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下午的比赛就开始了,东院武功殿的罗印殿主,还是按照惯例,宣布这次比赛的参赛小组是柒、捌两组分别对决,首先上场的是柒组的柒壹对战柒贰,在东面区域,以及捌组的捌壹对战捌贰,在西面区域。

  只见得从东西两院各走出两名弟子,四名弟子一起步入场中,然后分别进入比赛场地。

  东区比赛场地内,一个少年向对面的少年一拱手说道:“西院弟子慕星,九岁。”

  对面的少年也是一拱手,说道:“东院弟子穆凌峰,八岁。”

  二人说完,皆是手持青钢剑,斗在了一起。两人都是用剑,而且使用的剑法也都是《天罡北斗剑法》,二人你来我往,竟战的不分胜负,最终以平局宣告结束,双方各得一分。

  西侧比赛区域的的比赛也结束了,最终是一名叫慕卫城的东院弟子获得胜利。

  随后,东院武功殿罗印殿主来到场内,说道:第二场比试,玉牌号柒叁对战柒肆,在东侧区域比试。玉牌号捌叁对战捌肆,在西侧区域比试。

  这时东西两院参赛的弟子皆站起身形,慕天缘也站了起来,挺着小胸堂来到了场中。

  此时场外开始喧哗了起来。大家都对这个年纪小的小家伙极为的好奇,纷纷议论着。你们看,你们看,是那个小鬼。不知道这个小鬼内坚持多久。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掉的。那可不一定,既然是三乐师叔带来的弟子,实力也不见得太差吧。你也不看看,他的个子那么矮,恐怕还没有剑高呢。大家对慕天缘都是众说纷纭。

  此时只见慕天缘走进了西侧比赛区域,冲着面前的西院弟子一拱手,嘴中稚气满满的说道:“东院弟子慕天缘,三岁。”

  对面的西院弟子,看着也前的小豆丁,乐着回声道:“西院弟子慕凡伟,十岁。”然后接着对慕天缘说道:“我说东院的小弟弟,我都不忍心对你出手,要是伤到你该如何啊。”

  慕天缘听后,回答道:“那你就试试呗,看看能不能碰到我了。”随后冲慕凡伟做了个鬼脸。

  慕凡伟看着慕天缘,说道:“那你小心了,我要出手了。”说罢,手中一翻,一把青钢剑出现在手中,一招仙人指路,冲着慕天缘就辞了过来。

  当慕凡伟见刺到时,只见慕天缘的身体瞬间就破碎了,居然刺到的是残影!慕凡伟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只感觉脖子上挨了一记重击,接着眼前一黑,整个身体就失去了知觉,身体软软的趴在了地上。

  就那么短短的一秒钟,场内只见到慕天缘的小身板儿很是平静的站在那里。而地上则是趴着手中拿剑的慕凡伟,此时的慕凡伟趴着地上一动不动。

  场外此时寂静了一会,之后就开始炸了锅。众人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好多人都在问身旁的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好像比赛就这样离奇的结束了。

  只见慕天缘目光看向场外的东院武功殿罗印殿主,微笑着向他点着头。

  罗印也被刚才的比赛弄得有点糊涂,然后看到慕天缘冲他笑,随即明白过来,然后站起身,高声道:“西侧区域比赛结束,东院慕天缘胜,记三分。”

  随着罗印的话语刚落,场外‘轰‘的一声顿时就喧哗一片了,众人皆是感觉不可思议,都没有看清慕天缘是怎样取胜的,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场内的慕天缘见罗印宣布完结果,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慕凡伟的脖颈处,嘴里说道:“师兄,醒醒啦,比赛结束了,该起来了。”

  接着趴在地上的慕凡伟幽幽的醒转过来,歪着头,眼神恍惚地看着身边的慕天缘。

  只见慕天缘笑眯眯的对慕凡伟拱手说道:“不好意思,师兄,承让了。”说完,迈着小步子,走出了西区比赛场。

  慕凡伟此时还有些莫名其妙,站起身也走出了比赛场地。

  此时主席台的看台上,西院院首罗冠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呆呆看着眼前的结果。旁边的罗水拍着罗冠的肩膀,说道:“罗冠师弟,不好意思啊,你输了。你看是现在给蕴灵丹呢,还是等后面的比赛结束,一块儿给呢。”

  罗冠的修为也是不弱,已经达到了白银方士的顶峰,他怎么会看不出,刚才慕天缘使用的身法呢。罗冠对着罗水说道:“好啊,师兄,你和你们东院的所有殿主,一直是在算计我。你当我看不出来啊,那小家伙修习的身法是天行功,如此高深的功法都能习成,岂是一般弟子可以习得的。这种身法,一招秒胜对手,出其不意。看来你们东院的殿主们,恐怕早就知道这小家伙的不凡,一起过来蒙我是吧?”

  罗水一脸无辜的说道:“哎呀师弟,这你可冤枉我了,赌注是你提出的,而且你是当着大家伙的面说的。我们又没有逼你,是你硬要和我们赌。我看你这么喜欢赌,于是就随了你的心愿。怎么,你倒是怨起我了。既然这样,那蕴灵丹我们不要了,还不成吗。”

  罗冠此时只觉得脸直发烧,自己明明吃了哑巴亏,还无法说出什么,也只好自己认倒霉,随即掏出一个玉瓶,递到了罗水面前,说道:“我不赖账,给你。”

  罗水笑眯眯的接过了玉瓶,说道:“那接下来的赌注,是否就作废了?”

  罗冠斜着眼睛看着罗水道:“我被你们坑一次就行了,你们还想坑我啊,太不地道了吧。”

  酷匠%网J首M发^

  罗水见状随即呵呵笑了笑,把手中玉瓶随手递给了罗锋殿主,让他分给大家。东院的几位殿主也是笑呵呵地笑纳了这白捡的便宜。

  在旁边的西院武功殿罗灿殿主,看着罗冠院首那吃瘪的样子,也是很无奈地摇着头。

  此时的场外也是乱作一团,许多人都是因为慕天缘赔了钱,嚷嚷着自己倒霉。有些压偏门的,却是都快乐上天了,1:40的赔率让他们大发了一笔横财。那几个庄家也是傻眼了,这一次恐怕要血本无归了。但是押注还在继续,这回压慕天缘的人,越来越多,赔率来了一个360度大反转。好多人都在压大注在慕天缘身上,赔率也是直线上升,由原来的2:1直接变成了10:1。

  这时东侧赛场的比试也是结束了,获胜的是一个叫慕华容的东院弟子。

  在这几场比赛中,东院的优势很是明显,除了一场平局,全都是胜局。罗水也很是高兴,至于西院院首大人罗冠,此时一声不吭。

  罗水此时也开起罗冠的玩笑了,说道:“怎么了,师弟。这不是还没比完呢吗?胜负现在还不好说,是吧。”

  这回轮到罗冠不吱声了,白了一眼罗水,也不说话,看着场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