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宇坤看着对面已经摆好架势的慕天缘,说道:“天缘师弟,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亮出青钢剑,一招《天罡北斗剑法》的起手式,仙人指路攻向对面的慕天缘。

  此刻的慕天缘根本没有拿出自己的天全剑,而是凭借自己的一双小肉掌,和慕宇坤过招。场外观看比赛的众人,都惊讶的发现,慕天缘在和慕宇坤过招的时候,每每慕宇坤攻击过来的剑招,都是被慕天缘的一双小肉掌,有惊无险的化解了。而且慕天缘每次化解慕宇坤的招式,都是以自己的手掌撞击慕宇坤的剑身,只是巧妙的避开了青钢剑的锋锐。

  场外的观战弟子当然不知道慕天缘如何凭借一双小肉掌,就能和手持青钢剑的慕宇坤斗得不分上下。但是全真教东院的高层殿主们,可都是心里十分清楚。此时的慕天缘,用的招式是那部神奇的《左右搏击之术》中的招式,而其本身则是因为修炼了炼体之术。更何况,现在的慕天缘已经是一名名副其实的一纹力士。对于一般的一品修士,其手中的武器,根本就伤不了已经是一纹力士的慕天缘。

  此时要是论慕天缘的真是修为,恐怕就算是二品修士都未必是慕天缘的对手。慕天缘现在已经具备越阶两级挑战对手的实力。

  现在的慕天缘并不是想立刻获得比赛的胜利,而是通过这几日对《左右搏击之术》研习的心得,在印证自己的领悟是否正确。现在对面的慕宇坤,完全成为了慕天缘练手的陪练。面对着慕宇坤费尽心思攻向自己的招式,慕天缘心平气和的应对着。只是凭借自己的力士修为硬悍慕宇坤的长剑,但是在化解对方招式上,慕天缘施展完招式后,皱着小眉头思量着,如何才能更快更好地发挥出招式中那精妙绝伦的变化。

  比赛场中的两个人,此时已经比拼了上百招,慕宇坤脑门上已经沁出了汗水。现在的他已经把他所会的招式都已经施展个遍了,但是面对跟前的这个身法伶俐、招式巧妙的同门小师弟,慕宇坤到现在为止真的有些黔驴技穷的感觉了。

  场外的主席台看台上,西院罗冠院首看着场中那上下翻分,身法伶俐的小身影,不住地点着头。然后眼睛看向坐在身旁的东院罗水院首说道:“师兄,看来你真是挖到了一块宝啊!如此小的年龄,就已经可以施展那部《左右搏击之术》当中的精妙招式。而且还是徒手在和你们东院的那个慕宇坤对决。了不起!真的了不起!”

  罗水院首在一旁微微一笑,对罗冠说道:“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慕天缘现在完全是那那个慕宇坤当陪练。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慕天缘要是想击败慕宇坤,一招就能搞定。”

  罗冠听着罗水的话语,点头说道:“我也早就看出来,凭借这个小家伙的实力,就算是三品修士,估计他都有一战的实力。我说师兄,我们可得好好培养这个小家伙,可不能耽误了这么好的苗子。”

  一旁的罗水看着场中那幼小的身形,微笑着点头说道:“看来他的进步比我想象的还要快,要是按照这个速度修行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这个小家伙就能成为全真教的第一人。看来我是该出去,找那些联盟的老家伙们了。得提前考虑,慕天缘去别的门派进修的事情了。”

  罗冠在一旁也是点头说道:“我们一起努力吧!我相信,任何一个门派都会为争夺这样天赋的弟子,和我们抢的。师兄你就不担心这个小家伙被别的门派撬走了?”

  i酷{匠V网唯b一…正b$版;},"其+m他都是G盗版

  罗水侧头看向罗冠说道:“对这个我还是有信心的,这个小鬼虽然心性还未成熟,但是身上透着一股正气。我相信自己的知觉,慕天缘绝对不会是一个见异思迁的卑劣之徒。”

  看着罗水坚定的回答,罗冠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点头说道:“但愿如此吧。”说完,将目光重新看向了比赛场中对决的慕天缘。

  在比赛场看台的另一边上,三乐和自己的母亲罗雁坐在一起观看着比赛。此时罗雁的眼中已经频频放出一样的光彩,嘴里一直在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坐在一旁的三乐,不时地侧头去看自己的母亲,被母亲那惊讶的神色弄得自己洋洋得意起来。

  罗雁发觉自己的女儿始终看着自己,就侧过头来,对三乐说道:“乐儿,你不看比赛,老看我做什么?”

