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后来,便如之前张文军告诉蒋青的情况一样了,张文军找来众多道士消灭许梅,却大多都是江湖骗子。这期间,许梅由于担心张文军将办公室的八卦镜取回来,还特地想法将那块八卦镜破坏掉。

  经过多次挫败,张文军才终于找来了两个真道士,却又一个不敌许梅,另一个知道了许梅的遭遇和此中原由后,便撒手不管了,只希望许梅放下仇恨,早日转世,才将许梅封印起来。只不过许梅的怨恨太深,是不肯轻易放下的。直到遇到蒋青,被蒋青所伤,处在灵魂破溃的边缘时,才正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尤其是蒋青不仅拥有执法司的身份,还为她治愈灵魂上的伤势,更是让许梅有些感动。

  最后,许梅还向蒋青一一列举了自己的报复对象,分别是张文军、李道士和莲花山的鬼妖。

  而蒋青在听完许梅的讲述之后,对张文军的阴狠毒辣、不择手段和虚伪,有些义愤填膺,更是对许梅的遭遇同情不已。但当他得知许梅的所仇恨的人里,还有莲花山的鬼妖时,却笑着对许梅说“莲花山那个鬼妖,你不用记恨了,她已经被我消灭了。”

  “哦?真的?”许梅有些不信。

  随后蒋青便将前段时间,自己和朋友去莲花山游玩的经历,也告诉了许梅,当然是有选择性的讲述。

  “也好,这样一来,我报仇的目标就剩下两人了。”许梅盘算着,自顾自的说道。

  蒋青知道,许梅心里的仇恨,已经让这个曾经美丽动人、心地善良的女孩变成了魔鬼,只是尚未彻底迷失,否则也不会刻意的不去伤及无辜。但若许梅继续下去,不但会加深她将来的恶报,更会使她彻底迷失,成为和红衣女鬼一样的鬼妖存在。

  可是,蒋青要如何劝说许梅呢?如以往那些道士所用过的方法,不过是让许梅感觉到唠叨和反感,根本不会起到什么效果。因此,蒋青陷入了冥思,许久后再又开口问道“许姐姐,其实我觉得吧,你就这样把张文军杀了,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确实如此,那你说我该怎么做?”许梅听得蒋青的提问,非常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我觉得,应该让张文军受到审判。”蒋青清了清嗓子,接着说“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张文军的所作所为,再经过公证的审判,受到法律的制裁,让他遗臭万年。不仅如此,在他灵魂进入幽冥后,更是要他在地城服刑,尝受地狱的滋味!”说到这里,蒋青也不免激动起来。

  许梅犹豫了一会,表情遗憾的说道“我相信你们执法司,就按你说的做吧。唉……不能亲手为家人报仇了……”

  蒋青对于许梅如此快便答应不再对张文军下手,感到非常意外,疑惑的看着许梅。许梅见此,明白蒋青心中的疑惑,又说道“其实,经历了这么多,尤其是被林道士封印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即便亲手为家人报了仇,又能怎样呢,他们都回不来了,我心里也累了。”

  “而且这次被你打败,身受重伤即将崩溃之际我才明白,为了我的家人,我应该好好的活下去,而不是心里只有仇恨,即便进入幽冥后会被打下地狱……”

  蒋青这才明白,许梅的转变并非是因为自己的劝说,而是她心里早有了觉悟。同时,也因为自己间接促使和见证了许梅的弃恶从善,蒋青感到欣慰;更为“执法司”这一身份,在这件事中起到的推泼助澜的作用,感慨不已。

  虽说许梅妥协了,但蒋青仍能看得出,许梅心中仍没有完全化解的执念,于是又对许梅说“其实,你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了。第一,要让张文军受到法律的制裁,这必须要有证据,而收集要得到证据,你却是最适合的人选。第二,就是那李道士,若你所言不假的话,他就是一邪道,我作为执法司成员,是有义务除掉他的,所以这就需要你的帮助来找到他,再我们联手除掉他;毕竟这邪道,用阳世的法律是很难制裁他的。”

  许梅听闻蒋青的述说,终于不再惆怅,当即便点头答应下来。不管怎么说,蒋青要许梅做的事,对于许梅始终都是一个两全的办法,既能报仇又不会增加自己的恶报,许梅没有理由拒绝。

  这一人一鬼便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才停下来各自休息去了。

  而许梅的藏身庇护之所,现在已经被蒋青转移到了一根手链上。这根手链是用普通红色细绳,串着几颗小玉珠制成的,虽然是几元钱的地摊货,玉珠更是由玉质极其低等的废玉所制,但好歹也是玉器,对于受伤的灵魂体,是可以阻止伤势恶化的。只不过由于玉质过低,无法促进伤势恢复罢了。

