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几道流光划过,赫然落在一座庙宇前。

  随后三清看着三才说道:“三才,你先把这婴儿送到三乐师妹那里,暂且转由她代为照顾,等我将此事禀告院首大人,看看该如何处置。”

  随即又看了看其他几位师弟,然后说:“你们先回各院修炼,回头等完事了再和你们聊。”

  其他几人冲着三清师兄点点头,又冲着三才笑了笑,转身各朝自己的院内而去。

  “大师兄,这么点儿的婴儿,让三乐师妹带,能带好吗?我有点不放心。”三才修士有点犹豫对三清师兄说着。

  “怎么着,不由她带,难道还让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带吗?你就能瞎操心,难道你要带,你会照顾小孩吗?说句不中听的,你有时间吗?你那柄剑炼好了吗?”三清修士看着三才说道。

  “也是,我自己还忙不过来呢,还在这瞎操闲心。我那柄剑,快成了,还差合成两个合金,就成了,这次多亏了罗金师叔帮忙,要不还不能这么快呢。”三才修士看着怀里的婴儿,又看着三清咧嘴笑道。

  “我这就给三乐把孩子送过去。”说完,转身朝着一个方向掠去。

  看着三才远去的背影,三清也是皱着眉头,而后又抬头看看那刚才出现紫黑色漩涡的天际,现在的天际已经恢复了原有的色彩。

  三清纵身掠到空中,看着各院仰视他的弟子们,沉声说道:“今日之事,各院人等要严把口风,不得外传!好了,忙你们自己的事情去吧,没事了。”

  随即天空上一缕清风闪烁,三清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各院弟子相互瞅了瞅,嘴中各自嘀咕着什么,然后各自忙碌去了。

  内院一处幽静的院落,只见三清修士步入庭院之中,对着西首一处房子,抱拳说道。

  “执法殿三清,有事参见院首大人。”

  房内一声清咳,随即传来一个雄劲响亮的声音:“进来说吧。”

  随即屋门自动开启。

  随后三清步入屋内,屋内正中坐着一位面色红润的老者,看似弱不禁风,实际三清知道,这可是整个全真教的方士第一人,整个全真教内,就只这位院首大人成为了黄金方士。

  要知道要成为一名黄金方士那是需要如何的修炼才能达到,而进阶到方士又须经过青铜、白银两大阶段才能正真踏入黄金方士的境界,想自己十几年的苦修,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八品修士,敬畏之心不禁油然而生。

  三才抱拳拱手说道:“见过罗水师叔。”

  “坐吧。”罗水院首手指在面前的地上随意一划,随即一个蒲团出现在三清的眼前。

  “谢院首大人”三清拱手,然后就势坐在了蒲团之上。

  “昨夜,我占观星象,见仙女座诞生一颗新星,格外明亮,占卜运势,我们所处的这片中华大地将有一帝王星即将降临。今日晨起,东方紫霞漫天,一股洪霞之气迅猛而来,我想你的来临正是为了这异象。”罗水院首,眼睛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三清修士。

  三清随即回答道:“正如院首大人所言,我和三才师弟几人在异象发生之地,带回了一个男婴,不满一个月大的样子。让我们几个惊讶的是,这孩子的感知力惊人,而且食量也是惊人,打扫院门的慕辰,拿给这孩子一水袋羊奶,足有3-4斤,这孩子竟然一口气全部喝完了。”

  听着三清修士的叙述,罗水院首眼中也放出诧异的表情。

  随即问道:“这孩子你们在其身上发现了其他东西没有?”

  三清马上说:“未曾发现,只是一个赤身男婴,不过那孩子随着那么巨大的光柱砸下,在巨大的冲击波下,竟然毫发无损,甚是诡异。”

  “现在那孩子在哪里?”罗水问道。

  “我叫三才师弟将孩子送去三乐师妹那里了。”三清回答道。

  罗水院首眉头紧皱,正想开口说话,窗外传来风咧之声,接着外面就传来了一女子的声音。

  “爸,你管不管,没见他们这么熊人的,人家还没有出阁呢,凭什么把这个小崽子让我来照顾。”

  随着声音,一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白色劲装女子出现两人眼前,眉宇间有着恼怒之意。

  罗水向来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一向很是跋扈,虽然三清、三才等人皆称呼她为师妹,实际这个丫头还不到二十岁,和其他院中慕字辈弟子年龄不相上下,就是因为是他女儿的缘故,所以辈分就占了一辈。

  看着还未算成熟的女儿怀中抱着孩子的样子,罗水思绪有些凌乱,其实他也想看到女儿能早日找个如意郎君。

  发现女儿在看自己,罗水急忙微笑着说:“你妈不久就要从西院那边回来了,这事我会先让院内的姑婶们帮你照顾这个孩子。”

  三乐看父亲这么说,才脸色稍微有些好转,然后接着说:“让我管这孩子,我不是不能帮忙带,但是我一没经验,二没器物,爸,你叫我怎么帮这个忙?”

