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张文军走过来,蹲在许梅身前,笑呵呵的问了一声。之后,张文军脸色急转,用左手轻抚许梅的脸庞,阴冷的笑道道“这……就是你当初拒绝我的后果!好好享受吧,哈哈……!”

  说完,张文军又在许梅脸色轻轻拍了两下才站起身,对抓来许梅的三人挥了下手,便自行转身朝房子里走去。那三个马仔中,之前在车上坐在副驾驶位的那个,显然是他们三个里带头的人,指挥着另外两个将许梅抬起,跟着张文军进了房子。

  许梅被抬到一个房间里,被丢下后,三个马仔便锁门离去。许梅这才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一个并不太亮的小灯,照得整改房间非常昏暗。床上还躺在一个人,一个一丝不挂、伤痕累累的女人,许梅意识到,这个女人正是自己失踪多日的嫂嫂。

  嫂嫂躺在床上,头发散乱、目光呆滞,从面部到胸部,又从胸部到下体,一直到双脚,到处都是伤痕,尤其是下体已经明显红肿。她的嘴角边、胸部、小腹处和阴部,都还保留着不少未干的不明液体,脸颊上还有新鲜的泪痕。很显然,嫂嫂不是自己走丢的,而是被张文军弄到了这里,在这几天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凌辱。

  许梅很想在这个时候,冲上去抱住嫂嫂,她知道嫂嫂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亲人的一个拥抱。可是,许梅双手双脚都被绳子捆住,嘴里被塞进一个高尔夫球,再用胶带封住外面,所以她只能在原地费力的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喊。

  也许是听出了许梅的声音,嫂嫂木讷的抬起,看了许梅一眼,眼里充满了失落,沙哑的说了一声“妹妹也被抓来了,家里没人了……”,之后,便不再做声。

  在嫂嫂抬头的时候,许梅发现,之前她视线不及的嫂嫂另一只眼,已经是眼球血红,流出来的也是一行血泪,只是被眼泪稀释后变得有点淡了。很明显,嫂嫂的这只眼睛受了重创,不知道是否已经失明。

  酷{匠网;唯;Z一正e_版q,其U'他N都c是8Q盗_版

  见嫂嫂木然呆滞的神情,许梅在地上痛哭出声,她从来不曾想过,就因为她拒绝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就给自己的的家庭带来如此灾难。

  过了一会,房门外传来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军哥,那小子的老婆,我已经做法把她给你弄来了,他儿子我也做法让小鬼把他吊死了,现在他儿子的魂我也收走了,等养成小鬼,就给你送过来,帮你改运。你看现在是不是……该把我们说好的酬金付我了?”这是一个老头的声音,很显然他是在述说许梅哥哥一家的事。

  “呵呵,李道士,辛苦你了。明天你到我公司来,我让财务给你结算。”张文军在门外回答。

  这个李道士就是之前在房子外面,除了三个马仔和张文军以外的另一个人,他一直站在张文军后面,个子不高,许梅没有看清长相,只记得左脚有点瘸。而他说话的声音,是在先前告诉三个马仔将许梅抬到这个房间的时候,被许梅听到的。

  “那好,军哥,我就先告辞了,不打扰你了。”李道士说完,便自行离去。

  原来,许梅的父亲是被张文军找人故意陷害,被抓进看守所,在看守所又被其它关押的人殴打致死,而整个过程中,狱%¥警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还不让许父与外界取得任何联系。这一切都是受张文军幕后操纵的,相信那几个打死许父的人,要不了多久就会洗脱或减轻罪名。

  而撞死许梅哥哥的卡车司机,当然也是受张文军所雇,盗车撞人。至于许梅3岁的侄儿,则是被这个受雇于张文军的李道士用邪术害死,伪装成自杀的样子,又收走他的亡魂养小鬼用。之后调查此案的警#%&察,自然也是被张文军买通了的。

  许梅的嫂嫂,更是被李道士用邪术迷魂,自己走到了张文军这里,受尽凌辱,现在也就剩下半条命苟活。

  想通了这一切,许梅是恨不得将张文军吃肉饮血、啃骨寝皮,可以她现在的样子,又能怎么样呢?她现在是连咬咬牙都做不到。

  李道士走后,张文军便打开房门进到房间里,先看了一眼许梅又走到床前,转头对许梅阴狠的说“看好了!你嫂子在我这里是多么快活。你可要学好了,等会我要你如你嫂子,像母狗一样跪在我的双腿之间!”。