  蒋青和许梅经过一夜的筹划,他们的计划是这样:首先,张文军是个谨慎的人,为了避免被怀疑,蒋青应该在两三天后,回到张文军家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个茶叶罐里封印的“许梅”打散,并顺理成章的收取尾款五万元。

  然后便是寻找张文军的犯罪证据。关于这一点,蒋青猜测在张文军的办公室里能有收获,而且由于许梅曾经进过张文军的办公室,对里面的环境非常熟悉,所以由许梅进入搜集证据,蒋青躲着暗处掩护,便合情合理,只不过为避免节外生枝,这需要夜里行动。

  待找到证据后,蒋青打算先做备份,再匿名将证据提交给公安局,这也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为的是避免证据提交后,被那些被张文军买通的人销毁掉。

  最后,便是在基本解决掉张文军的事情后,寻找李道士这个邪道。这就需要许梅去寻找了,因为蒋青一方面不认识李道士,二方面在找人上,人的效率一般是不能和鬼相比的。等找到李道士后,便是将其清理掉。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清理”并非是杀掉李道士,而是按蒋青打算,废掉李道士的一生道术,让其成为一个普通人。至于用什么方法,根据古书的记载,只要蒋青用引雷诀配合灵气,将对方的丹田击碎即可。

  三天后,蒋青按照计划,将许梅藏身的玉珠戴在手上,和斐长剑一起来到张文军家里,当然那斐长剑并不知情。在蒋青见到那个被自己施加了封印的茶叶罐,并没有被任何人做过手脚后,他才放下心来,按事先计划行事。因为这说明张文军没有找其他道士来看过,自然也不会对蒋青起疑心。

  为了掩人耳目,本着“做假也要做真”的原则,蒋青先暗地里将茶叶罐的封印打开一个口子,以便许梅悄悄将一缕阴气注入到罐子里。然后,蒋青当着张文军等人的面,把罐子打碎,再用净化术将其包围,让周围所以人都看到那一缕黑气,挣扎着被蒋青彻底净化消失掉。

  不得不说,蒋青的计划非常成功,这一切是让张文军深信不疑,唏嘘感叹蒋青的道术高深莫测。甚至连张纯,也开始对蒋青崇拜不已。

  这一幕也同时让许梅有些后怕,几天前在自己伤重不能反抗的时候,如果蒋青真想杀她,她将不会有任何活下来的机会。而不是如今这般,不但没有被打散,反而还因蒋青的救助,逐渐恢复过来。

  很快,蒋青便如预期的收到了五万元酬金尾款,同样跟之前一样,分给了斐长剑一万元。在张文军的一再要求下,蒋青和斐长剑在张文军家里共进晚餐之后,才被张文军安排人送回家。幸好,在这整个过程中没有人注意到,蒋青手上多出来一串玉珠的不寻常之处。

  蒋青和许梅计划的第一步,虽然非常顺利的达成了,但依然让蒋青紧张不已,因为他不仅缺少经验,更是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若一旦暴露,所带来的后果将是极其严重的。回家后,蒋青为了掩饰自己紧张得差点尿裤子的心情,也和许梅开起玩笑“看来,我还是很有当间谍的料嘛,哈哈……”

  *最jG新?章、节$上酷s匠\网

  不过真正让许梅看到狂笑不止的是,蒋青和几天前一样,将三万元现金交给母亲的时候,又一次被母亲扫帚洗脸,跪了两个小时的搓衣板。而且因为有了几天前的经验,母亲这次说什么也不罢休。

  幸好,斐长剑这个时候去而复返,突然找到蒋青家里来,想和蒋青商议一下以后继续合作的具体细节,却正好撞见蒋青的囧样。这才以蒋青合伙人的身份,替蒋青解了围,并且永久帮蒋青解决了问题。因为他告诉蒋青母亲,因为蒋青英文学得好,替人做文字翻译赚钱。当然,这其实是斐长剑在欺负蒋母不懂英文,就蒋青的英文水平,连字母带单词加起来掌握的词汇总量,都难以超过50个。每次英语考试的时候,蒋青若不作弊的话,保准会被扫帚洗脸,即便作弊,他也不一定能幸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醉忧说:

唉。。。最近几天,不仅工作繁忙,更是身体不适,是在是无心码字。。。等稍过几天,将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