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徐地吹过大地,尧尧仙气缭绕在青山翠谷间,清晨的阳光透过白蒙蒙的晨雾,使得晨雾氤氲出七彩霞光,分外的妖娆。

  随着雾气慢慢的蒸腾,青山翠谷中显露出清音缭绕庙宇楼台。青砖碧瓦,飞檐琉璃,清脆的钟声回荡在翠谷中,仿佛是这青山的脉搏一样,袅袅回荡。

  伴随着晨钟的奏响,庙宇中修士们也开始忙碌了起来,淋水拂尘,谈经论道,修心打坐,缀炉炼丹,一片清净圣土之像。

  道门外的石阶路上,一名脸色红润、面貌俊俏的小道童,手持右手持一柄青钢剑,左手双指竖立,口中念念有词。

  正逐级扫去阶石上的落叶与尘埃,在指间率动中,石阶上的落叶在地上打着圈圈滑向了一旁。

  渐渐的,一条洁净青石阶梯就被小道童打扫干净了。

  小道童身体悬浮于半空,随着阶梯悠然而下,此时已经来到了半山腰间的一处观山亭前。

  道童这时正想进入亭中打扫,悬浮的身体落在了石阶上,正待迈步进入厅中的时候。

  突然,东方天际间泛起一片紫色的光晕,将天地都已经染成了紫色,就连天空上的云朵也被这紫色光晕渲染的紫气冲天。

  庙宇内的众多修士,此刻全都惊异看着天际这诡异的一幕。

  只见庙宇深处一瞬间蹿起数道身影,悬浮于半空,露出戒备的神态凝视着天际的紫色光晕。

  半山腰的小道童惊恐的望着天空,只看那天际间紫气蒸腾,慢慢泛起波光粼粼的涟漪,一圈圈的扩散开来,在涟漪的中心,竟然生生拉开一个紫黑色的巨大漩涡。

  一束超大紫色强光突然从漩涡中猛然飞出,如同彗星般带着长长的紫色光尾一眨眼的工夫就划到了半山处的观山亭。

  小道童看到这一幕,眼神中充满了紧张与恐慌,不由自主身形急速向后跃去,刚刚跃出不足百步。

  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在半山腰的观山亭中炸响。一阵天摇地动般的颤动,天空中这时砂石四处飞溅,尘土漫天飞扬。转瞬之间,好端端的一座观山亭就这样被炸没了,地面上被炸出了一个巨型的大深坑。

  数道身影带着咧咧清风从山上呼啸而来,随之出现了几个身着青色衣衫的中年修士,几个人来到了刚被炸开巨大深坑的不远处,警惕地向深坑中俯视。

  小道童也愣愣的飘身过来,冲着几位中年修士忙说道:“慕辰见过几位师伯、师叔。”并低头拱手。

  其中一位面色红润的中年修士张嘴问道:“慕辰,刚才爆炸前,你是否看清了飞落下的是什么东西?”

  慕辰忙低声道:“回禀五师叔,刚才爆炸前,我也不曾看清是什么。当时有点被吓蒙了,只是远远地逃离开,并未看清楚。”

  几位修士相互看了看,其中年岁最长的一位说道:“三才师弟,你去坑中看个究竟,瞧瞧是什么东西?”

  刚才那位被慕辰称为五师叔的中年修士,点头称是,随即转身朝不远的深坑掠去。到了深坑的边上,谨慎的向下望了望,然后纵身向坑中落去。

  小道童和几位中年修士,此时都目光集中的向着三才修士落下的方向望去。

  不多时,就看到三才修士手中环抱着一物从坑中跃了出来。

  几位中年修士见无异状,全都松了口气。

  三才修士上来后,冲着几位师兄大声的说:“是个没满月的男婴。”

  “哦?”几位修士异口同声,狐疑地望着三才怀中的婴儿。

  “怎么可能,刚才那么大动静,掉下来的竟然是个婴儿。”

  众人旋即围拢过来,仔细打量三才怀中的这个婴儿,连小道童慕辰也好奇地过来张望。

  三才怀中的婴儿,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四处打量着众人以及周围的事物,没有一丝恐惧的表情,好像在看三才他们身上有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当婴儿的眼睛看向慕辰的时候,红红的小嘴微张,口中咿呀呀地说着什么。

  众人随着婴儿的目光狐疑的向慕辰看去,看得慕辰顿时有点失措,浑身上下扫了自己一遍,并伸开两只手,很无奈地望着众人,表示很无辜的样子。

  _;最新;T章节上酷匠r(网d9

  众人又看了看婴儿的小嘴还在咿咿呀呀的叫着,并看向慕辰。

  年长的三清修士对慕辰说:“慕辰,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才引得着小家伙直冲着你叫?”

  “没有啊,大师伯。”慕辰连忙回答。

  “那这个小家伙怎么一直看着你,而不是看着我们其中一人?”三清问道。

  慕辰看着大家,挠了挠头,然后脸突然变得有些红,不好意思的掏出一个牛皮水囊,冲着三清修士回答说:“难道是因为这个?”

  三清修士狐疑地盯着慕辰手中的水囊,问道:“这水囊里装的是什么?”

  慕辰继续红着脸说道:“这是昨日慕思师姐从三颠师叔那里要来到羊奶,慕思师姐说我体质不好,让我补补身子。”接着慕辰满面通红的低下头,再也不抬起来了。

  几位中年修士差一点没笑出声来,三清冲着慕辰道:“我说呢,这个小崽子鼻子还真灵啊,放在皮囊里的都能闻出味儿来。赶紧拿过来,我们几个全是大男人,如果这个小家伙哭闹起来,我们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个正好可以救急了!”

  慕辰闻言,忙不迭把水囊递给了抱着婴儿的三才师叔。

  三才刚接过水囊,那婴儿小手突然一下子就抱紧了水囊的水嘴,嘴中呀呀的叫嚷着,好像是想要打开水囊的囊口。

  众人此刻都是露出一副惊异的神情,这小家伙像个刚降生不久的婴儿嘛?简直都快要成精了……

  旁边的三清修士看着那两眼放光的婴儿,笑呵呵的让三才拿着水囊,自己伸手把水囊上的木塞拔掉。

  三才刚准备去喂那个婴儿,谁知那个小家伙,小手一把就将水囊抢了过来,小嘴对着水囊口,开始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着羊奶。

  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都被这个小东西的举动又给惊住了。

  过了不一会儿,一水囊羊奶就见了底。婴儿嘴唇上还挂着几滴白色的奶渍,小家伙满足地吧唧吧唧小嘴,接着又连打了几个小饱嗝,然后就抱着羊奶水囊,闭上了双眼,躺在三才修士的臂弯中,呼呼的竟然睡着了。

  众人看着这婴儿的一系列动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耸了耸肩,然后把目光都向三清修士望去。

  三清也没有办法,只得说:“先回到院里再说吧,等我将此事禀告给院首大人,再做定夺吧。”

  又回头对慕辰说道:“你去找执事堂的三塑师叔,让他带领执事堂的人,把这里清理一下,尽量恢复原貌。”说罢三清转身带着众人,如流光一般飞向了山顶。

  小道童慕辰低头称是,看着远去的众位师叔伯,口中喃喃的说道:“怪怪,这小东西真有点邪门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是从天而降,莫不是传说中的天外来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