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情形,许梅顿时觉得蒋青并不是她想象中,一本正经、迂腐不化的道士,反倒觉得蒋青非常可爱,于是也更加放松,有些俏皮的对蒋青说“喂!你背对着我,让我怎么跟你说话?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

  蒋青的回答十分直接“不礼貌就不礼貌吧,反正我看着你,就不能保持淡定!”

  许梅一声轻笑,笑声如铜铃一般,又问道“那你用精神力一直盯着人家的胸看,就能保持淡定了?”

  “咳咳咳咳……”蒋青诡计被揭穿,被一口尚未咽下的唾沫呛得直咳嗽。索性,蒋青也就不再掩饰,又转回身看着许梅,但双手依然捂着两腿之间。

  见许梅站在那里,强忍笑意,蒋青果断转移话题“许姐姐,给我说说你和张文军之间的事把,你们是怎么结仇的?”

  尽管许梅早就知道蒋青会问这些事,可当她听到蒋青的提问时,她的表情依然由晴转阴。许梅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后,便开始回忆那段令他相忘却又忘不掉的过去。而这一切,都与张文军告诉蒋青的情况不相符。

  以下便是许梅的遭遇:大约在七年前,当时许梅一家六口,父亲凭借白手起家,经营了一家大型企业,大许梅5岁的哥哥也在父亲的企业里任职高管,事业是蒸蒸日上。因为家境殷实,母亲和嫂子都没有出去工作,而是在家里照顾许梅3岁的侄儿。而许梅自己,也经营了一家服装店,生意不算太好,但也有着不错的竞争力,重要的是让她的生活过得很充实。整个家,可以说是其乐融融,幸福和谐。

  由于许梅相貌极其出众,家境又好,所以追求她的男人络绎不绝。只不过这些追求者中,要么就是富家子弟,纨绔猖狂,要么就是跟她父母差不多年龄的中年男人,意图不正。而她理想中的对象,大多都被前面的追求者吓到,早早的便退出了竞争。这让许梅很是无奈,直到二十六七岁了,还是单身。

  一天,许梅和往常一样在自己的服装店里忙碌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方脸男人,带走一个穿着暴露、神情妩媚的年轻女子来到店里,为此女挑选衣服。原本这是一次很普通的购物,却在这个方脸男人无意中看到许梅后,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许梅回忆,当时这个男人便没有做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站在一边打量着许梅,仍那年轻女子怎么和他说话,他的回答都只有“恩”“哦”“好”……年轻女子也发现了男人的心思不在她这里了,于是草草选了两件衣服,丢给方脸男人后,自己便气鼓鼓现行离去。

  方脸男人没有立即去追,而是不急不缓的抱着衣服走向许梅,掏钱结账的时候,用一种极富深意的笑容对着许梅,同时还递给许梅一张名片。在做这一切的同时,男人还故意让许梅看到他的皮包里,装着厚厚的一扎四人头。

  许梅本就对这种朝三暮四的男人极其厌恶,更何况此人还想用金钱来收买她。所以在方脸男人结完账拿着衣服离开后,许梅只看了一眼那张名片,知道这个男人叫张文军,便把名片扔进了垃圾桶。

  后来,张文军又来找过两次许梅,但都被许梅婉言拒绝。之后张文军也就没有再来骚扰过许梅,许梅也就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了。可无巧不成书,这个张文军不但和许梅邂逅,更是许梅父亲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只是接触不多,竞争尚不激烈。

  也许是因为张文军被许梅拒绝,以往在生意上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却开始故意向许父刁难找茬,不仅暗地里抢客户、断销路,更是采取卑劣手段,让几家原材料供应商哪怕支付巨额违约金,也不得不跟许父终止供应合同。这样一来,许家的生意开始渐渐变得困难,还有日趋恶化的态势。

  最'X新:章I=节WR上酷F、匠网Y

  许父也是经历过许多的人,自然知道自己是被人暗算了,知道暗算自己的人就是张文军。许父能白手起家把一个企业做到现在的地步,当然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他暗地里通关系,同样给张文军的企业找了不少麻烦。许家和张文军的明争暗斗,就这样愈演愈烈。

  直到有一天,许父和一个客户吃过晚饭,因醉酒在一个酒店里开了个房间休息,一觉醒来却莫名其妙的被数个警@@#察围着,身边还多出一个陌生,而且全身赤果的年轻女子,许父当即就知道这是被人陷害了,可不等他多说,便被以女票@¥女昌为由,关进了看守所。

