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嫂的离去,对许梅的打击非常大,让她似乎失去的生的意志,却又不甘心就此沦为张文军的玩物。

  直到第二天晚上,张文军才一瘸一拐的带着几个马仔回来,一进房间,便指着许梅对手下人说道“把她给我吊起来!”

  ?b酷o匠O¤网%正e版i首发1

  几个马仔二话不说,直接将许梅双手用绳子吊在房间里原本用来挂吊扇的挂钩上,期间只要许梅稍有不配合,就会招来马仔的拳头。

  在许梅被吊起来后,一个马仔才发现躺在床上的人,早已没了生气,尸身也早就僵硬。张文军似乎对此并不意外,只是冷漠的点了一下头,便指挥着手下的马仔,将就床单裹住许梅嫂嫂冰冷的尸体抬了出去,不知道被弄去了什么地方。

  处理完许梅嫂嫂的尸体,几人又回到了房间里,张文军抓住许梅的头发,狠狠的说“臭表子,你特么敢咬我,真是给你脸你不要!”。说完,张文军便想再次殴打许梅,却可能是动作太大,扯到了腿上的伤口,举起的右手始终没有落下,而是又收了回去,咬牙切齿的对身后的人说道“给我打!”

  两个马仔立即上前对许梅施以拳脚,持续了5分钟两人方才停下,皆是气喘吁吁。又张文军的指示下,许梅身上本就已经破烂的衣裤被尽数扒掉,又找来两根不算粗的竹棒,其中一端是被故意弄破成八根竹条,反复抽打许梅的身体,每一次抽打都如数条皮鞭同时抽在同一个部位,立即便皮开肉绽。期间许梅痛晕数次,又被他们用冷水泼醒,再继续抽打。

  两天后,许梅共经历了五次这样的毒打,每次持续差不多一个小时,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

  许梅在经过这两天的折磨后,已经完全没有体力再去挣扎和反抗,只是眼神依然怨恨,心里不断的诅咒张文军。

  张文军也是一个倔脾气,见许梅看自己的眼神充满怨恨,更是气恼。随即便让人买来酒精,一点一点的往许梅身上的伤口浇,见许梅是痛得死去活来,他才算稍稍解气。

  第三天,许梅已经被张文军折磨得奄奄一息,可张文军并没有就此罢手。他走到许梅身前,用完虐的语气说道“啧啧啧,这是何苦呢?如此完美的尤物,硬要逼我辣手摧花,我可是心疼得很啊,哈哈哈……”

  许梅并不理会张文军,他随即用一根手指抬起许梅的下巴,饶有兴趣的想看看许梅此时的表情。可出现在张文军面前的,依然许梅坚定不变的眼神,充满怨毒。随即,张文军又说道“长得好的女人,就是有骄傲的资本。我倒要看看,你没有了资本,还怎么骄傲?!”

  说完,张文军拿出一把匕首,生生的将许梅两侧脸颊上的肉割下。许梅俏丽的脸颊,顿时鲜血直流极其恐怖,鲜血顺着她的脖颈流下直到脚尖,再滴到地上。

  这还不算完,张文军又用匕首在许梅身上其它部位娴熟的割着,尤其是女人引以为傲的部位,全被他一刀刀割得血肉模糊,不忍直视。从张文军的刀法娴熟程度上看,他决定不是第一次这样做。

  即便被张文军将自己弄得体无完肤,许梅依然没有屈服,只不过作为一个女孩子,凌迟的痛苦仍旧难以抵抗,导致她数次昏过去。直到张文军将许梅双眼挖掉,十指全部折断后,她再也无法被这些禽兽弄醒,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两个马仔在按张文军断定许梅已经活不到第二天早上后,遵照张文军的指令,将许梅抬到一处没人的树林里,挖坑掩埋。而在他们填土时,许梅其实还尚未断气,只是极其微弱。

  许梅被活埋后整整七个小时,才真正气绝。当天灵魂立体,从泥土冒出来后,竟然以外发现,自己的父母、哥哥嫂嫂几人的亡魂,都已在她身边。这一家人,经过这一次的灾难后,终于算是以另一种方式团聚了。只是,唯独没有许梅3岁的侄儿在。

  为了能一家六口人真正的团聚,五人约定,去寻找那个李道士,要回许梅的侄儿。于是几人经过两个月的寻找,才终于找到了李道士。

  可是,从李道士口中得知,许梅的侄儿已经被其炼化成了小鬼,并卖给了张文军供养,为其改运。许梅的嫂嫂生前便被张文军折磨、凌辱直至自杀,现在自己的儿子还要如鬼奴一般,为张文军卖命,于是瞬间暴走,要杀掉李道士。不料这李道士法力不低,没到两个回合,许梅的嫂嫂便被李道士打散。而许梅的父亲,见儿媳妇被被杀,也拼着老命袭击李道士,却依然是鸡蛋碰石头,半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身负重伤。

  就在李道士要对许父赶尽杀绝是,许父对许梅几人喊了一声“快跑!”

