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主席台上,东院院首罗水笑眯眯地看着西院院首罗冠,颇为得意的说道:“怎么样罗冠师弟,对于现在这个比分你可满意啊?”

  罗冠在那里其实已经很是生气了,也不理会罗水的奚落,自言自语地说道:“只是一个8强的成绩,真正的决赛还未开始,有什么好得意的。有些人啊,就喜欢好大喜功。”

  罗水看着罗冠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不想再在言语上刺激罗冠。又对罗冠说道:“罗冠师弟,晚上你可别忘了去我那里,我有要事和你商量。”

  罗冠看着罗水说道:“答应你的事情,忘不了。也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时候,罗印殿主来到比赛场中,宣布道:“16进8淘汰赛第五场,慕华获胜。第六场参加比赛的是:西院慕宵对战西院慕宇坤,请双方选手入场。”

  这一组都是西院的弟子,场外的人群明显对比赛不够热烈,毕竟这里是全真教东院的主场。所以比赛进行了十几分钟后,西院的慕宇坤毫无意外的击败了慕宵,成功晋级8强。

  接下来第七、八场的比赛,则全是东院的弟子进行比赛。第七场慕卫城与穆凌峰的比试虽然很激烈,但是最终还是穆凌峰以绝对优势取得了胜利。这样东院的穆凌峰也是顺利的晋级8强。

  这个时候,东院比赛休息区,慕辰站起身来到了慕天缘的面前,对慕天缘说道:“该你上场了小师弟,加油啊。”

  慕天缘挺了挺小身板,站了起来,微笑着对慕辰说道:“谢谢慕辰师兄。”说完,看向和自己要一起进场比赛的慕华容。

  慕华容这时也是站了起来,对着慕天缘笑了笑说道:“小家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你可要当心哦。”

  慕辰看慕华容这么说,也是随即笑了起来,对慕华容说道:“华容师弟,我看当心的应该是你,你可别小瞧了这个小家伙。”

  慕天缘这是也是冲慕华容笑了笑,说道:“华容师兄,那还望不吝赐教喽。”说完和慕华容一起走进比赛场中。

  罗印殿主宣布道:“16进8淘汰赛第八场,参加比赛的是:东院慕天缘对战东院慕华容。”

  慕天缘与慕华容双方皆是照例相互施礼,然后就拉开了架势,准备比试。

  慕天缘握紧了小拳头,看着对面的慕华容,并没有出招,而是站在那里,等着慕华容出招。

  慕华容这时手握青钢剑,捏着剑决,也是等着慕天缘出手。看到慕天缘并没有拿出兵器,而是赤手空拳站在那里,心里有点不舒服。这分明是想以这对小拳头和自己比试,明显是看不起自己啊。

  慕天缘这时候,看着慕华容没有出招,就说道:“师兄请出招,我怕拿武器会误伤你,都是东院弟子,我们点到为止。”

  慕华容听完这个气啊,还怕误伤我!也没有反驳慕天缘,然后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天缘师弟接招。”说罢,一招长虹贯日,一剑刺向慕天缘的面门。

  眼看着慕华容的这一剑的剑尖就到刺到慕天缘的小鼻子上了,只见慕天缘不紧不慢,右手轻轻一抬。接着,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剑身震荡的声音。只见慕天缘凭借着自己的食指与中指,轻轻地弹在了慕华容的青钢剑的剑身上,就将慕华容的轻钢剑弹得震颤不止。

  一股内劲随着剑身的振动,传到了慕华容的虎口上。慕华容被这股内劲震的虎口剧痛,手中的青钢剑差一点就脱手了。慕华容赶紧将青钢剑交于左手,身形向后一撤。

  这时的慕天缘根本没有趁势追击慕华容,而是两支小手交叉,抱于胸前,小身板挺的直直的,站立于原地。

  此时的场外观看比赛的人们,也是被刚才慕天缘那不经意的一弹,惊住了。然后都觉得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就是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漫不经心的随意一弹,就震开了慕华容手中的长剑,这得有多么大的内劲啊。一般对于他们这些一、二品修士,只有面对比自己品级高好多的对手,才能这么从容地应对。场内这个也就三岁左右的孩子,怎么可能在慕华容那么迅猛的一剑下,如此简单的化解了此招。场外观众席上,此时一片唏嘘。

