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伊贺流派

  这时罗生殿主对服部奈川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还请服部先生节哀。”

  服部奈川此时看向了罗生殿主,说道:“令妹故去,留下这一孤女。今日可能恩公输血劳累,在下也就不便叨扰了,明日小可会再登门拜访恩公。”

  这个时候,罗生殿主对服部奈川说道:“服部先生不要那么客气,救人是我小侄应该做的,这是在给他自己积德。明日我们就要离开太原了,服部先生就不用再来了。”

  服部奈川一听罗生殿主如此说,连忙说道:“不会这么急吧?既然是这样,那小可还真要今晚就见见恩公,当面谢谢他。小可这里还为恩公准备了一份礼物,也当亲自交与恩公。”

  三乐在一旁,心里合计,这小日本怎么这么墨迹呢,刚才自己都说了,孩子已经睡了,这怎么还不知轻重的,刚才还文绉绉的。怎么就一点眉眼高低也看不出来吗?

  罗生殿主此时也是知道,慕天缘不可能这么早就睡觉。于是将目光扫了一眼三乐。

  三乐很是不耐烦,也没啥办法。人家非要见,难道你还赶人家走不成。

  这时候三乐说话了:“妈妈,你先给服部先生拿点水喝,我去看看弟弟睡熟了没有。”说完,就向卧室走去。

  罗雁则是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给那位服部先生倒了一杯。然后准备放下服部先生面前,就在快要走到服部跟前的时候,突然佯装别东西一绊,手中的杯子脱手,杯子中的可乐就溅了出来,连杯子带可乐就飞向了坐在那里的服部奈川。

  这时只见服部奈川只是身形闪了一下,平常人根本就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见罗雁那杯洒出可乐的杯子,完好无损的连一点可乐也没有溢出来,好端端的放在了服部的面前。

  服部奈川则是对罗雁说道:“小心啊,恩公母亲。”

  这时候,罗雁也是对服部奈川笑了笑,说道:“不碍事。”随后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此时坐在那里的罗生殿主和罗雁对视了一下,然后对服部说道:“服部先生,我在日本也有一位故友也姓服部,请问服部容田先生您可知道。”

  服部奈川听到罗生殿主说起这个名字,已经对刚才的动作大呼后悔,看来真是遇到对手了。于是笑呵呵的对罗生殿主说道:“敢问阁下,是如何识得家父的?”

  罗雁在一旁冷眼看着服部奈川,将罗生殿主的话接了过来,说道:“那得你亲自去问问你父亲了,他肯定认识我这个老朋友了。”

  “哦?不知恩公家母名讳,还望告知。”服部奈川向罗雁问道。

  罗雁此时火已经开始往上窜了,对着服部奈川说道:“我叫罗雁,你和你爸爸说了,他肯定认识。”

  服部奈川看罗雁现在脸色微青,说话的劲头也不对,再一回想,突然将目光看向了罗雁,说道:“您叫罗雁?那您莫非是全真教的罗雁?”

  罗雁此刻也不再装了,站起身来说道:“正是在下。”

  服部奈川见得罗雁沾了起来,并没有动,对罗雁说道:“哎呀,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看来上一辈的恩怨,却让这小家伙给化解了啊,这真是天意啊!”

  @;酷$u匠n网$Q正◇版首T发}2

  罗雁见自己站起,并没有让服部奈川有任何防备,反而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就对服部奈川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服部奈川这时站起身,对着罗雁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家父早年曾提起过这段不好的往事,我代家父向罗雁伯母道歉。”说完面向罗生殿主。

  对罗生殿主说道:“想必这位,也并不是恩公叔父吧,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啊?”

