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十几分钟后,来到了天坛公园的西门,三才买了票回来,几个人一起走进了天坛公园。

  天坛公园是这个世界明朝永乐年间建造的,是明、清两代皇帝“祭天”“祈谷”的场所。

  几个人带着慕天缘沿着甬道向东走了十分钟,来到了作为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祈年殿的跟前。

  三乐在慕天缘旁边讲解着这座建筑的来由以及寓意,小天缘眨着眼睛一直盯着祈年殿殿顶的那块巨大铜顶,嘴里在那里冲着三乐说道:“师父,你看,好大一块金子啊。”

  三乐被慕天缘的话给逗笑了,对慕天缘说道:“什么金子,那是一块铜。”

  慕天缘看着铜顶低着头说:“哦,原来是铜的啊。那是铜的,为什么不生锈?”

  三乐一下子被问住了,这时就看到慕天缘向着前面那个穿制服的女子跑了过去。

  跑到制服女子跟前,慕天缘仰着脑袋冲女子说道:“阿姨,你好。”

  制服女子看着面前的小家伙,笑着对慕天缘说:“小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吗?”

  慕天缘接着说道:“我想问下阿姨,那祈年殿的金顶,是金子做的吗?”

  制服女子其实正是这公园里的工作人员,看着面前稚气漂亮的小男孩,顿时生出了好感,热情地对慕天缘说:“小朋友,这个宝顶不是纯金的,是用鎏金打造成的。”

  这时三乐已经赶了过来,听到了制服女子的话。

  这时的慕天缘歪着脑袋看三乐说道:“姐姐,听见了吧,是鎏金做的,不是铜。”

  制服女子当时就被慕天缘的话逗得呵呵直笑,把三乐整的脸红脖子粗的,狠狠地瞪了慕天缘一眼。

  然后微笑着对制服女子说道:“小孩子,不懂事。”

  制服女子听完三乐的话,然后蹲下看眼前的慕天缘,说道:“小朋友,几岁啦?”

  慕天缘随口说道:“不到一岁。”

  这回可把三乐吓坏了,看着有点惊住的女子,忙说道:“这小鬼,净胡说,都三岁多了。”

  女子听完这话才觉得正常,看着慕天缘说道:“说谎不是好孩子哦。”随后刮了一下慕天缘的小鼻子。

  慕天缘刚想反驳,身后的三乐就在慕天缘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然后慕天缘的身子扭了一下,看着对面的女子说道:“阿姨,我刚才逗你玩呢。”

  制服女子微笑着拍着慕天缘的小脸说道:“阿姨知道,小朋友真好玩。”

  这时,三才他们走了过来。制服女子看这么多人,站了起来。

  三才忙一把抱起慕天缘,对制服女子说道:“这孩子淘气得很。”

  慕天缘随后配合着对三才说:“爸爸,我们上去玩吧。”

  三才随后冲制服女子微笑着点了点头,抱着慕天缘离开女子,向祈年殿的楼梯走去。

  上到祈年殿后,慕天缘隔着栏杆往里面看,三乐在三才身后,对着慕天缘的耳朵说道:“在外面少说话,再不听话今天就回去。”

  慕天缘在三才的怀里,冲着三乐做了个鬼脸,然后扭过头不理三乐了。

  后面的三乐,使劲的吹了一口掉下来的头发帘,一脸的无奈。

  三才一边抱着慕天缘,一边回答着这个鬼灵精怪小鬼的稀奇古怪的问题,脑门子上都开始见汗了,开始寻找三元的身影进行求助。

  三元在一个大丹炉的跟前正抽着烟,抬头看见三才一脸痛苦的表情,冲着他正招收,随后三元在垃圾桶上掐灭了烟,朝三才走了过来。

  三才见三元走了过来,忙把怀里的慕天缘交给三元,嘴里说要去厕所,然后迅速的离开了,但嘴上却挂着诡异的微笑。

  三元抱着慕天缘在祈年殿转了一会,几个人开始向南面回音壁的方向走去。

  走过一条宽敞的汉白玉甬道,来到了这个叫做回音壁的建筑跟前,三才这时已经买好门票在这里等了半天了。几个人拿着门票,进入了回音壁。

  来到回音壁后,慕天缘露出了孩子好奇的天生本性,几个大人则是配合着小家伙,对着墙壁喊话。慕天缘在这里玩的甚是开心,在环形的墙壁间跑来跑去。不时冲着墙壁大声的说话,引来了许多游客的目光。

