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看着小白眼中的那种坚定,也是被感染到了,对着小白微笑着低着头。

  这时候,三乐的电话响了起来。

  三乐拿起了电话:“喂?……哦,怎么会这样!我们现在是等你们,还是过去找你们?哦……好的,回来再说吧。”

  三乐挂断了电话,眉头紧锁着看向小白。

  “怎么回事?”小白问道。

  “那个女孩,被一个日本人接走了。估计马上就要到我们这里了。”三乐说道。

  小白一脸狐疑的看着三乐,说道:“上我们这儿来做什么?”

  三乐也是一脸的茫然,摇头说道:“罗生师叔也没有说清楚,就告诉我这些。他们现在也在赶回来的途中。等吧,到了就会知道了。”

  “师父,我洗完了,该你洗了。”慕天缘的声音从卫生间内传了出来,接着小家伙穿着一套三乐给他准备好的大嘴猴睡衣,站在了卫生间的门口。

  三乐来到慕天缘的近前,对他说道:“你先在卧室呆着,一会儿要有人来,我不叫你,不许你走出卧室门,听明白了吗?”

  慕天缘被三乐突如其来的这些话,有点弄蒙了,木讷的点着头道:“哦,知道了师父。”

  这时候小白走了过来,对慕天缘说道:“天缘,走,我陪你去下跳棋。”说完,领着慕天缘进了卧室,随后关上了卧室的门。

  三乐此时心情格外的烦躁,在客厅中来回走着。不时的看向门口,女人特有的第六感告诉她,今天晚上会有事情发生。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三乐觉察不出来,这才使三乐的心情几位的不好。

  又过了一会儿时间,门铃终于响了起来。

  三乐整理了一下装束,然后来到门的跟前,打开了房间门。

  门外是一位三十出头的英俊男子,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当男子冷峻的眼神看到三乐时,顿时眼神变得柔和了起来,笑着对三乐说道:“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我想请问和你一起是否有一位三、四岁大的男孩?”

  三乐站在房间门口,听这个男子的中文不是那么的流利,料想应该是那个接走女婴的日本人,就对那个人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想必您就是那位接走孩子的家长吧。”

  &H酷^匠网唯一^a正({版r),、~其h他都#是盗版(

  男子一听三乐的话,顿时答道:“正是在下。”

  三乐这时一侧身,摆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说道:“那就先进来说吧。”

  男子见三乐落落大方的邀请他进房间,就释然的朝右侧走廊一点头,率先走进了三乐他们的房间,后面则是跟着两位女性,其中的一位抱着那个女婴。

  进了房间,三乐请男子落座,然后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

  那两名女子,则是站在了男子的身后。

  男子此时看了下周围,然后对三乐说道:“在下服部奈川,是孩子生母服部良子的哥哥。家妹遭遇不幸,幸得贵方仗义相救,才令得吾妹才保留住一女,在下不胜感激。请受在下一拜!”说完,站起身,很庄重的给三乐鞠了一个90度的大躬。

  男子身后的两名女子,也是随着男士一同给三乐鞠了一躬。

  三乐也知道日本人很讲究礼节,自己也是站了起来,冲着他们点了点头表示回礼。然后说道:“请坐吧,服部先生。我们坐下来说。”

  双方再次落座,服部奈川看着三乐又说道:“今天是贵方救了我的外甥女,而且据我所知那位小男孩还为我的外甥女献了血。不知哪个男孩是女士的什么人?能否叫在下一见?”

  “哦,你说的那个男孩,是我的弟弟。他现在可能已经睡下了,如果您真的想见,那我可以把他叫起来见您。”说着就做出了一个要起身的样子。

  男子听了三乐的回答,急忙摆手制止了三乐,说道:“既然令弟已然睡下,肯定是因为给我外甥女鲜血累到了,就不必打扰恩公了,还是让他继续睡吧。”

  三乐见这个日本人还挺识相的,就坐回乐原位。

  这时候,服部奈川又开口道:“和您说了这么久的话,还不知阁下芳名,还请告知在下可好。”

  三乐这时看着这位说着一口生涩中文的日本人,讲起话来还这么文绉绉的,有点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对他说道:“我叫林嘉琪,叫我嘉琪就好了。”(林嘉琪是三乐身份证上的真实名字,三乐是她的道名。)

  服部奈川听了三乐的名字后,笑着说道:“嘉琪小姐,那请问令弟的名字叫什么?”

  三乐此时也是犯难,因为慕天缘这个名字是按照全真教的每代弟子的起名方式,由自己的父亲给起的,到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名字啊。既然是自己的亲弟弟,那肯定和自己一个姓氏啊。于是三乐急中生智说道:“我弟弟叫林天缘。”

  服部奈川听后点了点头,刚要再和三乐说话,只听门铃再一次响起……

  三乐此时冲着服部奈川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我开下门去。”然后向房门走去。

  打开房门,外面是母亲和罗生殿主。罗生刚要问话,被三乐手一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罗生就明白了。几个人进入了房间。

  这时服部奈川也是站了起来,来到了罗雁和罗生的面前。也是刚要说话,三乐连忙对服部奈川说道:“想必服部先生已经见过着二位了,我给您介绍一下。”

  随后用手指向自己的母亲和罗生殿主,说道:“这位是我的妈妈,这位是我的叔叔。”

  然后又对罗雁和罗生说道:“这位是女婴的亲生舅舅,服部奈川先生。那二位……”

  服部奈川此时连忙说道:“她们是我的随从。”随后又对罗雁和罗生说道:“原来二位是恩公的家母和家叔,刚才由于我那时心情比较急躁,得罪二位了,还望多包涵!”说着做出了一个中国式的拱手姿势。

  罗雁和罗生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服部奈川点了点头,然后就朝客厅的沙发走去。

  三乐也是将服部奈川请回了沙发上。

  此时服部奈川也是知道了落雁和罗生殿主的身份,按照礼节,现在当应该和罗生殿主对话了,因为罗生是三乐的叔叔。

  所以此时,服部奈川对着罗生殿主一点头,说道:“刚才在医院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从医生那里才知道,我外甥女的性命是令侄用自己的血换回来的。你们也许不知道,我们服部一族的血液比较特殊,都是Rh阴性AB型血,现在人都管它叫熊猫血。如果当时不是令侄慷慨献血,恐怕我外甥女的性命就保不住了。我当时也是因为妹妹突然辞世儿悲痛,心情本就不好,又听说那个拐搭我妹妹的那个男朋友的家属要来接走孩子。你说我当时的心情能好吗?你们再不让我接走孩子,我当时脑子就热了。刚才的事还望多包涵,真是连恩人的长辈都骂,我真是连猪狗都不如。”说完话,又站起身来给罗生殿主和罗雁两人,一人鞠了一个躬。

  这时,服部奈川的双眼已经流出了眼泪来,罗生殿主也只得意思一下,扶了一把服部奈川,让他坐下。

  服部奈川坐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手帕,擦了擦自己流下来的眼泪,平复了一下自己悲痛的心情。然后抬头看向罗生殿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