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那个从天而降的男婴,随着给他置办的物品越来越齐全,三乐这几天带着这个男婴,同一位院中长老的远房亲戚,叫做云溪的中年妇女,共同照顾这个小家伙。

  这时正在推着婴儿车在自己的院内陪着云姨聊着天。

  那个小家伙,躺在婴儿车里悠闲的叼着奶嘴,小手正在抓绑在车上一个小鸭子的玩具,大眼睛正在跟这个玩具较劲呢。

  云姨一边看着男婴,一边跟三乐说着话,向三乐问道:“三乐啊,我都来这里两天了,看这个孩子太奇怪了,谁家的孩子这么能吃啊,这才多大,一顿吃的比大人吃的都多,没过两小时就又叫唤上了。我也带过几个孩子,从来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孩子!而且有件怪事你发现了没有,我从来没听见过这孩子哭,反倒是听过这孩子的笑声。问句不该问的,这孩子到底是谁家的?”

  三乐看着云姨那疑惑的眼神,随后答道:“这个么,是我爸爸一个朋友的孩子,人家在外面没时间带,就托我爸爸代为照看。”三乐被云姨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差点问住,随口就编了一个瞎话。

  “那不对啊,我们这里的条件,这么小的孩子根本没法生存。看这孩子也就一个月大,这怎么可能呢?”云姨更加疑惑的对三乐说道。

  三乐被云姨问的有点囧,脑子一转说道:“云姨你这就有所不知了,这个是出自古老世家的孩子,当然在血脉上与众不同了,哪能和我们平常人家的孩子相比啊。”

  云姨瞪大了眼睛看着三乐,显然是让三乐的话语给惊住了,过了一会才从震撼中醒转,说道:“古老世家!他们不是从不出世的吗,这怎么可能啊?”

  三乐看着云姨的表情,颇为自己编的瞎话感到自豪,然后不以为然的对云姨说道:“我爸爸是谁,那可是我们全真教东院首屈一指的院首大人,那些古老世家的人,我爸爸认识一两个有什么不可能的,云姨别惊讶了,这个很正常的。”

  云姨听着三乐的话语,微微点着头,喃喃的说道:“是啊是啊,院首大人英明神武,是当之无愧的大英雄,自然和那些古老的隐世家族有来往。呵呵,看我这……真是不好意思啊。”

  随即低下了头,显然是对刚才自己说的话有些尴尬。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小师妹!小师妹在家吗?”

  三乐和云姨随着声音望向院门口,然后就看到三才修士出现在了门口。

  “是三才师兄啊,这么匆匆忙忙的,跑我这来干什么呀,难道有什么事儿吗?”三乐说道。

  三才满脸堆笑着说道:“看小师妹说的,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哦,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呀。呵呵,不过倒是有点小事,想请小师妹帮个忙。”

  三乐听完三才的话,疑惑的说:“找我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让我猜猜啊,莫不是你那把剑没炼成,让我找爸爸帮你?”

  三才连忙说:“不是,不是,我那把剑马上就要炼好了,不是剑的事。”

  “那是什么事啊?”

  三才看了看云溪,又看了看三乐,停顿了一下。

  云溪看到这里,顿时就明白了,然后对三乐说道:“你们先聊,我推孩子进屋去,这小家伙估计又该喊饿了。”

  然后推着婴儿车进屋了。

  三才看着云溪进了屋之后,然后小声的对三乐说:“小师妹是这样,我想请你帮个忙,一会能和我一起去见院首大人吗?”