  甚至有几个外国游客,也在和慕天缘打着招呼。慕天缘也用从三元那里学来的英语,和那几个外国游客生涩地交流着,看得周围的游客都不住暗暗称奇。几个外国游客觉得慕天缘很是可爱,就要求和慕天缘一起合影,整的三元都快忙不过来了。

  几个游客和慕天缘谈笑了一阵儿,然后就离开了,三元这才抱着小家伙也离开了回音壁。

  几个人看着在三元怀里问东问西的慕天缘,皆是感到知识的匮乏。

  这小家伙脑袋里咋就那么多的问题,把几个人都愁坏了。

  随着不长一段时间的步行。来到了天坛公园最后一个景点:圜丘坛。

  三元以前来过这里好多次,所以对这里的情况也很了解,所以在给慕天缘讲解的时候也是格外的自信,三元说道:“这里呢叫圜丘坛,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一共分为三层,在古代,把一、三、五、七、九单数称为“阳数”,又叫“天数”,而古代帝王被称为九五之尊,就是九为最大,为阳数之极。所以呢,这里每一层的直径都是单数。最高的一层直径九丈(一九),中间的十五丈(三五),最下面的二十一丈(三七)……。”

  随着他们逐渐的走上圜丘坛,三元对慕天缘指着圆坛最中央的那块圆形石板说道:“那块石板,叫做天心石。你过去站在上面把自己想说的话,大声的喊出来,看看有什么效果?”随即,放下怀里的慕天缘。

  慕天缘按照三元所说的,好奇地走到了天心石上面,双手放在嘴的两边成聚拢状,大声地喊道:“我要打败你这个可恶的小怪兽!”随后从四面八方都传来的慕天缘那稚嫩的声音。

  站在圜丘坛上众人皆是被慕天缘这句话给逗笑了,看着众人笑着的声音,慕天缘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转身跑回了三元的身边。

  M'酷匠9网永C久AM免◇费“M看8小@说

  三乐也是乐的前仰后合,走过来说道:“还要打怪兽,怪兽在哪里呢?”

  慕天缘眨着大眼睛,指了指三乐,悄悄地说道:“你就是那个怪兽。”

  众人的注意力其实都孩子慕天缘的身上,都听到他的话,又是一片哄笑。

  三乐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走过来伸手就拧了一把慕天缘的耳朵,嘴中说道:“你才是小怪兽呢!”

  做完这一切,感觉自己有些失态,脸就更加红了,愤愤地转身就跑开了。

  三元看着三乐刚才的囧态,也是哈哈地大笑。

  就这样,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几个人离开圜丘坛,向着天坛公园的南门走去。

  三乐早就在南门口等着大家,看见他们几个人来了,朝着抱着慕天缘的三元走来。站在慕天缘的面前,生气地说道:“你个小东西,叫你别乱说话,少说话。你可倒好,竟敢戏耍起师父来了。我刚才对你说的都忘了吗?现在回家,不带你玩了。”

  三元看三乐真生气了,打着哈哈道:“行了,三乐,一个小孩子说话,你也生气啊。别生气啦,天缘快给你师父赔不是。”

  慕天缘显然也是被吓到了,这是第一次看到师父生这么大的气,小样子怯怯地说道:“师父,天缘和你玩呢,没想到气到师父了。天缘知道错了,原谅天缘吧。我还没玩够呢,保证回去用心修炼,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说到这,慕天缘眼圈里挂着泪水,都快哭出来了,显然是被三乐生气的样子真的吓到了。

  看着慕天缘可怜的小样儿,三乐那颗具有母性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赶紧过来帮慕天缘擦眼泪。嘴里说道:“好啦,好啦,不哭了,师父原谅你了,还带你玩,不回去哈。”

  慕天缘脸上还挂着眼泪的小脸,顿时就笑了,鼻涕都喷出来了。

  看着这个小鬼头笑了,几个人也是很欣慰。三乐让三元去公园西门取车,几个人在公园南门等着。

  三乐为了刚才的状态吓到慕天缘而感到内疚,问慕天缘要吃什么?给他去买。慕天缘也不知道什么好吃,就告诉三乐随便买吧,三乐赶紧跑着去给慕天缘买吃的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