  闻言,许母毕竟生前也是活了一把岁数的人,知道此时不是以前用事的时候,立即拦住正要冲上去的许梅兄妹二人,带着他们迅速逃走。在逃走之时,许父被李道士无情打散。

  在打散许父后,李道士并没打算放过逃走的三人,而是要斩草除根,追杀三人。由于李道士道术不低,又有法器相助,再加上灵魂体在阳间的诸多限制,三人不论是穿墙遁地,始终无法摆脱李道士的追杀。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的时间里,三个灵魂是东躲西藏,许梅的母亲更是被李道士逮到,当场便被打散。

  也许这就是许梅一家的命运,在阳间活着的时候,受尽苦难、家破人亡,现在连死后也不得安宁。这一家六口人,至此仅剩下兄妹两人。

  李道士对兄妹两的追杀并未停止,一直到兄妹二人逃到C市南区郊区的一座山里,此山名为莲花山。兄妹在山里发现半山腰处有一片森林,阴气极浓,并未多想便躲了进去。而李道士也正是因为此处极浓的阴气,而不敢深入,最终只得作罢。

  兄妹二人本以为躲过了危机,准备借助此地浓郁的阴气提升自己的势力,以便日后找李道士和张文军报仇,却不料二人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二人误入了盘踞在此的一个红衣女鬼,所设下的结界里,不仅走不出来,反而还不红衣女鬼抓住,双双成了她的鬼怒。

  在成为鬼奴期间,许梅兄妹和其它众多鬼魂一样,尽管势力得到大幅度提升,却都身不由己,只能听命行事。尤其是许梅,由于临死时怨气极重,所以势力提升得极快,没用多久,便成为结界里面除红衣女鬼以外,势力最强的。

  就这样,许梅和哥哥一直以红衣女鬼鬼奴的形式存在着,在这些年里助红衣女鬼这个鬼妖,为祸一方。一直到大约五个月前,一个自称是执法司成员的道士来到这里,欲图消灭鬼妖,解救助被其禁锢成为鬼奴的众多鬼魂。

  但那个道士似乎低估了鬼妖的势力,经过一番大战之后,虽然打伤了鬼妖,自己也身受重伤,不得不暂时退去。在退走的时候,还趁鬼妖受伤,将结界撕开一个缺口,带着许梅兄妹二人和其它十几个鬼魂一起逃出来。

  这些本鬼妖禁锢的鬼魂,只要离开结界范围,就可以自然解除鬼妖对他们的控制。所以许梅兄妹一出结界,跟着那么道士一路逃跑。而鬼妖本不打算追击那名道士的,她知道与执法司结怨不是明智的选择,但却见道士不仅自己逃走,还带着她众多鬼奴,一气之下要将所有逃出结界的鬼奴全部清理掉。

  而道士在掩护众鬼魂逃走时,终于被鬼妖所杀,更是打散灵魂。道士这一死,众多鬼魂就是去了保护,被鬼妖如杀鸡一般,一个接一个的打散,其中也包括许梅的哥哥。

  只有许梅一人,由于哥哥用被打散作为代价,才掩护其逃出了莲花山,躲过了鬼妖追杀。

  许梅逃出来后,先是去来自己曾经的家,那里现在已是宅院异主,昔日的人和物皆已不再。父亲曾经的企业,更是已经被拆迁。她自己曾经开的那家服装店,也是物是人非。许梅一家六口,曾经的幸福片段,至今还在眼前,却能和她一起回忆的,只剩她自己了。

  于是,许梅心中的仇恨之火再次复燃,开始寻找张文军,准备伺机报仇,这一找,便是一个月。

  起初许梅只是在张文军办公室里搞点小动作,让张文军受点惊吓,因为她仍然担心李道士这个威胁。直到后来她才打听到,因为李道士知道张文军的事情太多,张文军原本是想将李道士杀了灭口,却没有成功,被李道士逃走,至今不知下落。而许梅被炼化成小鬼的侄儿,也被其他道士借机打散了。

  在得知张文军和李道士反目后,许梅用办公室吊扇脱落一事,来试探二人反目是否属实,同时也想至少将张文军砸伤入院,以便她更方便动手。只不过第一个目的达到了,第二个目的却落空了。虽说如此,但张文军二人反目却是事实,这让许梅暂时少了后顾之忧。

  就在许梅即将动手杀张文军时,张文军却无意中从女儿张纯那里得来一个八卦镜,不仅暂时阻止了许梅的行动,更是让许梅受了点伤,还进不得他的办公室。因此许梅只能跟着张文军回家,准备在他家里动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