  “这个等会再说,你先让我看看这个孩子。”罗水对三乐随口说。

  三乐闻言,直接把孩子交给了父亲。

  这时的婴儿已经被一块毛巾被包裹着,孩子还在熟睡,并未因他们之间的对话以及三乐将他交给罗水而醒过来,这孩子睡得可真沉。

  罗水抱着这个婴儿,仔细端详了孩子俊俏的面容,而后又伸手在被毛巾被包裹上,摸索着孩子的筋骨,正摸着,突然,孩子双眼睁开了,好像是由于罗水的摸索,孩子被吵醒了。

  当罗水眼睛望向孩子的眼眸之时,罗水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仿佛头部被重锤猛地砸了一下,罗水瞬时惊觉,眉心间射出一缕强光直射婴儿的眉心。

  当强光马上要进入婴儿眉心的时候,从婴儿眉心闪出一道黑光,将罗水的这道强光瞬间化解掉了。

  三人在这一幕发生的瞬间,表情都显露出异样的表情。

  尔后,罗水看着眼前的孩子,唏嘘道:“了不得啊,了不得,天生异瞳,又兼具魄力超凡,这个娃娃的天赋是绝佳炼魄奇才,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最k新}章节上&酷:匠网¤《

  三乐与三才听得罗水的话后,三才不禁说道:“虽然说天赋绝佳,可是在本教内修行魄力的人可不多啊。”

  罗水闻言说道:“虽然本教两院自王重阳祖师开宗立派千年以来,自始至终都以炼气为本,但随着岁月的推移,在本教也确实诞生过两位魄力修炼卓绝之人,但与西方专修魄力为本几大势力相比,我教的那些魄力传承也是单薄了很多啊。不过,近些年东西方在授意交流方面经过多年的努力,几方势力交换交流生也有几十年了。我想,即然这样,那这个小家伙可以先从炼气开始,等年岁大些再修炼魄力。”

  话说到这,三乐插话道:“您是说,打算让这个孩子气魄双休?那和本教宗旨可是不相符啊。”

  看着自己女儿异样的目光,罗水微微一笑,说道:“气魄双休不是不可能,天赋这东西,可不是谁想拥有就能拥有的,像你母亲那样,不也是先修的炼气,在中途发现了炼魄天赋,转修的魄力吗?当然你母亲虽然天赋资质极强,但是也因为气魄无法融合,最后无奈放弃了炼气修为。”

  “有几个能和我妈相比的,这孩子才这么大丁点,爸爸你就就能肯定这个小家伙能融合气魄,真正成为气魄双休的奇才?”三乐冲着罗水撇嘴道。

  罗水看着女儿的不削神情,乐着说到:“看来你是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的天赋有多特殊,古时东瀛伊贺流派,就出现一个类似这个孩子的异瞳的家伙,在当时的那个时代,所向披靡,无人能敌。凡是让这个家伙那对异瞳看过的人,在那个家伙眼中所有的动作都会变慢,也就是说这个家伙的眼睛可以掌控时间,再利用速度以及矫健的身法,达到杀人于无形。”

  听到罗水这段话,三乐和三清对视了一眼,三乐惊道:“这么可怕啊,那不是想让谁死,谁就死吗!?这个孩子会和那个人的眼瞳一样?”

  罗水看着两人,又看了看孩子,随后说道:“我只是说类似,刚才我的魄力想探寻这孩子的魄力时候,那孩子的眼神曾给我了一记不小的伤害,我判断这个孩子的异瞳有控制人意念的神效。当然,他才这么小,身上的天赋还待挖掘。”

  罗水回首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淡淡的说道:“看来这个孩子的降临,不知会给我教带来的是一段传奇还是一场灾难呢?”

  说到这里,罗水对二人说道:“对于这个孩子的事情一定要对外保密,你们去通知三洛,通过院内的专线网络,在天虎网给孩子订购一批生活必需品,通过沟崖域门站将采购用品传送过来。另外,密切关注外氧世界的信息,虽然我们不参与外氧世界的竞争,但是还要做好消息的收集工作。”

  听了罗水吩咐的话,二人皆是严肃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去忙吧。对了,这孩子好像是饿了,你们先去找个奶瓶喂喂他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