  就连坐在主席台的众位全真教的高层们,也是被慕天缘的这一招给镇住了。

  慕天缘站在场中,冲着慕华容微微一笑,说道:“华容师兄,接着来。”说罢,放下双手,等待着慕华容的再次进攻。

  慕华容这时也开始谨慎起来,将青钢剑交于右手,身形一个前纵,将元力引入青钢剑剑身中,一道青色的剑光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剑芒。接着,青钢剑由上自下,狠狠地劈向了慕天缘的头顶。

  最(\新R'章=节上*酷匠)网

  就看到慕华容的青钢剑,已经劈到了慕天缘的头顶,并且自慕天缘的头顶劈落而下,将慕天缘一劈两半。慕华容有些慌神,怎么这么容易就劈到了慕天缘,这要是真的如此,慕天缘恐怕小命就没了。然而,当剑身劈落下后,只见面前的慕天缘的身影破碎了。

  ‘残影……’居然只是慕天缘的一道残影。慕华容这时才意识到,慕天缘已经在自己的剑劈到的时候,已经是瞬间躲开了。

  这尼玛也太快了吧!

  就当慕华容刚回过神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腿腿弯突然一痛。接着,左腿就跪在了地上。慕华容赶紧用手中剑一点地,这才没有摔倒。刚稳住身形,一个娇小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慕华容的面前,正是慕天缘。

  只见慕天缘笑眯眯地看着,单膝跪地的慕华容,说道:“华容师兄,小心点,离过年还早,不用行此大礼。”

  慕华容听到慕天缘的这句话,这叫一个气啊。顺势右手剑尖一点地,站了起来。左手挥掌击向慕天缘的胸膛。

  慕天缘见慕华容一掌击到,两支小手让过慕华容的这一掌,抓住了慕华容的手腕,顺势一带。

  慕华容一掌落空,又被慕天缘借力一带,身形一下子没稳住,顺着慕天缘小手带动的方向跌扑过去。这还没有完,就在慕华容跌扑的一瞬间,慕天缘伸出右腿绊在了慕华容的脚脖子上。

  本来慕华容身形就不稳,再被慕天缘这么一绊,身形一下子就向前扑去,跌出了一个大马趴,重重地趴在了地上,弄的浑身都是土。

  这时场外传来了一阵阵喝彩声,都为慕天缘这出其不意的一招而喝彩。

  其实慕天缘这些招式,都是那部《左右搏击之术》中分解出来的擒拿招式。而刚才那瞬间消失的身法,则是《天行功》中的身法。现在的慕天缘虽然还未把《左右搏击之术》练成,但是那部功法中的招式,则是上千种拳法、掌法以及擒拿搏击之术。凭借着灵活的天行功身法,再配以各种武术的分解动作,这种状态下的慕天缘,已经能够轻松地击败同品级的对手。除非对方也具备这种实力,或者说修为比自己高。一般状况下,在一品修士行列里,估计现在的慕天缘根本就遇不到对手。

  趴在地上的慕华容,心中虽然懊恼。但是,也没有任何办法。爬起来,转身看向站在场中的慕天缘。

  慕天缘还是那副小德行,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微笑地看着一副狼狈相的慕华容。然后说道:“华容师兄,我们还要继续吗?如果继续,天缘奉陪到底。”

  慕华容虽然很是生气,但是也是知道自己和慕天缘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慕天缘说道:“天缘师弟虽然年纪小,但是这实力,在下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我也不能再自取其辱了,你赢了,我认输。”

  说完,看向主席台的东院武功殿殿主罗印,说道:“我输了。”说完,一声不吭地走出比赛场。

  这时候,罗印殿主来到比赛场中,宣布道:“16进8淘汰赛第八场,东院慕天缘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