  说完,张文军抓住许梅嫂嫂的头发拎起来,她眼神依然呆滞,没有任何反抗。张文军就这样当着许梅的面,将她嫂嫂头按向自己的裆部,如万物一般,毫无人性的玩弄着。许梅见到这一切,心里即心疼又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闭上双眼不再看眼前的一切。

  不一会,张文军似乎被什么事情弄得恼怒,一个接着一个的耳光打在许梅嫂嫂的脸上,一边打还一边骂“母狗!给点反应!别特么像个死猪!……”

  许梅的嫂嫂仍然神情呆滞,机械的迎合着张文军的动作。也许是喉咙被刺激到,很快她便开始干呕,这无疑让张文军更加气愤,暴躁的对她拳打脚踢。

  许梅想象不出这几天里,嫂嫂到底经历了什么,在张文军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下,她竟然可以毫无反应,更不反抗。也就在张文军对嫂嫂殴打的时候,也许是动作过于激烈,导致嫂嫂红肿的下体里流出血来,并还带着一块一块的东西,那是一些小石子,还夹杂着碎玻璃。这让看着这一切的许梅震惊不已。

  不多时,张文军似乎对许梅嫂嫂失去兴趣,朝着许梅走来,阴笑道“该你了,要乖哦……”。随后,张文军伸出咸猪手,开始侵犯许梅的身体,许梅也随之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见许梅不从,张文军是连续五六拳打在她脸上,许梅左脸瞬间红肿起来,同时也不再反抗。许梅就此顺从了吗?没有,她是在等待机会。

  张文军急切的扯开许梅的衣物,对许梅的身体肆无忌惮的抚摸、揉捏着,见她没有不反抗,兴致也就越来越高。跟着,张文军撕下封住许梅嘴的胶带,取出堵住她嘴的高尔夫球,准备用她的嘴来让自己得到满足。而许梅更是非常配合的张开了嘴,等着他的进入,这让张文军更加兴奋起来,于是闭上眼等着许梅的主动迎合,同时还显得非常兴奋的说道“哈哈,早这样,你们家怎么会遭那么大难。”

  在张文军做这些的时候,许梅其实一直在观察他,当他的警惕性降到最低的时候,也就是许梅一直在等待的机会。许梅先是假意配合,慢慢靠拢,突然趁张文军没有防备,狠狠的一口就朝着他的男根咬去。

  这个举动把张文军吓了一跳,本想躲开,却距离太近,想将许梅推开,却时间太短。太也许是天意,张文军虽然无法躲开,也不能把许梅推开,但却由于推了一把,将许梅推得偏斜。许梅的这一招断子绝孙口,竟然咬到了张文军左大腿的内侧根部。

  张文军被痛得惊呼起来,许梅又死不松口。情急之下,张文军的拳头不停的朝许梅头部砸去,一拳、两拳、三拳……十拳……十五拳……一直到许梅头部挨了张文军十余拳后,她的嘴才离开了张文军的身体,因为她已经被张文军打晕过去,同时也咬下了一片肉。

  由于张文军的叫喊,之前那三个马仔也不知从哪里跑过来,见张文军左侧腹股沟的位置血肉模糊,有拇指大的一片肉已经被咬掉,也是被惊出一身冷汗,而那片被咬掉肉还留在许梅的嘴里。

  三个马仔都不蠢,不用张文军吩咐,便赶紧扶着他离开,去了医院。当然,临走时也没有忘记将门锁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梅才醒过来,却意外的看到嫂嫂已经在床上坐起来,朝着自己微笑,神情也不再木讷。见许梅醒过来,眼含热泪嫂嫂微笑着,用沙哑的声音对许梅说“终于……可以见到你哥哥了……”,话语间,无不流露出解脱的情绪。

  许梅对嫂嫂的这番话非常不解,正在思索时,却惊恐的找了答案。嫂嫂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用掉在床上的玻璃碎片,割开了自己手腕上的动脉,鲜血已经在床单上染红了一大片。

  “不……嫂嫂,不!……呜呜呜……啊!……”许梅见此情形,痛哭着、呐喊着。慢慢的,嫂嫂在她眼前倒下,呼吸渐渐微弱,直到呼吸停止。在嫂嫂呼吸停止的时候,皮肤也随之失去血色,变得惨白。嫂嫂终于在这个时候,自我解脱了。

  许梅是多么想在这个时候,冲过去拥抱嫂嫂,但她却只能在地上挣扎着蠕动,因为她的手脚依然被捆绑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嫂嫂在自己眼前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