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雁不知道服部奈川是真心想把这部遁术身法教给慕天缘,还是存在着什么阴谋。毕竟全真教与伊贺流派的恩怨实在是太深了。

  这时候罗雁对服部奈川说道:“感谢服部先生的一番好意,毕竟我们两家有着许多恩怨纠葛。服部先生今日此举,甚是让我感到惊奇,难道服部先生真的愿意拿出你们伊贺流派的遁术身法作为答谢?”

  服部奈川此时微笑着对罗雁说道:“罗雁伯母,话我已经说了。中国有句俗语: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我是很有诚意将这部身法教给恩公的。罗雁伯母,还是赶紧将恩公请出来吧,我好当面答谢。”

  看到服部奈川确实是很有诚意,这时候罗雁也是再没有推辞的理由,就冲着卧室喊了一句:“乐儿,将天缘带出来吧。”

  卧室的门这时候开了,三乐领着慕天缘走了出来,小白也是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服部奈川看见慕天缘后,顿时眼睛一亮,急忙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慕天缘的面前,随即就给慕天缘鞠了一个90度的大躬。

  然后对慕天缘说道:“感谢恩公不吝输血,救助我妹妹的爱女。我代外甥女服部秀媛再次感谢恩公的救命之恩。”说完又给慕天缘鞠了一躬。

  慕天缘刚才在卧室中,已经从三乐那里知道来了几个日本人。现在被服部奈川连鞠了两个大躬,弄得有点晕乎乎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三乐这时在一旁对服部奈川说道:“服部先生就不必客气了,我们当时也不知道那是您的外甥女。我们天缘救人,完全是出自于自愿的。”

  服部奈川听完三乐的话,说道:“小小年纪,就有这般菩萨心肠,真是让人欣慰啊。”说完就要去抱慕天缘。

  K酷}^匠t)网W(首|+发sC

  小白这时一个箭步挡在了慕天缘的面前,对服部奈川说道:“服部先生,还是请坐下说话。”说罢,用了一个请的手势。

  服部奈川见小白阻拦自己,也就没有再动,而后回到了座位上。三乐领着慕天缘做到另外一张沙发上。

  坐定之后,服部奈川对着慕天缘微笑着说道:“恩公年纪如此之小,心胸却是如山河一样宽广,真是让人敬佩啊。”

  这时在一旁的三乐对服部奈川说道:“你别总是左一个恩公右一个恩公叫着,都被你叫老了。我们有名字,你就直接叫名字吧。”

  服部奈川此时见三乐毫不客气的这么和自己说道,笑着说道:“我想这位嘉琪小姐,也并不是我这位恩人的姐姐吧。按照你们全真教的教内规矩,恐怕嘉琪小姐在全真教内也不叫林嘉琪吧?嘉琪小姐,我说的是否正确?”

  三乐这时还不知道双方发生的事情,被服部奈川这么一说反倒有些被动。于是将目光望向了自己的母亲。

  罗雁见三乐的眼神,就把话接了过来,对服部奈川说道:“服部先生,我女儿在全真教内的道号叫三乐。”随后手指向了慕天缘,又说道:“这位小家伙,是三乐的徒弟,叫慕天缘。”

  罗雁怕三乐误会了,就对三乐说道:“这位服部先生是伊贺流派腹部家族的大公子,他爸爸服部容田恐怕你倒是听过这个名字。”

  三乐听完母亲的介绍,回想了一下,顿时就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服部奈川说道:“就是你父亲当年用赤炎寒冰掌打伤的我母亲,害的我母亲炼气修为被废。你还好意思坐在这里,赶紧给我走,我真是瞎了眼睛,还叫天缘给你的外甥女输血。”说完这些话,三乐已经火冒三丈了。看架势,服部奈川此刻要是再不走,恐怕三乐就要和服部奈川动起手了。

  这时,坐在一旁的罗生殿主见情况不妙,赶紧站起来,将三乐拉到了一边说道:“三乐,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服部先生刚才也是对自己父亲给你妈妈造成伤害,赔礼道歉了。”