  罗生殿主此刻也站了起来,按照江湖规矩,冲着服部奈川一抱拳,说道:“在下全真教炼阵殿殿主罗生。”

  服部奈川这时笑呵呵的对罗雁说道:“想必刚才进去那位才是您的亲女儿,也是贵教罗水院首的掌上明珠吧。”

  罗雁听完服部奈川的话,撇了一下嘴说道:“你倒是会猜啊。”

  服部奈川笑着对罗雁说:“既然大家都知道了彼此的身份,那我也就不再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了。家父早前的确伤过您,可是那时我还很小,并不知情你们那时有什么恩怨。现在那个所谓您的亲子,用自己的血救了我外甥女一命,我们服部家就更对不住您了。不如这样,让小可说句比较大的话。”说完看向罗雁和罗生殿主。

  服部奈川此刻又接着说道:“那位救了我外甥女的小男孩,能否让嘉琪妹妹领出来,让我看看,我是真心实意的向报答他。本来我是准备了一件俗物,想赠与他的。看来,这位小公子也是一位世外高人了,那我就换样礼物。我会将我刚才接伯母那杯水的身法,传授与他。这个身法可是我们伊贺流派遁术身法的代表啊。二位以为我这份大礼如何?

  此时服部奈川所说的伊贺流派要追溯到日本战国时代,当时的伊贺流派自(1470年至1571年,也有到1615年的说法)以来就是忍界的王者,与临近的甲贺流派并列于顶峰的存在。伊贺位于大和国(国,古代日本地方行政单位,相当于中国现在的省)伊势国(今奈良县),伊贺国的交界处。主要侍奉德川政权,在幕府将军德川家康44年的创业历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势力哪怕在京都都有深远的影响,因而历来为统治者所忌惮,1581年,当时天下的霸者织田信长终于展开了对伊贺的大规模清剿,进行了人道灭绝的屠杀,伊贺忍者平民僧侣等死伤三万人以上,史称“天正伊贺之乱”。这使伊贺在后来的很长时间中元气大伤。1604年,德川幕府建立,伊贺中作为其背后的组织也达到了鼎盛,不过在德川时代中期,伊贺内部因生存理念不同而发生了分裂和内讧。

  伊贺流派当时的代表人物:服部半藏是德川家康的手下,伊贺三名门的服部一族之后,以谍报人员首领的身份活跃在各个战场,数次在危急关头拯救主君的性命,作为将领也立有很大的战功。随着德川家的壮大逐渐成为伊贺的首领人物。此后,服部一族一直在伊贺处于领导地位。这位服部半藏就是眼前这位服部奈川的先祖。

  全真教近百年来与伊贺流派发生过多次冲突,都是因为伊贺流派虽然也已隐世,但是毕竟属于忍者流派,只要是外氧世界出得起钱,他们就会受雇于他人,继续行事一些刺杀活动,大大影响了外氧世界的平衡因素。这与身为正教流派的全真教的宗旨背道而驰。所以全真教在近百年以来,多次阻击伊贺流派的刺杀阴谋,和伊贺流派结下了很深的仇恨。

  罗雁当时就是全真教东院执法殿的副殿主,在一次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与现任的服部家族的族长服部容田遭遇,发生激烈打斗拼杀。最后罗雁被服部容田所重伤,差一点就丢了性命。以至于自己彻底放弃了炼气修炼,转为炼魄修炼。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其实名义上是被调去西院执教,其实是去那里养伤。因为西院那边的炎火温泉可以治疗罗雁的内伤,这内伤正是被服部奈川父亲的赤炎寒冰掌所伤。

  所以罗雁对服部家族一直怀恨在心,现在知道面前的这位就是当时伤到自己,仇人的儿子,你说罗雁能淡定的了吗?

  但是现在服部奈川愿意以伊贺流派著称的隐遁身法,作为礼物交给慕天缘。这可不能说这个服部奈川一点儿诚意没有。因为伊贺流派的隐遁身法通常是不外传的,都是师父传给徒弟,徒弟再传给徒弟这种一脉相传的方式。这也是之所以这些忍者流派,在近代江湖中几乎绝迹于世的根本原因。

  这么好的一次机会,怎么能够让慕天缘呢。慕天缘如果学会了此身法,就会更加了解忍术的奥秘,从而对这些威胁有所防备。有一句描述忍者的一句话“站在敌人的睫毛上存活。”说的就是遁术身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