个男孩吗?”

  三乐此时看着王作山,有些犹豫,于是说道:“王先生,孩子已经睡下了,我看就不用看了吧。”

  这时候,罗雁和罗生殿主走进了房间,坐到沙发上。罗雁拿着一张便签,递给了王作山的女儿。

  王作山的女儿接过便签,对罗雁说了声谢谢,于是将便签交到了王作山的手里。

  王作山接过女儿递过来的便签,看了一眼后,就把便签放进了口袋。然后又对三乐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怎么说,孩子用自己的血救了我那外孙女,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当面向这个小英雄致谢,还请这位姑娘不要嫌我麻烦。把那个男孩叫出来让我看看。”

  三乐对这个王作山也是没有办法,只好站起身,走到卧室中。

  不一会儿,三乐领着穿着睡衣的慕天缘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王作山回头看见了慕天缘,急忙站起身来,来到了慕天缘的跟前。用手抚摸着慕天缘的头发说道:“哎呀,才这么大孩子啊,了不起啊。小小年纪就能救死扶伤,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慕天缘被王作山摸着头发,很是不自在。对面前的王作山说道:“这位爷爷,我其实就是正好和您的孙女血型吻合,才给她献的血。我相信,只要是个人都会这么做的。”

  王作山听了慕天缘的这话,突然想起来了,说道:“对对对,听说我那个外孙女的血还比较特殊,医院里正好没有那种血。如果不是你,恐怕我那外孙女就真的没救了。小小年纪,做了好事还不贪功,看来你的父母教育的好啊。”说罢冲着三乐和罗雁、罗生微笑着点头。

  这时候慕天缘看着面前的王作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冲着王作山笑了笑,说道:“爷爷,我们先去那边坐吧。这么让您站着也不是事。”

  听着慕天缘稚声稚气的话,王作山此时心情也好了许多,拉着慕天缘的小手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王作山这时对慕天缘说道:“说了半天的话,还不知道我外孙女的这位小恩人的名字呢,告诉爷爷,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慕天缘这时对王作山说道:“我叫林天缘,今年三岁了。”慕天缘肯定不会给王作山说出自己的真实年龄的。

  这时王作山看看罗生殿主,对三乐问道:“这位是?”

  罗生殿主也没等三乐作介绍,对王作山说道:“我是林天缘的叔叔,也是嘉琪的叔叔。他们俩是亲姐弟。”说完用手指了指三乐。

  王作山听了罗生殿主的话,惊讶的看着三乐,然后又看向了罗雁。

  罗雁这时让王作山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当初他们编排的身份,看来是有些问题。哪有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一个小儿子的。

  此时王作山羡慕的对罗雁说道:“真是让人羡慕啊,中年得子。孩子还如此的懂事,看来你们家的家教真是不错。我就不行了,不懂的管教子女,此酿成今天的惨剧。”说完话,眼圈又开始红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王作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工商银行的银行卡,放到了慕天缘的面前。然后说道:“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请务必收下,密码是654321。你对我外孙女做了这么大的牺牲,我虽然现在还没有见到我那个外孙女。这个是我代我那外孙女对你无私奉献的行为,做出的一点谢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