  三乐气不过的说道:“这事光赔礼道歉就完了?有那么便宜的事吗!”说完,还要走过去和服部奈川掰嗤。

  这时罗雁见女儿这么冲动,也是站起身,来到三乐的面前,说道:“服部先生,刚才说要感谢天缘救治孩子的事情,说天缘仗义输血,救活了他外甥女,要用他们伊贺流派的遁术身法作为答谢呢。”

  三乐听着母亲的话,扭头看向服部奈川,说道:“服部先生,天缘不光是用自己的血救了你的外甥女。在车祸现场,我们当时就出她时,我们发现你的外甥女肝脏、脾脏都已经破碎。要不是天缘用元力修复好你外甥女的内脏,恐怕大罗仙王降世,都救不了你的外甥女。你以为用一部你们伊贺流派的遁术身法就能换的回你外甥女一条性命吗?”

  看三乐说了这些事,罗生殿主以及小白此刻脸色都不太好看,罗雁也是怪三乐多事,拽了一把三乐。三乐此时见到大家的表情,才知道自己刚才情绪激动,将这件事情也说了出来,知道自己的话,势必会引起服部奈川的注意了。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只好看一步走一步了。

  服部奈川听完三乐的话后,眼睛已经开始放光,惊奇的看着坐在那里的慕天缘。然后再次站了起来,口中说道:“想不到恩人小小年纪,竟然是一位神医!家妹之女得幸恩人援手相救,此等大恩如同再造啊。”说完,竟然跪在了地上,给慕天缘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慕天缘刚才听他们的对话,虽然不知道服部奈川所在的伊贺流派到底是什么组织。但是知道这个人的父亲,曾经伤害过罗雁。这时看到对方给自己磕头,急忙站了起来,跑到了三乐的身边。

  此刻,服部奈川站起身,看着那幼小身躯的慕天缘,激动地对他说道:“天缘小师傅,我不知道如何称呼你了,先这么叫着。今日之恩,无以为报。除却我刚才许诺的,将伊贺流派的遁术身法教与你。我应你三件事情,以我服部奈川的人格发誓。”说完,服部奈川向后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一位女随从。

  女随从叫主人看她,急忙拿出一把短刀,递给了服部奈川。

  服部奈川接过女随从的短刀,将短刀从刀鞘中拔出,左手将刀刃握在了手心里。随后右手用力一带,只见鲜血从左手的手掌中流了出来。然后高举左手,对慕天缘和众人说道:“我服部奈川再此起誓,以服部奈川的生命作为誓言,今生只要服部奈川活着,势必要无条件完成全真教慕天缘交付的三件事情,即便是要我服部奈川的性命,我都会以死相报。此誓言由在座的全真教成员为证,此生不渝,如若违背此誓言,天地可株!”说完誓言,再次向慕天缘鞠了一躬。

  罗生殿主看了服部奈川此刻的誓言经过,也是知道服部奈川是发自真心的誓言。一般忍者许诺的誓言,那真是一字千金,保证作数的。更何况,现在服部奈川发的誓言,是帮助慕天缘完成三件事情的重誓。这誓发的,也太大了!

  罗雁此刻也是被服部奈川的誓言惊住了,虽然自己和腹部家族有过许多次恩怨纠葛。但是罗雁也清楚,伊贺流派能立足于世的根本原因,就是忠诚。他们在日本幕府时代就是死士,誓死效忠家主。到了现代,只要是接受雇主的任务,那就会拼死也要完成。这一忍者风气,是历代忍者遵循的规矩。所以,服部奈川的这一番誓言,肯定不会是假的。

  罗生殿主此刻作为全真教的代表,也不得不表个态了。于是笑着对服部奈川说道:“服部先生的真诚誓言,我们都能感受到,我们相信服部先生肯定不会食言的。慕天缘年龄还小,等天缘长大,会让你履行承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