  三乐一副趾高气昂的神情,仰着小脑袋说道:“我的徒儿,当然是我这做师父的才最了解。天缘还没上场呢,我就已经知道比赛的结果了。妈妈,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天缘是在和那个慕宇坤过招找感觉呢,完全是拿慕天缘当陪练呢。就是现在的我,在陪天缘过招的时候,都未必敢说在压制修为的情况下,可以赢得了天缘。”

  罗雁听着自己女儿的话语,脸上的微笑越发的灿烂,想着自己离开东院去西院支教的这几年,自己的女儿已经从一个孩子,蜕变成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了。虽然现在女儿还有一些少女的稚嫩,但是责任心以及耐性,明显比自己走之前变化太多了。看来罗水让女儿教导慕天缘这件事,真是做的对。不但培养了慕天缘,同时也培养了自己的女儿。罗雁此时也是很佩服罗水这样的安排,这可谓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看着女儿那副很有成就感的表情,罗雁说道:“这个我早就看出来了,我惊讶的是,如此小的一个娃娃,天赋简直太惊人了。而且,现在已经凭借着一纹力士的修为,轻松对战一名手持兵器的一品修士。我估计,现在的慕天缘有越阶作战的实力。”

  三乐听着母亲对慕天缘的评价,心里美滋滋的,然后对母亲说道:“妈妈,看来你还是低估了这个小家伙。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您,现在的慕天缘,其实力完全可以对战一名三品修士。这还是保守估计,要是加上他一纹力士的修为,估计都可以战胜一名三品修士。”

  罗雁看着三乐,有些讶异的说道:“真的吗?那可太了不起了,看来你和你父亲捡的这个小人儿,还真是一个大宝贝啊!我现在很是期待,想早点看到这个小家伙,在修炼魄力方面的天赋,是不是也像修炼炼体与炼气一样那么妖孽。我想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就凭这家伙那双诡异的瞳孔,我想他在魄力方面的天赋,也会惊得吓死人的。乐儿,这次比赛之后,你就和我一同去西院。一想到我们母子又能够在一起了,妈妈这心情就好的很。”说完话,一双慈祥的美目,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三乐听完母亲的话后,双手抱住罗雁的一条手臂,小鸟依人状的依偎在妈妈肩头。

  罗雁抚摸着女儿那柔顺的秀发,感觉此时此刻是那么的惬意。真希望一直这么抱着自己的女儿,想想自己走之前,自己的女儿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但是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师父了。时间过得真快,再想看到自己的乐儿那副小女孩样子,恐怕只能在回忆中才能看到了。

  三乐依偎在罗雁的肩膀旁,看着比赛场中还在灵活应变的慕天缘,三乐轻轻的对罗雁说道:“妈妈,我现在当了天缘的师父,才能感受你们当时对我的感受。谢谢你,妈妈。和天缘比起来,我是多么的幸福,毕竟我有一个值得回忆的童年。但是天缘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真是太可怜了。上次我让他在没人的时候喊我妈妈,那时我就感觉到,这个孩子的命太苦了。我一定要向对亲生孩子一样,对待慕天缘。妈妈,你也要像慕天缘的亲姥姥那样,关爱他啊。”

  罗雁听着三乐话语,感觉到自己女儿的母性爆发,在想想这个天赋异禀的孩子。也是体会出自己女儿对慕天缘的一番心意,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的乐儿真的长大了!你放心乐儿,我一定会像对待自己亲外孙那样,对待小天缘的。”

  三乐此时看着比赛场,嘴里轻轻对母亲说道:“谢谢你,妈妈。”

  此时比赛场中,慕宇坤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着面前的慕天缘说道:“天缘师弟,我算是看出来了。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可你也不能在赛场上拿我当陪练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