  当晚,许梅的母亲因为许父被关进看守所,导致心肌梗塞复发被送进医院,还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而第二天早上,许梅的哥哥带着3岁的儿子,驾驶一辆轿车送儿子去幼儿园,同时还去医院替换守候母亲一夜的妻子,不料却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被一辆卡车追尾,直接将轿车撞到前方公交车的车腹下面。许梅的哥哥当场死亡,而肇事司机逃逸,留在现场的肇事车辆更是一辆失窃车辆。

  这对许梅的家庭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尤其是许梅的嫂子,在闻讯后情绪失控,几度晕厥。不辛中的万辛,许梅哥哥出事时,许梅的侄儿已经被送至了幼儿园,并不在车里。

  父亲被关进看守所,母亲躺在医院,嫂子依然崩溃,侄儿又还年幼,许梅不得不暂时撑起整个家。她将侄儿送到嫂子的娘家暂时居住后,一面要照顾生病的母亲,一面要为哥哥办理丧事,还要照看收到沉重打击的嫂子,这让许梅一时间累得几乎虚脱。

  但让许梅没想到的是,就在刚为哥哥办完丧事,在医院照顾病床上的母亲时,嫂嫂却不知了去向。原本许梅只以为嫂嫂是受了过大的刺激,精神有点失常,并不认为嫂嫂时出了什么大事,只报警后自己也到处寻找。

  祸不单行,就在许梅大街小巷的寻找嫂嫂时,嫂嫂的娘家传来噩耗,3岁的侄儿在晚上睡觉后,于夜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小区健身器械上,上吊自杀了。谁都看的出来,一个才3岁多一点的小孩,既不知道父亲去世,又不知道母亲走丢的情况下,为什么会自杀?而且,在没有梯子或凳子等的情况下,是如何独自在1.8米高的健身器上拴上绳子打好绳结,再自己吊上去的?可无奈警¥%察的调查报告,就是自杀。

  儿子车祸去世,儿媳失踪,孙子“自杀”,老伴在看守所不知情况,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打击,让许梅的母亲再也承受不住了,终于也在医院里撒手人寰。

  家里出了这么多、这么大事,是极不寻常的,许梅不可能不通知看守所里的父亲,却很奇怪的发现,看守所这边是无论如何也不让她探望父亲,以及一切能和父亲的联系。但由于家里还有太多事情要许梅去做,她也就不敢多耽搁,想到父亲只是被拘留十五天,很快便能出来。

  许梅不知道,对于他们这个家的苦难,这才刚刚开始。在父亲被关进看守所第十三天,许梅街道警%&方的通知,其父亲在看守所里被同监的几个混混殴打致死,殴打其父的几个人,现已经被批捕。

  许梅在当地人民医院停尸间认领了父亲尸体后,从医院出来,一个人走到一个人不多的花园里。她终于再也撑不下去了,坐在花园的草地上,眼泪哗哗的流下。没有人来安慰她,因为她为数不多的几个真心朋友,此时正在帮她处理母亲的丧事和寻找嫂嫂。

  许梅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也只有嫂嫂还生死不明。天色渐渐暗下,就在许梅一个人伤心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有人用毛巾,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口鼻,她瞬间便闻到一股很浓的药味,许梅知道那是迷药的问道,她想反抗,却很快便不省人事了。

  也许是吸入的计量偏小,也许是人的个体差异,许梅没过多久便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捆住,嘴也被堵上,被放在一辆正在行驶中面包车里,许梅通过车窗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部黑下来,路上几乎没有路灯,更没有什么行人,汽车正往一个偏僻的地方行驶。车里除了开车的男子,另外还有两个,三人个个都身上带有纹身,叼着烟,谈话也是毫无修养的满口脏话。很显然,这三个抓走许梅的人,没一个是善类。

  很快,车到地方了,三人中的一个下车与等在这里的其他人说话,另外两个将许梅从车里拖拽出来,许梅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许梅被两人丢在一个空地上,她这时借助面包车的灯光看到,这里除了一栋农村那种自建的两层房以外,没有其它建筑。而周围除了抓她过来的三个人,另外还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正是张文军。

  “醒了?”张文军走过来,蹲在许梅身前,笑呵呵的问了一声。之后,张文军脸色急转,用左手轻抚许梅的脸庞,阴冷的说道“我看上的女人,没有人可以拒绝我。这,就是你当初拒绝我的后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