  “找我爸爸你自己去就行了,叫我一起去做什么?”三乐说道。

  三才解释道:“是这样,你知道三元师兄的事情吧。三元在沟崖域门那里已经看守了三年,这次我去那里取货,三元师兄想让我帮他在你父亲那儿求个情,希望能原谅他上次的过失。毕竟已经在域门那里受过三年了,你看能不能帮帮他。这次去他求了我好半天,眼泪都快下来了!我也觉得三元怪可怜的,我俩一起去求你父亲,总比我一个人去有把握吧。”

  三乐听完了三才的叙述,低头想了想说道:“原来是这件事啊!不过我爸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的事情,可真把我爸气坏了!三元做的事有点太不像话了,那可是罗锋师叔辛辛苦苦熬炼三个月才制出的蕴元丹啊,就这么让他给祸害了。看来这三年给他教训也是足够了,不过我怕提起这事儿,我爸爸的气又要爆发了。你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去说。”

  说完,三乐背着手就在院子里低着头,来回的踱着步子。

  三才在一旁看小师妹来回走着,心里这个着急啊,可又不好打搅三乐。

  “有了。”三乐眉头一展,有点惊喜的说道。

  三才的脸上也露出了期待的表情,等待着三乐的好消息。

  “我合计了半天,光凭我俩求情还不够,我们要搬出另外一个人才行。”

  三才皱眉看着三乐,近乎恳求的对三乐说:“小师妹你就别卖关子了,我这都快急死了,你快点说吧。”

  三乐有些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的里屋,又看了看三才,点了点头。

  “哦,我知道了,你说的是云溪。”

  最新bG章+L节上S酷$…匠m网

  三乐伸手拍了下三才的脑壳,说道:“笨死你得了,我说的不是云姨,我说的是那个小家伙。”

  三才这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三乐。

  三乐确实有些无奈了,同三才说道:“看来你也就这点智商了,和你这种人生气真是犯不上。好啦,我告诉你吧!我爸爸很喜欢这个孩子,你知道不?”

  “知道。”三才点点头说。

  三乐接着说:“那我俩把他带上,我爸看见孩子是不是会很高兴?”

  “是的。”三才又点头说。

  “我爸看见孩子高兴了,再问你来他那里做什么,你再说三元那事,他是不是不会发那么大的脾气了。”

  “是啊。”三才这时有些懂了。

  三乐看着三才那股啥样,笑道:“那我再帮你求我爸,我爸爸没准气就消了,是不是?”

  “是啊。”三才摸摸脑袋乐着说。

  “你就是一头猪,是不?”

  “是啊。”当说出口就反应过味了,忙说:“不是,小师妹你诓我。”

  “哈哈哈,你呀,怎么活这么大的,简直笨死了。”三乐大笑着说。

  三才摸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是没往那处想么,那小师妹,我们什么时候去见你父亲啊?”

  “你这么猴急干什么,我帮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忙,作为师兄的你,总该有些表示吧。”

  三才听到三乐这话,随即说道:“那是那是,必须滴。小师妹你说话,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是我三才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去办。”

  看着三才信誓旦旦的样子,三乐笑眯眯的说:“让我想想哈,我还真没什么想要的,嗯……这样,回头三元这事办妥了,你和三元师兄请我去外氧世界看场电影好了。”

  “这个么,可不好办啊。”三才听完这话,顿时有点犯难的说道。

  “三才师兄,你还能行不?自己刚说出的话,就要反悔啊!这事儿还没办成呢,怎么?就这点事你和三元都办不了吗?”

  “不是,小师妹,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也知道这是院里的规矩,没有执法殿的外出腰牌,根本就打不开连接域外的法阵,而没有腰牌的人触动法阵,执法殿那里马上就能看到触发法阵的人。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呀!”

  三才此时一脸露出无辜的样子。

  “我知道你所说的,可是你和执法殿执事三清大师兄关系不是很好吗?你可以和他说,你的腰牌不见了,管他先借一下,说你找到自己的再还给他,不就得了。这么点事就能难住你,还得我帮你想办法,真是的,合计你的智商真的有问题啊?”

  三才愣愣地看着三乐,傻傻笑着说道:“我不这么笨,哪显得出小师妹的冰雪聪明呀,嘿嘿嘿。”

  “行啦,别臭贫了,我去和云姨说下,我们这就去我爸那里。记住我刚才教你的话,别看见我爸爸,你再说错了,那我可真就无能为力了。”

  三乐说完,转身就往自己屋里走去。

  三才在那儿赶紧说:“我不会忘的,你放心吧小师妹。”

  过了一会儿,三乐推着婴儿车从屋里走了出来,冲着三才一努嘴说道:“走,出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